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資訊頭條
圖片播報
區域動態
人文故事
冰雪旅遊
經濟貿易
商企風采
社會熱點

 

傳承紅色基因再啟航:各界人士齊聚 見證東北民主聯軍紀念館開館暨將士紀念塔揭幕

發佈時間: 2018-07-02 |來源: 中國網哈爾濱 |作者: 王曄 |責任編輯: 君君

6月29日,在東北野戰軍(東北民主聯軍)入關作戰70週年、哈爾濱解放72週年之際,為大力弘揚黑土地上"革命文化",東北民主聯軍將士紀念塔揭幕和東北民主聯軍紀念館開館儀式在哈爾濱三五將軍文化博物館隆重舉行。

活動由黑龍江省文化廳、哈爾濱警備區聯合主辦,由雙城區政府、黑龍江三五國防文化博物館共同承辦。為哈爾濱和東北解放作出重大貢獻的70位開國將帥後代子女,30位東北籍東北民主聯軍後代子女現場共同見證。

紀念館開館 再現歷史場景

現場嘉賓向將士紀念塔敬禮

東北民主聯軍紀念館開館儀式

轟鳴的70響禮炮拉開了揭幕式的帷幕。在場所有人向紀念塔敬獻鮮花後落座,參加紀念館開館儀式。三五將軍文化博物館館長、三五味業集團董事長王軍,劉亞樓上將之子劉煜濱,及青少年代表就此次紀念活動的目的意義及傳承紅色基因的使命擔當進行了發言。

隨後,哈爾濱三五集團粒粒香食品有限公司董事長王東立與哈爾濱市關工委副主任周玉林簽訂了“傳承紅色基因,實施精準育人”的戰略合作協議。中共哈爾濱市委常委哈爾濱警備區政委韓玉平發表講話併為三五國防文化博物館授牌。

原瀋陽軍區司令員劉精松宣佈東北民主聯軍紀念館開館

作為三五紅色文化的發起者、支援者、參與者和見證者,85歲高齡的原瀋陽軍區司令員劉精松上將再一次來到了三五將軍文化博物館,宣佈了東北民主聯軍紀念館開館。

各界人士參觀東北民主聯軍紀念館

各屆人士在參觀東北民主聯軍紀念館後,也都連連稱讚。東北民主聯軍紀念館以歷史為縱軸線,講述東北民主聯軍自組建以來,揮師南下發展和戰鬥進程。通過館室建設和照片、展品的展覽,再現了真實的歷史場景。

王軍向劉精松等人介紹東北民主聯軍紀念館情況

王軍陪同劉精松等人參觀東北民主聯軍紀念館

各屆人士齊聚 聊感想、談傳承

東北抗聯老戰士李敏參加活動

在活動現場,一位老人一直在認真地做著筆記,記錄著發言嘉賓説的每個重點。她就是95歲高齡的東北抗聯老戰士李敏。這位走過近一個世紀的老人,早期參加東北抗日聯軍,並在蘇聯西伯利亞中國遠東軍第88旅度過了苦難的戰鬥歲月,後又投身東北民主聯軍的解放事業中,在百年滄桑的戰鬥歲月中,參與和見證了抗戰的勝利和東北的解放。如今,也見證了三五將軍文化博物館的建成和完善。

同樣見證的還有劉煜濱、四野46軍中將詹才芳的女婿宋小齊以及祝康樂等人。他們紛紛説出了自己的感想。

劉亞樓上將之子劉煜濱現場發言

劉煜濱説,再次踏上這片父輩們戰鬥過的黑土地,心情依然很不平靜。這裡不僅有萬年的冰雪文化,千年的黑土文化,還有著百年的革命文化。只有讓英雄的基因庚續傳承,中華民族才會有光明的前途和美好的未來。

“面積大、資訊量大、水準高。”68歲的宋小齊是這樣形容三五將軍文化博物館的。作為將士後代,他從珠海慕名趕來,希望親眼目睹我國最大規模以紀念東北民主聯軍的主題園區。“除了對園區建設感到震驚,我也非常佩服王軍,作為企業家能心繫紅色文化並建設將軍文化博物館,這很難得。希望更多的人能來這裡參觀,在這裡找到紅色記憶和精神。”宋小齊講道。

活動現場,還有很多青少年的身影。“我生在雙城,長在雙城。曾經我和同學們去過四野指揮部的小四合院,在那裏聆聽了好多將軍和元帥的英雄故事,深深地被吸引和打動,”來自雙城區新興中學的祝康樂説,參加這次活動,她汲取了更多的愛國主義力量,回去後一定更加努力學習,長大為社會做貢獻。

王軍:傳承紅色基因一直在進行

在雙城,追尋紅色記憶、傳承紅色基因一直進行著。而王軍則真正把個體連結在了一起。十幾年來,王軍自發的擔負起弘揚紅色文化的社會責任,在龍江的黑土地雙城區上建起了厚重的紅色文化。

三五將軍文化博物館館長、三五味業集團董事長王軍發言

王軍是曾在戰場浴血奮戰的老兵,從小聽著爺爺講東北抗聯的英雄,趙一曼、楊靖宇、李兆麟等人的故事長大。上學的時候,又聽東北民主聯軍搞土改,剿匪、楊子榮打虎上山的故事。1969年,王軍參加了中國人民解放軍,成為空軍一名空降兵戰士。1971年,王軍參加了秘密的援老抗美戰爭。經歷了生與死,血與火的考驗,奠定了王軍人生理想的信念。“作為一名老兵,要做的事情就是去挖掘、發揚和傳承黑土地的紅色文化。”王軍説。

這次活動是東北民主聯軍入關作戰70週年的紀念活動,但王軍更希望它成為龍江紅色基因傳承傳播的啟動儀式,“三五將軍文化博物館作為省級愛國主義基地和國防教育基地,帶著發射了紅色‘信號彈’,我期待更多人可以加入,大家一起把傳承紅色基因的歷史使命擔當起來,傳播下去,特別是要灌注在青少年一代的血管,讓這些優秀的紅色基因能夠引領和支撐我們在實現中國夢的道路上奮力前行。”(王曄)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