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60 薛寧 推薦單位:溫州雪寧印務有限公司

發佈時間: 2016-12-22 09:53:10  |  來源: 中國網  |  作者:  |  責任編輯: 劉昌

身殘志堅辦福企,助殘扶貧顯大愛

中國網訊(記者 劉昌)在浙江省蒼南縣一個叫金鄉的古鎮裏,有一個身患殘疾的下崗男工,他以中國人特有的百折不饒的精神,勇敢地迎接時代的挑戰,用心靈演繹著一個可歌可泣的故事。我們從他的人生軌跡中感受到了這個時代的精神。 他經商、辦企業,風風雨雨20年,他已為國家納稅1500多萬元,在他創辦的“溫州雪寧印務有限公司”裏,殘疾職工佔66%,他手把手地給殘疾人傳授技術,他為一大群最困難、最需要同情和幫助的人找到一條通向小康的路。他為殘疾人福利事業捐款70多萬元……業餘時間,他帶領殘疾人唱歌,做遊戲,開展各種文體娛樂活動,與健全人開展競技比賽……他的企業成了殘疾人的溫暖快樂的家園。

磨難,使他讀懂了生活這本書,並闖出了一條成功的路

他叫薛寧,也曾有過和大多數人們一樣快樂的童年,美好的少年,然而就在他滿懷著美好的憧憬剛步入如畫般的青年時,命運卻和他開了一個天大的玩笑,從此他的人生軌跡發生了重大的改變,歷經了種種磨難。那是在1989年3月的一天,當時身為金鄉鎮供電所線路工的他,在檢修線路時,原本無電的線路突然來了電!他瞬間被1萬伏的電壓無情地打擊挂在了變壓器上,頃刻間天昏地暗,他失去了知覺。路上好心人見狀,慌忙用木桿將他救了下來,送往醫院搶救。

當時只有23歲的他在死亡線上多次與命運掙扎,最終被搶救了過來。觸電燒傷面積達51%,隨後在上海住院治療時間長達4年之久。出院後,全身傷疤達81%,手臂和大腿上,傷痕纍纍。在傷勢恢復的前幾年裏,每到炎熱的夏天,全身就發癢,傷口會再次復發,有時話講多了,就會氣喘吁吁。

最後,他被定為四級傷殘,按照有關規定,他退下了工作崗位,未到而立之年,他卻被提前“退休”了。

“退休”後的薛寧不甘心命運的捉弄,雖然國家給發工資,物質生活上是無憂了。但是,就這樣碌碌無為度過漫長的人生路嗎?難道就這樣臣服於命運的安排了嗎?絕不!這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人殘但志不殘,自己還能夠去拼搏奮鬥!作為熱血男兒,更重要的是要為國家做出自己的一份貢獻。説幹就幹!就這樣,他帶著滿懷的生活激情和對命運不公的抗爭精神,花了800元錢採購了一台舊的高頻熱合機,和家人在一間僅有十幾平方的屋子裏辦起了家庭作坊。當時正值中國大地普及電話機、PP機,人們為了記錄親朋好友的電話號碼,需要一本方便攜帶又便於記錄的小冊子。薛寧正是看準了商機,專業生産電話本。隨著業務越做越大,工人越來越多,當時公司業務最繁忙的時候,工人達到了300余人,並帶動了公司所在村莊村青年殘疾人的就業。

正是靠生産電話本積攢起來的第一桶金,薛寧註冊成立了“溫州雪寧印務有限公司”,並建立起了辦公大樓和第一座現代化的生産大樓。而憑著對市發展趨勢的敏銳的洞察力,薛寧斥鉅資購進了具有世界先進水準的四色印刷機及印後裝訂設備,産品結構進行轉型升級。一系列的舉措,為公司今天能快速的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2013年,公司年産值4000多萬元,納稅240多萬元。

愛心,使他圓了一個美麗的夢

在薛寧的企業裏,有一個不成文的招工規定:同等條件下,優先安排殘疾人。目前公司有殘疾職工120多名,佔公司職工人數比例70%,其中本地殘疾人有70多名,外地殘疾人50多名,是蒼南縣實際安置殘疾人就業人數最多的企業。

