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對於發展迴圈經濟所持的幾種不同觀點

對迴圈經濟範疇的界定,有多種不同的角度和方法。圍繞資源的節約、再生、綜合、迴圈這幾個關鍵詞,有的從人與自然的關係去定義,有的從經濟與社會、生態的關係上去概括,有的從新經濟形態上去提煉,有的則從知識經濟的角度去闡發,不一而足。周珂、遲冠群總結了對迴圈經濟概念的幾種看法:

1.肯定説。

我國理論界目前肯定迴圈經濟作為一種新的經濟活動概念是主流,而且表述基本上都是沿用如下的定義:“所謂迴圈經濟,本質上是一種生態經濟,它要求運用生態學規律而不是機械論來指導人類社會的經濟活動”。類似的定義還有:所謂迴圈經濟,即在經濟發展中,遵循生態學規律,將清潔生産、資源綜合利用、生態設計和可持續消費等融為一體,實現廢物減量化、資源化和無害化,使經濟系統和生態系統的物質和諧迴圈,維護自然生態平衡。持這種觀點的主要有曲格平、梁湖清等;解振華、齊建國、馮之浚、朱紅偉等也都從技術範式去界定迴圈經濟,概念的表述有一致也有差異之處,但對迴圈經濟本身都持肯定態度。

2.否定説。

也有學者從“耗散結構理論”出發,在把物質從“高熵狀態”轉入“低熵狀態”這一問題上,推斷出“人工的推動難免要增加能量的消耗,這又從另一個方面加快了環境的熵增。同時即使增加能源消耗,由於技術和經濟條件的約束,也很難讓所有的物質材料完全得到迴圈利用;而且能夠進入迴圈的,很多也不得不降格使用”。根據熱力學第二定律,能量的傳遞是有方向性的,在地球上,被轉化的能量最終都會以熱的形式向太空散射。至於散射到太空去的熱能否重新聚集起來為人類所用,在可見的歷史時期內恐怕很難有明確的答案。因此得出結論,“要建立迴圈經濟,無論從理論上看還是從實踐上看,目前尚很難成立”,應代之以“建立節約型經濟系統”。

3.替代説。

目前國外尚無任何一個國家同時系統地制定清潔生産法和迴圈經濟法,而以清潔生産立法為多,只有少數幾個國家如日本、德國等制定迴圈經濟法,而且學者們也往往將這類迴圈經濟法納入清潔生産法之列。相應地,有些國家的清潔生産立法在學術界也被視為迴圈經濟法。因此理論界已形成了清潔生産法與迴圈經濟法可以相互代替的認識,如果單純從立法的經濟性來看,這種替代似乎也是必要的。

通過回顧理論界對迴圈經濟概念的爭論,我們不難形成以下幾點認識:(1)就現時的實際情況看,“難讓所有的物質材料完全得到迴圈利用”、“能夠進入迴圈的,很多也不得不降格使用”是事實存在的。(2)“否定論”提醒人們注意這樣的事實,不可片面地、擴張地理解資源和能源的迴圈,更不可把迴圈經濟作為濫用資源和能源的藉口,所謂迴圈利用是有限度的,而且主要局限于生態學的方法領域,而不是可以解決一切環境問題的萬能的靈丹妙藥。(3)迴圈經濟需要與清潔生産等制度相配合。從實踐發展看,迴圈經濟是在全球資源日益緊張的情況下、在“清潔生産”之後産生的更適應可持續發展的要求的新的經濟發展模式,在一定的地區與行業已有成功的範例。從立法的目的上看,我們所以要推行迴圈經濟,也並不是要真正建立一個毫無廢物産生、一切都在做著週而复始運動的經濟發展模式;我們提倡迴圈經濟,只是反映了立法者的一種價值取向——即使完全的、呈閉合回路式的迴圈經濟是無法達到的,我們也要讓我們的經濟發展模式無限地、不間斷地向它靠近。(4)“3R”原則是迴圈經濟最重要的實際操作原則。“減量化”原則屬於輸入端方法,旨在減少進入生産和消費過程的物品質,從源頭節約資源使用和減少污染的排放;“再利用”原則屬於過程性方法,目的是提高産品和服務的利用效率,要求産品和包裝容器以初始形式多次使用,減少一次用品的污染;“再迴圈”原則屬於輸出端方法,要求物品完成使用功能後能夠重新變成再生資源。“3R”原則在迴圈經濟中的重要性並不是並列的。迴圈經濟不是簡單地通過迴圈利用實現廢氣物資源化,而是強調在優先減少資源能源消耗和減少廢物産生的基礎上綜合運用“3R”原則,“3R”原則的優先順序是:減量化→再利用→再迴圈。(國家資訊中心博士後科研工作站閆敏博士後摘編)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電話: 86-10-88828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