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列印文章 ] [ ]
區域競合互補:經濟全球化下的泛珠三角—東盟合作探討
中國網 | 時間: 2006-03-29  | 文章來源: 中國網

(節選)

泛珠三角—東盟經濟的互補性與合作前景

泛珠三角—東盟雖然在産業發展、外貿發展、吸引外資上存在競爭,但雙方經濟發展水準及産業結構的多層次階梯狀態,又使雙方在比較優勢方面呈現出多樣性和綜合性,決定了雙方産業關係的互補性和廣泛的合作前景。

首先是經濟資源結構的互補性。一是雙方在自然資源方面存在互補。泛珠三角和東盟都是擁有豐富的資源,但都互有需求。泛珠三角除西南省區自然資源比較豐富外,其他省份都比較缺乏。而東盟各國自然資源都比較豐富,如林業資源、漁業資源、油氣資源、礦産資源、熱帶經濟作物等,富饒的資源對工業化快速推進的泛珠三角具有強大的吸引力,而且長期以來,東南亞各國在礦産資源的開發和提煉、經濟作物的種植和加工、水産捕撈和加工以及熱帶樹木的採伐及加工方面積累了豐富的經驗,擁有許多技術專長。因此,隨著經濟規模的增長,泛珠三角和東盟4個新成員國將成為自然資源的一個巨大消費者,泛珠三角和東盟在自然資源開發和利用上的合作將不止局限于進口,還可能通過投資聯合加工和聯合開發來進行。因此可以説,泛珠三角和東盟的資源互補將是長期的、可持續的,資源貿易以及在林業、漁業、礦業等方面的共同開發就成為雙方合作頗具潛力的重要領域。二是人力資源的互補。中國是世界上人力資源最豐富的國家,而泛珠三角佔我國人口的34.8%,而且與東盟相比,中國的熟練工人和工程技術人員素質較高,價格也比較便宜,與印尼、菲律賓、泰國和馬來西亞相比,大約是1:1.07、1:1.58、1:1.94和1:2.6,而東盟國家中的泰國、馬來西亞、新加坡等國均已出現不同程度上的熟練勞動力和高級技術人員短缺問題,老東盟4國在管理技能方面具有較強的競爭優勢,而這一優勢又是泛珠三角所需的。可見,泛珠三角和東盟在人力資源上也存在互補性。伴隨著經濟增長和市場開放加快,産業結構加速調整,貿易投資障礙逐漸消除,中國服務業逐步開放,它將為泛珠三角—東盟在承包工程、勞務合作、金融、旅遊等領域的合作與發展開闢廣闊的前景。

其次是經濟發展階段的互補性。按照世界銀行《2004年世界發展報告》中以2002年每人平均GDP作為對各國收入水準的劃分標準和科技發展狀況、工業化水準和貿易模式,可以將泛珠三角—東盟的經濟發展水準大致可以分為四個層次。第一層次是新加坡、汶萊和泛珠三角的大珠江三角洲(包括香港、澳門、廣東的珠江三角洲)屬於高收入國家和地區,具有高科技和知識密集型産業的優勢;第二層次是馬來西亞,屬於上中等收入水準,具有中等技術及資金密集型産業比較優勢;第三層次為泛珠三角的廣東欠發達地區、福建、海南、四川、湖南、江西、廣西、雲南和東盟的泰國、菲律賓、印尼,屬於下中等收入層次,具有自然資源和勞動密集型産業優勢;第四層次是泛珠三角中的貴州和東盟北部的柬埔寨、寮國、越南、緬甸,屬於低收入國家和地區,具有廉價勞動力和自然資源優勢。

經濟發展水準的層次性決定了泛珠三角—東盟産業結構分佈也呈現階梯型。新加坡、香港、澳門的産業結構高度化特徵明顯,第三産業已居主導地位,並開始出現從傳統製造業分工中撤出的跡象;泛珠三角的大珠三角有較現代的工業,已經形成競爭較強的製造業生産能力和初步發達的第三産業;內陸9省區中的大部分地區和東盟4個老成員國的第二産業與第三産業發展水準相當,製造業在國民經濟中佔有重要地位;泛珠三角內陸省區如四川、湖南、廣西的工業化水準雖比較低,但高於東盟4個新成員。而東盟國家作為一個整體,在服務業和第三産業的發展上優於泛珠三角(見表1)。多層次的經濟發展水準組合在産業結構上所體現出的全面性無疑將會更加易於形成與東盟産業之間的互補。