蒼南縣錢庫鎮括山青年陳雲進來公司前在錢庫一家工廠操作壓痕機時,不慎右手受傷,除大小拇指硬化後,其餘三指都被切除。留下殘疾不説,還丟了飯碗。抱著嘗試的想法,他敲開了“雪寧”公司老總薛寧的辦公室。薛寧當場為陳雲進辦理用工手續,並提供高頻機操作培訓。現在小陳不但成為企業生産能手,還與做撕膜的女工友喜結良緣,並在薛寧的幫助下,把老父親接到廠裏當上工人,進行銅框模具操作,一家三口人每個月穩穩噹噹的有8000多元收入。不久前,他們高高興興地買上新房,搬進新家。薛寧還代表縣殘聯送上5000元的購房補助和自己一個充滿愛心的“大紅包”。這一切都讓小陳一家感激不盡,他説:“來公司之前,父親沒有工作,都是靠自己一個人的微薄工資勉強度日,現在雖然自己殘疾了,卻還能一家人都有工作,不僅拜託了貧困,還住上了樓房,幸福的生活就像在夢裏一樣” 。

蒼南縣龍港鎮殘疾夫妻楊道防、趙曉平夫婦,是薛寧在一次參與蒼南縣殘疾人情況調查時得知:男的是腦癱,雙手動作不協調,説話不清晰,女的是嚴重的小兒麻痹,只能在地上蹲著走,由於夫妻均是重度殘疾,工作一直沒有著落,無經濟來源,生活極其貧困,且眼看自己的女兒就要入學讀書了,夫妻兩人整日愁眉苦臉,找不到生活的信心。當天薛寧就親自找到了他們的家,和他們促膝相談,誠摯邀請他們加入自己的公司,他們夫妻被薛寧的樂觀,鼓舞的話感動了,答應了他的邀請。

回到公司後,薛寧馬上吩咐後勤部安排人員將辦公樓旁邊的一間平房進行改建,加蓋一間獨立的洗手間,並安裝扶手,要求三天內必須完工;同時安排辦公室主任與相關部門主管溝通,安排好他們的工作。

就這樣,三天后,楊道防夫婦及他們的女兒一起來到了公司,公司將楊道防安排在後勤部負責電梯操作,有了穩定的收入,趙曉平由於雙手健全靈活,安排在包裝車間包裝。並將他們作為結對幫扶對象,薛寧本人將按每年3000元的標準資助他們女兒的學業,直至大學畢業。

金鄉鎮的聾啞人鄭忠達,離異,自己帶著女兒與年老的父母生活在一起,緊靠他一個人微薄的工資維持生活。前年他的母親重病,需要一大筆錢,女兒每週從學校回家拿一定的生活費,這些費用像一塊石頭一樣壓在他的心上。鄭忠達為了多掙些工資,在廠裏上完白班後,晚上又到其他廠加班到深夜,嚴重透支自己的身體。當薛寧從生産管理人員得知此情況後,便立即找來鄭忠達,了解情況,根據鄭忠達雖然聾啞,但頭腦聰明,又寫得一手好字,薛寧建議他去車間學習切紙,這樣工資收入可以翻一倍,既達到了公司培養殘疾人成為技術能手的目的,又在一定程度上解決了鄭忠達的經濟壓力。聽了薛寧的建議,他欣然同意了,憑著自己的聰明與努力,很快就掌握了切紙的崗位技能,每月的收入也從原來的1800多元上升到了現在的3000多元。同時,薛寧安排公司工會為鄭忠達向上級工會申請為公司困難職工,現在每年他都可以領到困難職工補貼。

