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的反腐敗鬥爭
文盛堂

(節選)

一 腐敗現象的新情況

1.“勤政廉政”官員腐敗犯罪的增多

腐敗犯罪主體人格兩面性是近年來比較突出的現象,在2003年查處的案件中仍有增多的趨勢。人格的裂變是高智慧化的職務犯罪主體共同的特徵,也就是人們常稱之為“當面是人、背後是鬼”的“陰陽臉”。成克傑在任廣西壯族自治區人民政府主席時曾常在會上教育下屬要“用好人民給予我們的權力,權力是雙刃劍,用得好是工作利器,用不好就會反傷自身。”他説:“錢,生不帶來,死不帶去,要那麼多幹什麼?”在中央電視臺1994年夏拍攝的《東方之子——成克傑》新聞片中,他聲淚俱下地説:“看到災區人民受苦受難,我真不好受呀!……我要書寫一些老百姓永遠不會忘懷,認為我沒有偷懶,正在努力為他們做貢獻的歷史,當然我絕不會書寫相反的歷史。”然而,就在他做這番表白的同時,暗地裏與其情婦共謀,索賄受賄達數千萬元,書寫著走向斷頭臺的歷史。北京市原副市長王寶森貪污腐化,可在人前總是大叫特叫反腐反貪,因其表演得當,曾騙取了第七屆國際反貪污大會副主席的榮譽職務。名噪一時的大貪官、原泰安市委書記胡建學撰寫的《胡建學文集》,主要就是收錄他聲嘶力竭的反貪“檄文”。蘭州鋼鐵公司原總經理張斌昌臺上要求大家監督其自訂的“約法三章”:不買小轎車、不用公款宴請、不接受紅包、騎自行車上班、在工廠大食堂就餐、同工人一起勞動。其廉潔自律形象表現得淋漓盡致,但在背地裏卻鉅額貪污受賄。當其被查處時,連他身邊的人員都誤認是司法機關辦錯了案。同樣,因受賄被判死刑的原江西省副省長胡長清走訪基層輕裝簡行,回老家睡地鋪、喝稀粥,與鄉親噓寒問暖格外“親”。他在副省長的任上受賄平均日進萬金,可他卻一直按月5元錢給老母親寄生活補貼,充分顯示其既是“孝子”又是“清官”的“光輝形象”。更有甚者,2003年曝光的原貴州省委書記、省人大主任劉方仁,在每人平均收入長期處於全國倒數第一的貴州主政期間,曾在多種場合發誓要讓貴州人民儘快脫貧!2002年夏他接受中央媒體採訪時説:西部大開發“心要熱,頭要冷”,必須一步一個腳印往前走。第一是加緊修路,第二是退耕還林。“我只要在位一天就要幹好一天,到2010年,全省農村實現小康!”他的言論和形象,著實讓善良樸素的貴州百姓感動,劉方仁簡直是貴州百姓心中“勤政”加“廉政”的化身。殊不知這位“封疆大吏”在人前為貴州人民謀劃“實幹”著,人後對貴州人民的血汗吞噬著!而直接“引爆”劉案的原該省交通廳廳長、收受賄賂2500萬餘元的盧萬里自供説:“我是一個人格分離的人。我一方面背著人大搞貪污賄賂,另一方面又在拼命工作,儘量把工作搞好,讓工作成績來掩蓋我的罪行。”因而,在民主測評時他獲高票通過。如此等等,職務犯罪分子的雙重人格,雙重表演,在牟取非法利益時極具偽裝性。

2.“一把手”腐敗犯罪案件上升且查處難度大

近年來“一把手”犯罪情況突出,2003年亦呈有增無減的態勢。第一季度北京市檢察院新聞通報會透露:2000年以來,在京的部分國家機關和國有企業開始進行機構改革和股份制改造,個別單位的負責人藉以伸黑手。3年來北京市反貪系統共查獲發生在國企的812起貪污賄賂案,處級以上幹部201人,查辦了280名國企“一把手”,其中有12起典型大要案;被判處死刑4人(其中死緩3人),無期徒刑7人。參見《京華時報》2003年4月9日。另據資料介紹:近10年貴州省共立案查處地廳級幹部103人,其中黨政“一把手”54人,佔總人數的60%。引自《學習時報》2003年10月20日。由此可見,在我們這個歷史上長期處於漫長的封建家長制國度,至今對“一把手”的監督仍然很乏力,黨內民主發展還不充分,鄧小平同志生前提出“書記只有一票”的要求在一些地方尚未從實質上解決好。與此同時,“一把手”腐敗案件更加難查。據《檢察日報》報道,廣西壯族自治區檢察院對近5年反貪工作情況的分析指出:“一把手”案件查處有三難:一是“蓋子”不易揭開;二是查處過程中審批環節多,容易節外生枝;三是犯罪嫌疑人反偵查能力很強,突破難度大。

3.高官腐敗“潛伏期”愈來愈長

2003年6月,中科院與清華大學國情研究中心的一份《中國高官腐敗的特點和變化趨勢研究》顯示:1978~2002年查處的副部級以上高官腐敗案件中,從發案到案發的潛伏期來看,1980~1988年的7起案件是1.43年,而1998~2002年的16起案件平均是6.31年,最長的達14年。參見《檢察日報》2003年8月22日。由於高官腐敗“知情的不舉報,舉報的不知情”,調查取證的難度本來就很大,加之其潛伏期變長,腐敗高官可以從容地利用其權勢、地位和影響大搞攻守同盟、銷匿證據、轉移贓款贓物、辦理護照潛逃國外等等,使反腐敗工作面臨更嚴峻的挑戰。

