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健康中國> >

第二輪中央生態環保督察曝京津浙生態環境問題

發佈時間: 2020-09-29 14:57:04   |  來源: 中國網   |  責任編輯: 張豐

 

水文站成經營性酒店示範區穿綠色“馬甲”臺賬揉搓做舊應付督察

第二輪中央生態環保督察曝京津浙生態環境問題

弄虛作假,北京拒馬河自然保護區八渡水文水質監測站(以下簡稱八渡水文站)變身經營性酒店;揉搓做舊,天津市東麗區供熱企業燃煤鍋爐製作假臺賬應付督察;穿上綠色“馬甲”,浙江衢州綠色發展示範區打著綠色名義行排污之實。今天,中央生態環保督察再揭北京、天津、浙江個別地區(行業)生態環保亂象。

今年8月30日至9月1日,中央生態環保督察組分別進駐北京、天津以及浙江省,對這3省(市)展開為期一個月的生態環保督察。值得注意的是,這是繼2016年、2017年之後對3省(市)進行的第二輪督察。

督察組在曝光3地生態環保問題的同時,監管部門監管不力、失職失責等問題也隨之曝光。

弄虛作假水文站變成經營性酒店

拒馬河是北京五大水系大清河的支流,1996年,經北京市人民政府批准,地跨房山區十渡鎮和張坊鎮的拒馬河保護區成立。

2008年,北京市水務局批復同意北京京燕水務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京燕水務公司)建設八渡水文站,2012年由北京市水務局批復確定為國家基本水文站,2013年正式投運。

今年9月12日,中央第一生態環保督察組(以下簡稱督察組)對北京市房山區拒馬河水生野生動物自然保護區(以下簡稱拒馬河保護區)開展現場督察時發現,位於拒馬河保護區核心區的八渡水文站弄虛作假變身經營性酒店,從水生態保護者變成自然保護區破壞者,地方政府及有關職能部門、單位監管不力,失職失責。

據督察組介紹,八渡水文站在變身為商業酒店之前,京燕水務公司就未經審批擅自將其改造為培訓中心,用於北京市水務投資中心(京燕水務公司的上級公司)系統開會培訓。京燕水務公司培訓中心全部建築設施位於拒馬河保護區核心區內。更為惡劣的是,在利益驅動下,2019年8月,京燕水務公司竟將培訓中心出租給私人業主,改為萬荷八渡藝術酒店,公開面向社會經營。

“八渡水文站原本為保護拒馬河保護區水生態而建,其結果卻起到了威脅水生態的作用。”督察組表示,萬荷八渡藝術酒店緊鄰拒馬河,距離張坊水源應急供水工程取水口上游僅4公里左右,給拒馬河生態和供水安全帶來環境污染和風險隱患。現場督察時,萬荷八渡藝術酒店正在營業。

燃煤臺賬揉搓做舊矇騙督察組

與北京八渡水文站變成經營性酒店相比,天津市東麗區供熱企業臨時編造臺賬應付督察更是醜態百出。

據督察組介紹,今年9月5日,中央第二生態環保督察組(以下簡稱督察組)下沉天津東麗區,天津市城管委向督察組報送的天津市煤電以外的供熱燃煤鍋爐用煤量統計表中,東麗區大畢莊分站、新立花園、帝達熱力、華明分站4家供熱單位年用煤量在萬噸以上。為進一步核算燃煤數據,督察人員對這4家單位生産運作原始臺賬進行了核對,發現實際用煤量和上報數據均存在較大偏差。

9月10日,督察組下沉檢查東麗區新立花園供熱分站,東麗區城管委作為行業主管部門派員陪同。當天上午,督察組要求企業提供燃煤鍋爐原始臺賬,企業負責人支支吾吾,稱原始臺賬在上級管理單位東麗供熱站。待督察組趕到東麗供熱站後,企業負責人一邊稱已派人搜尋,一邊又改口説臺賬在其總公司,兩個多小時過去僅提供購煤發票,並告訴督察組大概用了9538噸煤。督察組離開時要求企業找到原始臺賬。

據督察組介紹,當晚,東麗區城管委提供了一份企業2019-2020年燃煤原始記錄複印件,但督察組發現明顯疑點:“3名男性工人簽名字跡娟秀;用煤量不像其他供熱站以鏟車數量計量;每天用煤量精確到小數點後一位,合計後恰巧與企業口頭報告的9538噸一點不差。”於是,督察組要求查看原始記錄,約1小時後,東麗區城管委和企業負責人送來的“原始記錄”竟是一份經揉搓、打孔做舊的“原件”。

