當前位置: 健康中國> >

減輕群眾就醫負擔 2020年醫保藥品目錄完成調整

發佈時間: 2021-01-15 09:37:30   |  來源: 中國網   |  責任編輯: 張豐

 

2020年醫保藥品目錄完成調整

減輕群眾就醫負擔提升藥品保障水準

隨著2020年醫保藥品目錄調整工作全面完成,新一年人民群眾就醫負擔將進一步減輕。

國家醫保局、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近日聯合發出通知,正式印發《國家基本醫療保險、工傷保險和生育保險藥品目錄(2020年)》(以下簡稱《目錄》),《目錄》將於2021年3月1日起正式執行。《目錄》收載西藥和中成藥共2800種,其中西藥部分1264種,中成藥部分1315種,協議期內談判藥品221種。

國家醫保局醫藥服務管理司司長熊先軍指出,通過本次國家醫保藥品目錄準入談判,醫保基金和參保患者的藥品支出沒有明顯增加,在基金安全總體可控的前提下,醫保藥品保障能力和水準得到提升。更重要的是,能夠進一步引導醫藥企業形成合理、健康的價值取向,最終通過支援創新、價值購買,從戰略購買的角度有力推動我國醫藥行業高品質發展,推動醫藥行業深化供給側改革。

惠及領域廣泛

“與往年相比,本次調整的一個重要特點就是談判降價調入的藥品數量最多,惠及的治療領域最廣泛。”熊先軍介紹説,共對162種藥品進行談判,談判成功119種(其中目錄外96種,目錄內23種),成功率73.46%,平均降價50.64%。本次目錄調整共新調入119種藥品(含獨家藥品96種,非獨家藥品23種),這些藥品共涉及31個臨床組別,佔所有臨床組別的86%,患者受益面非常廣泛,患者獲得感將更加強烈。

據介紹,不同於前幾輪調整將“所有已上市藥品”納入評審範圍的做法,2020年首次實行申報制,即符合調整方案所列條件的目錄外藥品才可被納入調整範圍。目錄外藥品的調整範圍實現從“海選”向“優選”的轉變。

根據《2020年國家醫保藥品目錄調整工作方案》,調整的目錄外藥品主要有7類:與新冠肺炎相關的呼吸系統疾病治療用藥;納入《國家基本藥物目錄(2018年版)》的藥品;被相關部門納入急需境外新藥名單、鼓勵仿製藥目錄或鼓勵研發申報兒童藥品清單藥品;納入國家集中帶量採購範圍集採成功的藥品;2015年1月1日以後獲批上市的藥品,以及2015年1月1日以後適應症、功能主治等發生重大變化的藥品。同時,將“納入5個及以上省級醫保藥品目錄的藥品”納入調整範圍。

熊先軍介紹説,對目錄外藥品,在評審、測算以及確定醫保基金支付範圍等環節,均綜合考慮現階段我國經濟社會發展水準、醫保基金和參保人員負擔能力等因素,設定符合“保基本”定位的技術標準,確保談判形成的支付標準符合預期。對目錄內藥品,專門組織專家評審,對原未經談判準入目錄且價格或費用偏高的品種進行談判降價,引導目錄內藥品的支付標準逐步回歸合理。

熊先軍指出,本次調整按照“盡力而為、量力而行”的要求,確立“突出重點、補齊短板、優化結構、鼓勵創新”的調整思路,努力實現藥品目錄結構更加優化,醫保資金使用更加高效,基本醫保藥品保障能力和水準更高的目標,更好地滿足廣大參保人的基本用藥需求,助力解決人民群眾看病就醫的後顧之憂。

擠壓藥價水分

據介紹,本次目錄調整堅持“保基本”的功能定位,確保醫保基金支出可控。熊先軍介紹説,在目錄調整過程中,堅持“千方百計保基本,始終堅持可持續”的基本原則,牢牢把握“保基本”的功能定位,通過調出臨床價值不高藥品,談判降低目錄內費用明顯偏高的藥品、專項談判到期藥品的價格,特別是近年來集中帶量採購“以量換價”進一步擠壓藥價水分,實現“騰籠換鳥”,確保基金基本平衡。

與此同時,還首次嘗試對目錄內藥品進行降價談判,明顯提升經濟性。據了解,評審專家按程式遴選了價格或費用偏高、基金佔用較多的14種獨家藥品進行降價談判,這些藥品單藥的年銷售金額均超過10億元。經過談判,14種藥品均談判成功並保留在目錄內,平均降價43.46%。

熊先軍指出,本次調整高度重視新冠肺炎治療相關藥品的保障工作,將利巴韋林注射液、阿比多爾顆粒等藥品調入目錄,最新版國家新冠肺炎診療方案所列藥品已被全部納入國家醫保藥品目錄。

此外,為更好滿足患者對新上市藥品的需求,將2020年8月17日前上市的藥品納入調整範圍,最終16種藥品被納入目錄。

本次調整有29種藥品被調出目錄。熊先軍坦言,調出目錄的藥品主要為臨床價值不高且可替代,或者被藥監部門撤銷文號成為“僵屍藥”等品種。“這些藥品的調出,經過了專家反覆論證,嚴格按程式確定的。”專家們在評審過程中,將可替代性作為一項重要指標,被調出的藥品目錄內均有療效相當或更好的藥物可供替代。同時,這些藥品的調出,為更多新藥、好藥納入目錄騰出了空間。

確保公平公正

根據初步測算,通過談判降價和調出目錄,為基金騰出一定空間。熊先軍説,在目錄調整過程中,國家醫保局嚴格把握藥品的經濟性,新增的119種藥品,多數是經過談判實現降價的獨家藥品,預計2021年增加的基金支出,與談判和調出藥品所騰出的空間基本相當。

從患者負擔情況看,通過談判降價和醫保報銷,預計2021年可累計為患者減負約280億元。

在醫保藥品目錄調整工作中,如何確保醫保藥品目錄調整的公平公正?對此,熊先軍指出,國家醫保局高度重視加強醫保藥品目錄調整中監督機制的建設,一方面,針對目錄調整容易出現的風險點,針對專家、工作人員和企業人員制定了明確的制度措施,從源頭上防範風險。

另一方面,在確定專家名單、分配測算、談判任務等環節嚴格堅持利益回避和隨機原則,所有專家均隨機抽取産生。要求專家必須在職在崗,且每名專家只參加一個環節。專家評審、測算等環節實行全封閉。

此外,主動接受各方監督,接受社會各界的投訴舉報。目錄調整工作邀請媒體和紀檢監察等方面參加,談判過程全程錄音錄影,做到所有證據可追溯、各方可申訴。(侯建斌)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