4.非法賣官行為藏匿于“合法程式”操作之中

賣官鬻爵,是一個時期以來腐敗活動中久治難愈的頑癥。而且,從2003年紀檢、監察和檢察機關查處的買官賣官案件來看,大多是“嚴格”按照組織部門考察、黨委集體決定、“競爭”上崗、任前公示等合法程式進行的,基本上是按領導幹部選拔任用條例和有關章程辦事,在程式與形式上無可非議。然而,在“合法程式”的背後,“賣官者”巧妙按照“買官者”的條件和要求精心設計選拔任用的實質內容:按照買官者的年齡、工齡、學歷、經歷、資歷、職級等等條件事先確定資格、擬定標準、圈定範圍。如因受賄已被判刑15年的吉林白山市政協原副主席李鐵成吐露他當縣委書記時的賣官真言:“每次幹部考核之前,我會召開書記辦公會定出個‘調子’。以給我送禮的人的條件如年齡、工齡、學歷、經歷、職務等等為基本標準先劃出個範圍,絕對不能點誰的名,而是讓組織部按‘範圍’下去‘找人’,找到後我再按程式辦。表面上理由充分,程式合法,實際上是以人劃線,以人定範圍。對我送禮的人,我都是用這辦法進行回報的。”通過以人劃線、以人定標準、以人圈範圍之後,再放心地交給組織部門去操作,放手地讓幹部人事工作者去“走程式”。黨和國家規定選拔任用幹部要嚴格按照制度和程式辦事,從源頭上預防腐敗,而大權在握的腐敗貪官卻從源頭上就把水攪渾。

5.中青年官員腐敗比例已取代“五九現象”

20世紀90年代初期,一些官員在60歲退休前夕“撈一把”,時稱“59歲現象”。由於國家加快了幹部年輕化進程,許多老幹部在59歲之前早以“退居二線”,從制度上減少了這種現象産生的原因。與此相反,由於幹部年輕化步伐加快,腐敗現象也隨之出現了年輕化趨勢。2002年檢察機關立案查處的貪污、腐敗、瀆職三大類罪案中,35歲以下的國家工作人員10151人,佔48.42%。2003年6月,中科院與清華大學國情研究中心的研究報告顯示:在被研究的近期高官腐敗樣本中,53歲以下的年輕省部級幹部17人,佔53.1%。從2003年執法、執紀部門查處的腐敗案看,這種現象仍在繼續。如1~7月,在江西全省檢察機關立案偵查的職務犯罪案件中,55歲以上的102人,佔7.3%;35歲以下的264人,佔18.7%,年齡最小的一名涉嫌貪污匯兌款的郵政儲蓄所出納員年僅19歲。

6.“官官關照”的腐敗暗藏玄機

不同機關、企事業單位的官員暗相勾結,形成權力的“利益共用”,是一種新的深層次腐敗活動。2003年《檢察日報》載文揭露領導幹部“以權謀私”的新動向:一是先辦事不收錢,或先收錢不辦事,用“放長線釣大魚”的辦法,等到關鍵時刻再派上用場,並讓執法、執紀機關找不著“利用職務之便的證據”;二是你的親友我來安排,我的升遷你來幫忙;三是你的私事我來辦,我的客人你招待;四是你拿這個工程我作陪,我拿那個工程你墊底;五是向高官的情人投資,通過情人傍大官;六是通過掮客“轉移支付”行賄款,如以扶貧、項目投資、財政撥款等方式向企業或其他單位撥款,再以向客戶付款轉移支付給官員在外地的親屬或家庭成員。如此等等,不一而足,不僅暗藏腐敗,而且規避法律。

7.“邊腐敗邊升遷”現象成為腐敗活動的深水區

前述國情研究中心的報告還顯示:在1992年之後的37起案件中,有22名腐敗的高層官員在第一次實施腐敗行為後到案發前被提拔陞官重用。又據2003年2月15日出版的《福建經濟快報》披露,2002年福建省檢察機關共立案偵查縣(市、區)委書記、縣長職務犯罪案10件10人,檢察官發現所查辦的10名縣官大部分屬“三講”期間及以後頂風作案,而且邊糾邊犯、邊腐敗邊升遷。有的在擔任不同職務過程中持續作案,同時不斷地得到提拔重用;有的用權力攫取金錢,又用金錢操縱、獲取更大的權力。在2003年查辦的案件中,這類現象仍較突出。而且這種“錢權迴圈”的活動詭秘難測,屬當前腐敗活動的“深水區”。

二 應對腐敗的新舉措

①進一步加強對反腐敗鬥爭的領導和部署。

②採取新的應對措施。

③強化制度反腐敗。

④嚴格管理領導“身邊人”。

⑤創新職務犯罪偵查機制。

⑥試行人民監督員制度。

三 對反腐敗工作的新建議

1.創新公務員制度,科學管理公務員

①規定科學的公務員錄用任用制度。

②立法保障以俸養廉。

③規定財産申報與登記制度。

④對公務經商要實行嚴格的法律限制,嚴禁權力經商和搞裙帶關係。

2.改革和創新反職務犯罪的司法體制

①改革偵查體制。

②強化偵查手段。

③完善監督機制。

3.加強綜合治理,強化源頭防治

①預防職務犯罪工作要切實做到法制化、規範化、網路化和經常化。

②應當確認對機關、團體、企事業單位和經濟組織廉政狀況的強制性檢查制度。

③必須規定對機關、團體、企事業單位領導人員的剛性監督制約機制。(作者單位:最高人民檢察院)

中國網2004年1月17日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電話: 86-10-88828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