督察組説,9月11日,督察組與企業負責人以及表中簽字的3名工人進一步了解情況,進行筆跡對比,企業負責人不得不承認這份用煤記錄是在9月10日下午為應付督察臨時編造的,並找了3名女員工冒名頂替簽名,該表通過區城管委確認後交給了督察組。

穿綠色“馬甲”衢州示範區現原形

成立於2011年的衢州綠色産業集聚區,是浙江省重點打造的15個省級産業集聚區之一,定位於打造浙江綠色發展示範區。然而,就是這樣一個穿上綠色“馬甲”的示範區,在督察組的查問下現出了原形。

2020年9月9日至13日,中央第三生態環保督察組(以下簡稱督察組)在江浙省下沉督察發現,浙江省衢州市綠色産業集聚區污水處理廠長期超標排放;大量固體廢物違法堆存,污染地下水,問題長期得不到解決。

據督察組介紹,巨化清泰污水處理廠為綠色産業集聚區工業污水集中處理單位,目前日處理污水量3萬餘噸,尾水排入衢江支流烏溪江。2015年5月,衢州市生態環境部門批復要求這家污水處理廠執行《城鎮污水處理廠污染物排放標準》一級B排放標準,其中總氮排放標準為20毫克/升。因脫氮工藝不完善,污水處理廠出水總氮不能穩定達標排放。對此,專家諮詢會提出“制定整改方案,補充完善脫氮處理工藝環節”等提標改造意見,巨化清泰污水處理廠未按此意見及時整改;衢州市生態環境部門放寬標準,未對總氮排放指標提出控制要求。

督察還發現,從2018年開始,巨化清泰污水處理廠出水總氮分別超標2.75倍、1.85倍。僅2018年以來該污水處理廠超標排放總氮就達1100噸。至這次督察進駐前,污水處理廠才實現達標排放。

督察組在衢州綠色産業集聚區督察時還查出,偉龍化學工業有限公司廠區內原露天堆放約110萬噸鋼渣,場地淋溶液呈強鹼性,地下水受到污染。

三地監管部門均存監管不力問題

針對三地問題産生的原因,督察組指出,京燕水務公司及其上級公司北京市水務投資中心作為地方國有企業,本應帶頭履行生態環保責任,保護好拒馬河自然保護區核心區的水資源和水生態,卻打著水文水質監測“幌子”,弄虛作假建設培訓中心,後出租為酒店牟利,性質惡劣。地方水務部門作為京燕水務公司的行業和屬地主管部門,疏于監管。房山區十渡鎮政府沒有及時制止京燕水務公司侵佔拒馬河保護區核心區的違法行為,甚至還為該酒店出具經營性用房的證明,為其違法變身經營性酒店開了方便之門,未落實屬地管理責任。房山區園林綠化局和生態環境局作為拒馬河自然保護區的主管部門和監督管理部門,未及時查處八渡水文站變身經營性酒店的違法行為,履行職責不到位。

“在煤炭消費總量控制工作中,東麗區有關部門責任落實不到位,未嚴格控制各企業煤炭消費量,更未將煤炭消費精細化管控作為實現精準治污的重要內容。”督察組説,東麗區城管委作為燃煤供熱企業的行業主管部門,對煤炭消費監管缺失,上報督察組材料沒有審核把關,工作作風不嚴不實;東麗區發改委作為煤炭消費總量控制工作牽頭部門,減煤控煤指標下達隨意,存在形式主義問題;供熱企業管理粗放,臺賬記錄不清,編造虛假臺賬應付督察。

對於衢州綠色産業集聚區生態環境問題産生的原因,督察組指出,衢州綠色産業集聚區管委會沒有嚴格踐行綠色發展理念,對固體廢物污染排查整治不到位,導致環境污染問題長期未能徹底解決。衢州市生態環境部門未堅持以生態環境高水準保護推動經濟高品質發展,對企業違法排污沒有嚴格監管,致使巨化清泰污水處理廠總氮長期超標排放。

督察組表示,對三地存在的問題將進一步調查核實,並按要求做好後續督察工作。(郄建榮)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