在薛寧的企業裏,每個殘疾人都有一個故事……

薛寧總是盡可能多的接納殘疾人,也儘量為殘疾人安排好合適的工作,大專以上學歷且肢體殘疾的安排做銷售、統計、文員,文化低的學習車間崗位技能,雙手不靈活但頭腦聰明的開電梯,做門衛。為了能提供更多的崗位給殘疾人,他這幾年耗資100多萬元引進新的生産設備,儘量減少純手工操作,增加機械操作,為殘疾人增加了近十幾個崗位,既淘汰了落實的生産方式,又實現了殘疾人與高性能機械作業的完美結合,公司的生産效率提高了,殘疾人的工資收入高了,殘疾人家庭也實現了脫貧的夢想。

殘疾人文化低,有的甚至是一字不識,要把他們培養成熟練操作工和技術能手,其難度可想而知。但薛寧在每次生産會議上,都語重心長地告訴每位管理人員,“培養殘疾人成為公司的生産能手,大家的確辛苦,但這樣就是在培養我們自己的隊伍,哪怕材料損失一些,管理成本增加一些,都是值得的”。殘疾人的學徒期一般要在半年以上,在學徒期間,公司全部免費食宿,不僅不跟殘疾人計算損失的成本費,還將他們做成的成品進行統計,發放工資給他們。薛寧一有空的時候,就親自到各個崗位檢查他們的學習情況,鼓勵他們克服自身的缺陷,早日成為崗位技術能手。

薛寧關心殘疾職工生活,不但管吃管住,還建設了“無障礙”宿舍、食堂、廁所,場內所有通道均安裝了扶手,同時為殘疾職工辦理社保,費用由公司全部承擔……薛寧就是這樣嘔心瀝血為殘疾人搭建起了一個“溫暖快樂的生活家園”。因此,在薛寧的企業裏有一種特殊的凝聚力,大家心往一處想,勁往一處使,生産的産品品質過硬,順利通過了ISO9001品質體系認證,産品銷往全國20多個省市,外貿銷往德國、美國、日本等國家。他的企業也成為了蒼南縣成長型企業,得到了各級政府部門及社會各界的肯定與讚賞。

 

公益,使他的路越走越寬

在經營好自己企業的同時,薛寧一直都熱心殘疾人公益事業,每逢殘疾人的重大節日,他都積極參加。金鄉小學百年校慶,他為母校捐款1萬元;郊外辦事處辦公大樓落成,他捐款5萬元;近幾年他為公司所在地獅山村、余莊村修路捐款3萬元;為金鄉慈善總會捐款1萬元;2007年5月19日晚被邀請參加了中央電視臺二套的《對話》欄目隆重推出的大型助殘晚會“點亮星空”,加入“百名企業家為殘疾人捐贈崗位”的活動,捐贈了30-50個崗位;2011年,由溫州市殘聯和溫州商報聯合主辦的“雪寧印務杯——尋找最幸福殘疾人”攝影比賽在溫州舉行,薛寧捐款5萬元全程贊助了該項活動;2012年助殘日,他出資為蒼南縣殘疾人捐贈了幾十部輪椅,價值3萬多元,並花費1萬多元邀請大家聚餐;2013年,在金鄉鎮殘疾人協會成立之際,他為“金鄉鎮關愛殘疾人基金”慷慨捐款5萬元等等。

作為蒼南縣第九屆政協委員,他積極參政議政,平時經常到殘疾人家庭深入調研,考察,認真編寫政協提案,為殘疾人事業的發展出謀劃策,每次提案都得到了政協提案委員會的認可與讚賞。

2011年,在薛寧的積極奔走,牽頭下,蒼南縣殘疾人企業家協會獲批成立了,並被推選為首屆會長。該協會旨在為全縣殘疾人企業家相互交流、互通資訊、協作共贏,引領全縣8萬多殘疾人兄弟姐妹共奔小康搭建一個平臺。自任會長以來,在縣殘聯的領導下,薛寧通過結對幫扶等各種形式,積極為廣大殘疾人送去溫暖,並經常實地考察殘疾人的生活與就業問題,積極協調解決殘疾人的各種困難,

展望未來,薛寧信心滿懷,他相信積極參與殘疾人事業的建設,是黨和國家的要求,是促進和諧社會建設的必要元素,是一項功在當代,利在韆鞦的崇高事業。他堅信在這條路上,他和他的殘疾人兄弟姐妹會越走越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