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健康中國> >

聽非遺傳承人談學藝話傳承

發佈時間: 2018-12-06 10:10:27   |  來源: 人民網   |  責任編輯: 張豐

 

日前,由文化和旅遊部人事司、非物質文化遺産司主辦,上海市文化廣播影視管理局人才培訓交流中心承辦的全國非遺代表性項目代表性傳承人培訓班順利結業。通過專題講座、現場教學、案例分享、沙龍活動等環節,來自全國30余個省、自治區、直轄市的190余名代表性傳承人了解了非遺保護和傳承的正確理念,厘清了《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産公約》和我國近年來的重點文化政策,更重要的是,新的非遺傳承思路在傳承人之間的思維碰撞中開始顯現。

終於不再排斥現代生産工藝

“要是早點接觸到這些思想就好啦,我們輯裏湖絲能少走多少彎路啊。”一場講座結束後,輯裏湖絲手工製作技藝的國家級代表性傳承人顧明琪忍不住感嘆。這位樸實的老人,提起自己幾乎為之投入一生心血的“輯裏湖絲”時,總有説不完的話。

輯裏湖絲因産于浙江湖州南潯鎮輯裏村而得名。清代,輯絲一直是帝王的御用品,皇帝的黃袍明確規定必須用輯裏湖絲製作。輯裏湖絲曾兩度在萬國博覽會上獲得金獎,而2010年上海世博會,輯裏湖絲再次綻放光彩。然而,好名聲、高品質並未能讓輯裏湖絲成為搶手貨。

文化和旅遊部副部長項兆倫在結業儀式上説:“非遺不能只活在博物館裏。”這話讓顧明琪恍然大悟:“我們過去把精力都放在了對輯裏湖絲製作技藝的傳承保護上,卻未認真考慮輯裏湖絲在現代社會如何應用。”由於對輯裏湖絲的品牌化、産業發展缺乏規劃。

現在,顧明琪意識到將湖絲的主打産品定位為高端絲綢製品著實存在風險,他決定將人們生活中使用率較高的蠶絲被作為市場突破口。曾經比較排斥現代生産工藝的他,經過培訓也漸漸明白,不管用機械生産還是手工生産,變的只是工具,湖絲的品質,湖絲中蘊含的文化、貫穿的精神永遠不會改變。

讓非遺跟網際網路來個“約會”

裕固族服飾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項目代表性傳承人柯璀玲來自甘肅祁連山北麓的草原。年近60歲的她眼睛裏絲毫不見暮氣,但幾分凝重總是揮之不去。

受到現代生活方式的影響,遊牧民族裕固族在向定居生活轉變。傳統的裕固族服飾,除了在婚喪嫁娶和重大節慶場合有人穿,日常生活中正面臨被現代服飾替代的局面。

對於這種變革,柯璀玲看得十分透徹,她説:“這是文明演進中不可避免的陣痛,這種變化歷史上一直在發生著,只不過今天現代化和全球化加速了它的進程。”

作為裕固族服飾的傳承人,柯璀玲終於為自己民族的傳統服飾找到了新的傳承路徑:網際網路。她介紹,之前她的兒媳婦為宣傳、推介裕固族文化和文創産品開了微信公眾號和微店,但並未學懂弄通網際網路思維。這次聽了專家對非遺産業化的剖析,柯璀玲意識到“網際網路+非遺”並不是簡單的“1+1=2”,它所帶來的經濟文化效益是不可估量的。同時,要把網際網路思維融入服飾的設計中,以贏得更多年輕人的青睞。

柯璀玲決定回去後要定時更新公眾號,在微店裏上架更豐富的産品,“説不定還能到其他電商平臺上試試水,那這樣一來,要做的工作可就多啦”。

渴望國家建“非遺劇場”

古典戲法傳承人肖桂森很清楚自己在傳承過程中所要努力的方向。他深知,戲法缺的根本不是市場,而是人。

“許多人一聽古典戲法就覺得沒勁,不如魔術新鮮——那是因為他們沒看過,只要看過的人就沒有不叫好的。”的確,現代魔術精巧的道具、絢麗的舞臺佈置讓大批觀眾趨之若鶩,但一個出彩的戲法表演者同樣能憑藉精妙的手法技巧,幽默的表演風格和對現場高超的掌控能力收穫讚譽與認可。

肖桂森説,戲法行當裏有一句老話,“找徒弟比找對象還難”。首先要肩寬腰細個頭高,手頭利索,這樣一來表演時觀賞性強,二來練戲法的一些“硬功夫”時也不會吃虧。其次還要悟性高,腦子靈活,口頭表達能力也要好。最後,要真心喜歡戲法,有責任心,能吃苦。説到這裡肖桂森有些感慨:“很多年輕人就是一時新鮮,三天的熱乎勁兒,嘴上説著喜歡,但要他一個動作反覆學上幾天,他就煩了。”

為了擴大傳承隊伍,肖桂森也只能採取最笨的辦法——廣撒網、勤傳播。他頻繁到各地進行巡演,同時他還打破了“傳承不留影像文字”的傳統行規,將自己表演的視頻上傳網路平臺。去年,肖桂森更是看到了非遺與高校合作的前景,將戲法這門“一直以來被人所誤解的傳統藝術”帶進了大學校園,通過講座、現場演示等方式喚起當代青年對傳統藝術的熱情。

有時候,肖桂森還是會感到力不從心,“我要跑活動,要巡演,要排練新戲法,還要帶徒弟。”他最渴望的是國家能修建專屬的“非遺劇場”,能把戲法、雜技、相聲等各種非遺“攢”起來進行常態化演出,“如果有這麼一個固定的‘窩’,就好像船有了錨,會讓人心裏踏實起來。”肖桂森説。

 (記者韓業庭)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