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動問答

什麼是居住證?以及與暫住證的區別

居住證是中國一些發達城市借鑒發達國家"綠卡"制度進行的嘗試,為中國制定技術移民辦法,最終形成中國國家"綠卡"制度積累了經驗。目前北京、天津、上海、深圳、青島、西安等城市為引進人才,都相繼出臺了工作居住證制度。持有居住證者,在工作、生活等方面可享受當地居民的待遇。

2014年1月,北京市出臺規定,居住證制度將替代現行的暫住證,居住證將附加公共服務,隨著使用者在京生活、工作的時間越長,公共服務也將隨之"升級"。

2014年12月4日國務院法制辦就《居住證管理辦法(徵求意見稿)》向社會徵求意見。意見稿明確居住證持有人可與戶籍人口享有同等的包括免費接受義務教育、平等勞動就業等多項權利,並可逐步享受同等的中等職業教育資助、就業扶持、住房保障、養老服務、社會福利、社會救助、隨遷子女在當地參加中考和高考的資格等權利。徵求意見稿規定,公民離開常住戶口所在地,到其他設區的市級以上城市居住半年以上,符合有穩定就業、穩定住所、連續就讀條件之一的,可申領居住證。

自2016年1月1日起《居住證暫行條例》開始 施行。條例規定,公民離開常住戶口所在地,到其他城市居住半年以上,符合有合法穩定就業、合法穩定住所、連續就讀條件之一的,可以申領居住證。居住證申請需提交本人居民身份證、本人相片以及居住地住址、就業、就讀等證明材料。

居住證連接居住證了幾個不同的時代。這頭是從1984年開始實施的暫住證時代,那頭是取消戶籍制度之後人人自由遷徙的時代。在中華大地自由遷徙,這是很多人夢寐以求的,也是很多城市和地區在小心翼翼探索、一步一步靠近的過程。在深圳之前,上海、成都、昆明、瀋陽早已經進行了“居住證制度”的嘗試。

在全國各地的相關改革中,有一條軌跡愈來愈清晰,非戶籍人口的權益正在日益受到重視,公共服務和社會保障的覆蓋範圍也在日漸擴大。這些變化的背後有招工難等複雜的經濟和社會因素,也有著深刻的制度需求,讓全民享受社會主義發展的成果。但與被壓抑了多年的公共服務需求相比,這樣漸進的步伐顯得太過於蹣跚。

主要作用:居住證制度仍然只是過渡階段的權宜之舉,因為它所標誌的,仍然是城市戶籍人口以及外來人口這兩大“陣營”,解決外來人口問題的根本出路則在於徹底的戶籍制度改革。

在一個充分流動的市場中,不同地區的要素報酬應該逐步趨向均衡。換言之,如果可以觀察到不同地區同質勞動力之間存在顯著的收入差異,則意味著因政府干預而導致的資源錯配客觀存在。而這正可以解釋為當前中國所出現的城鄉及不同地區間收入差距不斷擴大的原因。

除去社會公平、社會穩定的需要,以戶籍制度為基石的二元乃至多元結構之不可維繫,首先在於佔中國人口絕大多數的農村人口收入增長遲滯,已經從根本上制約著中國經濟由出口拉動、投資拉動向消費拉動的轉變。因為經歷二十多年改革,除農村人口非農業化轉移外的“三農”政策,在産業規律以及比較優勢的雙重制約下,其所具有的增收潛能均已極其有限。

重要意義:從“暫住證”到“居住證”,一字之差體現出城市管理的重大進步。

首先暫住證制度暗含著對外來人口的某種排斥。“暫住”者,顧名思義“暫時居住”也,這就在時間上作出了一定限制。此外,“暫住”需要證件,換言之,無暫住證者不得隨意“暫住”,這就在空間上作出了一定限制。凡此種種,顯然不合於統一市場的客觀要求。將暫住證制度改為居住證制度,有利於城鄉、城際藩籬的破除。

其次將流動人口納入實有人口屬地管理後,將增加居住證社會服務與社會保障兩大功能,從而使流動人口在勞動就業、醫療保險、子女教育、租賃房屋、購車購房等方面享有必要的待遇,從中折射出的,是政府角色由重管理向重服務的轉變。

發展階段

北京 : 1986年1月1日,北京開始實施暫住證制度。

1995年7月15日,北京規定,外來人員未取得暫住證,不予辦理營業執照等。

2005年3月25日,暫住證不再成為外地人在北京經商務工的“通行證”,但在北京居住要辦理暫住證的規定,並沒有廢止。

2009年12月2日,北京市綜治辦副主任苗林透露,2010年起將啟動推廣帶有資訊、服務功能的居住證。

2011年1月,北京市有關部門稱將逐步實行居住證制度,引導有穩定就業居住的流動人口辦理居住證。流動人口辦理居住證後,有望根據居住年限、社會保險參保年限以及納稅情況等,享受階梯式公共服務。

2012年1月,北京副市長劉敬民在“兩會”政務諮詢會上表示,北京市應該能在2012年出臺居住證。

1   2   3   4   5    


關於我們

       我們致力於打造網際網路最專業的國情知識互動社區。與你一起分享中國的基本情況。
       我們用知識為中國代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