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業迴圈經濟發展

1.我國農業迴圈經濟古已有之。

在農業迴圈經濟發展方面,中國具有悠久的歷史。中國科學院生態環境研究中心王如松認為,中國過去城鄉居民的糞便、垃圾、秸稈、綠肥和沼液都是農田寶貴的肥源,農家的畜禽、魚、桑、蠶、蚯蚓、沼氣和菜地、農田、魚塘、樹林、村落構成和諧的農村生態系統,輪作、間作、濕地凈化和生物降解等時空生態位被充分利用,可更新資源在低生産力水準和小的時空尺度上迴圈,這些都可以歸為農業迴圈經濟形態。 但是,這種迴圈是封閉保守的,只有從農業小迴圈走向工、農、商、研結合,生産、消費、流通、還原融通的産業大迴圈,從小農經濟走向城鄉一體、腦體結合的網路型和知識型經濟,“三農”問題才能得到根本解決,中國農村才能實現可持續發展。

2.當前發展農業迴圈經濟的探索。

目前,我國諸多地區都已著手採取各種形式探索農業迴圈經濟發展模式。具體做法有:

(1)減量化生産形式。其主要是通過科學使用化肥、農藥和其他農用資料,或者用新型生産資料、技術來替代常規生産資料和技術,以達到減少使用化肥、農藥、農膜等農資數量,減少污染排放的目的。比如江蘇省宜興市試點實施的“太湖農業面源污控制”綜合配套技術成效明顯,在通過滴灌施肥技術降低氮肥用量2/3的情況下,仍可提高作物産量30%,並且地下水硝態氮含量降低了60%。同時,通過改造農田排水系統,建設生態型溝渠,在溝渠裏種植魚草、空心菜、水芹等植物既可有效吸收農田排水中的氮、磷等影響水質的物質又可用於水産養殖和蔬菜種植。

(2)再利用運作形式。其主要是指將廢棄物能源化、肥料化和飼料化。比如,在生態農業綜合開發中,畜牧業與種植業相結合,加上以沼氣發酵為主的能源生態工程、糞便生物氧化塘多級利用生態工程,可將農作秸稈等廢棄物和家畜排泄物能源化、肥料化,向農戶提供清潔的生活能源和生産能源,向農田提供清潔高效的有機肥料。有機廢棄物飼料化利用生態工程也是再利用運作模式的又一重要內容。南京市高淳縣固城鎮通過“秸稈種菇模式”,將農作物秸稈用於栽培食用菌,把種菇栽培的下腳料還田重復利用,形成了“稻草——蘑菇培養基——菇渣肥田——水稻”的迴圈經濟生態模式。

(3)再迴圈連結形式。主要可分兩類,一類是農産品在儲存或運輸過程中品質發生了變化,不能按原用途消費,可經過分類處理改變用途,既可減少農業通過最終産品向系統外輸出污染物,又能增加可利用的物質與能量來源。如變質水果和蔬菜類可轉化成肥料,次等糧食可加工成酒精;另一類是從保護生態環境的角度出發,將農産品加工成環保農業生産資料,如可降解地膜、營養缽、生物柴油等生物産品。

3.我國農業迴圈經濟發展的基本思路。

中科院院士朱兆良進一步指出了發展農業迴圈經濟的兩個基本思路:一是要用迴圈經濟的運作規律來防治農業點源和面源污染;二是要以農業迴圈經濟引導傳統農業向工業型大農業發展,引導資源耗費型農業向資源迴圈利用型農業轉化。

具體建議包括:

(1)切實轉變農業經濟發展傳統理念,在農業生産中注重社會效益、經濟效益和生態環境效益的統一。現行的農業經濟發展模式對自然生態環境破壞嚴重,直接危及生存空間,必然導致經濟停滯、下降。各級政府必須轉變發展理念,農業生産的指導思想要進一步強調社會效益、經濟效益與生態環境效益的統一,走“優質、高産、高效、可持續”的道路。

(2)打造農業迴圈經濟發展框架。以“四個方面”為主線,形成迴圈經濟框架,即以糧食及其他農副産品龍頭加工企業為依託的加工企業迴圈經濟鏈條;以畜牧、水産生産加工企業為依託的畜牧、水産加工迴圈經濟鏈條,大力發展綠色、有機、無公害原料,加工企業要採取先進節能、無污染技術改造傳統工藝,提高企業的比較效益;以林業及其加工業為依託的林業迴圈經濟鏈條;以秸稈綜合利用為重點的秸稈迴圈經濟鏈條。

(3)加快傳統農業向工業型大農業發展的步伐,培植農業迴圈經濟載體。一方面,搞好迴圈型農業工業園區建設。制訂農副産品加工企業聚集的工業園區發展規劃,以生産要素為紐帶,將具有上下游共生關係的農副産品加工企業集中在一個相對封閉的園區內,實現有害污染物在園區內的閉路迴圈;另一方面,做好農副産品出口基地園區建設。大力推進出口農産品的清潔生産,使農副産品達到品質、環保等方面的國際標準。

(4)進一步探索農業節本增效新途徑,逐步實現粗放農業向精準農業的轉變。如實施“藏糧于土”、“藏糧于科技”戰略,保持和提高我國的糧食綜合生産力,處理好農業結構調整、農民增收和糧食安全的矛盾;進一步調整優化農業結構,加快優勢産業帶建設,發揮集約種植優勢,提高規模效益;推廣立體種植和間作套種技術,不斷提高復種指數,提高耕地的綜合産出效率;做好測土配方平衡施肥技術的推廣和應用,配合滴灌技術,逐步實現粗放農業向精準農業的轉變。(國家資訊中心博士後科研工作站閆敏博士後摘編)

文章來源: 中國網責任編輯: 用戶

相關閱讀

發表評論用戶名 密碼
留言須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