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動問答

我國生物遺傳資源的流失概況是怎樣的?

長期以來,我國一直是發達國家獲取生物遺傳資源的主要對象。生物遺傳資源流失的具體數量難以準確估計。有研究表明,早在建國之前,就先後有14個發達國家的數百人次的研究人員來華採集生物標本和蒐集生物資源。建國後,這類活動一直沒有停止,而且隨著改革開放和對外交流日益擴大,生物遺傳資源流失方式上也更加多樣化。一是國外研究機構利用經費資助方式誘使國內學者攜帶生物遺傳資源出境;二是利用與國內高校和科研機構合作的機會,在我國進行生物資源考察、採集與收集;三是以獨資和合資等方式在我境內設立分支機構,進行生物資源的勘探與篩選,開發藥物、化粧品和保健品,再借助專利等智慧財産權

形式獨佔中國市場;四是進口生物原料和生物提取物,以廉價方式獲得生物遺傳資源及其衍生物。

由於我國生物技術水準的提升和生物産業的飛速發展,生物遺傳資源的引入需求十分龐大。近兩百年來,我國引進外來樹種約110科210屬1300余種;引種成功的有85科570余種,而僅40余種被廣泛用於生産。我國迄今共引進桉樹品種300多種,其中進行育苗和栽植的有200多種。我國商品花卉産業90%左右的品種都是從國外引進的。我國上世紀五十年代從東歐國家引進30科102屬160多種藥用植物;從法國等地通過交換、贈送等形式引進75科258屬400余種藥用植物。一些種類如西洋參等已經歸化並取代進口,産生了顯著的經濟效益。但是,我國引進種類中,品種佔很大比例,大部分為非保護品種或超過了保護期的品種,而且很多品種的主要種質也來源於中國如月季、百合、菊花、杜鵑花等,引入後多直接繁育推廣應用,並沒有研究開發出高附加值的商業産品,利用效率比較低。而品種引入主要依照《國際植物新品種保護聯盟》的有關規定執行,不適用於《名古

屋議定書》。

相比之下,我國生物遺傳資源的流出形勢十分嚴峻。近兩百年來,我國流出的森林植物資源達168科392屬3364種。其中,1101種被批量引出,中國特有的、珍稀的或瀕危的物種,幾乎都已流失或被引至國外。我國向東南亞、日本、美國等八十多個國家和地區出口的藥材有500多種。提取物是我國中藥材出口的最主要形式,約有80–100個品種實現規模化生産和出口,産量以每年20%的速度遞增。另外,在2005–2009年《中國藥學雜誌》發表的848篇文章中,28篇文章利用了原産國外或從國外引進的620份植物材料,其中僅有16種材料原産或來源於國外,超過97%的植物材料含有“中國血統”。生物遺傳資源大量流失海外,使國家、民族和地方社區的利益受到嚴重損害。

總體上看,我國因生物遺傳資源流出所造成的損失遠遠超過因生物遺傳資源引入帶來的惠益,存在得不償失的現狀。

關於我們

       我們致力於打造網際網路最專業的國情知識互動社區。與你一起分享中國的基本情況。
       我們用知識為中國代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