經濟發展的多層次性為處在工業化發展關鍵階段的泛珠三角—東盟進行梯級穿插合作提供了可能性,有利於形成梯度和點軸交叉發展的模式。通過形成梯度和點軸交叉發展的非均衡發展模式,能夠提高經濟發展的效率,促進産業轉移和升級。在泛珠三角-東盟區域中,大珠三角和新加坡、馬來西亞的工業化水準相對較高,而中部的滇、黔、桂,以及越南、寮國、柬埔寨和緬甸等國家和地區的工業化水準低。因此,泛珠三角-東盟可以形成兩頭高、中間低的梯度發展模式,在這種模式中較發達區域可以拓展發展空間,轉移夕陽産業、加速産業升級,實現可持續發展;中部較落後地區則可以通過承接産業轉移,加快工業化進程。

再次是産品結構的互補性。在自然資源密集型産品上,東盟國傢具有明顯比較優勢,特別是汶萊、印尼、馬來西亞、泰國基本上保持了自然資源密集型産品出口的比較優勢,如動植物油脂、礦産品、塑膠製品、木材及木材製品等産品,約佔泛珠三角從東盟進口額的50%;在非熟練勞動密集型産品上,印尼、菲律賓、泰國具有出口比較優勢,但泛珠三角在非熟練勞動密集型産品上的出口的比較優勢強于東盟國家。如鞋類、紡織品與服裝、金屬製品和各式製造品等産品,約佔泛珠三角對東盟出口額的五成。在技術密集型産品上,馬來西亞、新加坡、泰國擁有比較優勢,泛珠三角在這塊的優勢弱于新加坡、馬來西亞、泰國、菲律賓,但高於印尼。人力資本密集型産品上,東盟國家在人力資本密集型産品的出口均處於劣勢地位。近幾年,東盟向泛珠三角出口的商品主要以石油、天然氣為主的礦物燃料和以木材、紙漿為主的非食品原料,泛珠三角向東盟出口的商品主要是以交通工具、機電産品為主的一般機械産品和紡織服裝産品。伴隨著泛珠三角與東盟雙邊貿易結構的變化和貿易規模的擴大,雙方的競爭優勢産品同樣也發生變化。在競爭中,泛珠三角的優勢産品已經從初級産品和資源性産品轉變為各類工業製成品,而東盟仍主要在一些資源密集型産品和部分工業製成品佔有優勢。

9省區機電産品、成品油、塑膠原料、木材、紙板等資源性産品以及植物油等農産品機電産品、傳統紡織服裝、鞋産品、農産品最後是産業內貿易將保持強勁發展勢頭。隨著區域國際分工的演進和産業結構的調整,特別是亞洲金融危機後,亞洲區域內各經濟體實力的消長,支撐區域經濟高速增長達30年之久的“雁行模式”隨著日本經濟的長期萎靡不振而出現衰變。隨著泛珠三角和東盟工業化進程的加速,産業結構逐步升級,逐步從傳統的産業間貿易走向産業內貿易形式的互補性分工,區域産業內分工日益細化,産業內分工趨勢明顯,産業內貿易規模在不斷擴大。而跨國公司在泛珠三角—東盟區域內的産業內分工投資則對泛珠三角—東盟産業內貿易的發展起到推波助瀾的作用。近年來,跨國公司在泛珠三角—東盟的投資發展迅猛,在區域內,跨國公司依據各自的投資戰略展開産業內分工,將零部件生産分佈到區內不同國家和地區,進行專業化生産,以發揮其規模效應。

未來一段時期內,泛珠三角—東盟産業內貿易將主要在初級産品、勞動密集型産品和機電産品、電子産品等産業內展開。初級産品貿易方面:東盟可以憑藉物流成本優勢,抓住泛珠三角經濟快速發展對原材料需求的急速擴大的機遇,泛珠三角成為東盟出口工業原料和初級産品的重要市場;勞動密集型産品雖存在競爭的一面,即使是同類産品,雙方也可以相互進口一部分在花色、品種上進行調劑,建立在産品品質和差異化基礎上貿易格局將使得泛珠三角與東盟相互進口産品之間的互補性增強;泛珠三角機電産品具有優勢,潛力較大,而東盟國家的基礎工業相對薄弱,機電産品需求較大,每年進口400億~500億美元,大部分屬於中、低檔機電産品,發達國家的這類産品品質較好,但價格昂貴,而泛珠三角物美價廉,與歐美産品相比,具有性價比優勢;電子産品:東盟的優勢是工業電子産品,泛珠三角是家用電器佔有優勢。隨著泛珠三角資訊化的推進,為東盟工業電子産品提供了廣泛的市場。

總體而言,泛珠三角—東盟區域合作過程中,既有競爭的一面,又有合作的一面。因此,處理這對關係的過程中,總的基調應該是放眼全球,“揚己所長,補彼所短”,更多地尋求合作,以免在類似産業或産品的過度競爭中兩敗俱傷。 (遊靄瓊:廣東省社會科學院)(摘自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05-2006年中國區域經濟發展報告》)

編輯信箱 ] [ 列印文章 ] [   ] [ 關閉窗口 ]
國內新聞24小時排行
國際新聞24小時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國
阿里巴巴公司庫
商業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