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地深入推進生態保護補償制度建設 開展多元化補償實踐

發佈時間:2022-09-29 09:17:51  |  來源:人民日報  |  作者:何宇澈、李蕊、楊文明、楊顏菲、洪秋婷、寇江澤  |  責任編輯:張靜
分享到:
20K

多地深入推進生態保護補償制度建設,開展多元化補償實踐

算好生態賬 共護好山水(美麗中國)

前不久,山東、河南兩省黃河流域生態補償結果出爐,實現互利雙贏。近兩年,黃河入魯水質始終保持在二類以上,主要污染物指標穩中向好,山東省作為受益方,共向上游的河南省兌現生態補償資金1.26億元。

跨省流域橫向生態保護補償深入推進

2021年4月,山東、河南兩省簽訂《黃河流域(豫魯段)橫向生態保護補償協議》,協議綜合考慮黃河水情和魯豫兩省實際,以黃河干流劉莊國控斷面水質監測結果為依據,進行水質基本補償和水質變化補償。水質基本補償,指斷面水質年均值在三類水質基礎上,每改善一個水質類別,山東給予河南6000萬元補償;反之,每惡化一個水質類別,河南給予山東6000萬元補償。水質變化補償,即斷面化學需氧量、氨氮、總磷3項關鍵污染物年度指數每下降1個百分點,山東給予河南100萬元補償;反之,每上升1個百分點,河南給予山東100萬元補償。山東省財政廳自然資源和生態環境處處長楊士祥表示:“魯豫兩省橫向生態保護補償協議,搭建起黃河流域省際政府間首個‘權責對等、共建共用’協作保護機制,為黃河入魯水質保持在二類以上提供有力支撐。”

在江西省贛州市尋烏縣文峰鄉上甲村,多年前稀土大規模粗放式開採帶來的植被破壞、水體污染等問題,如今正在不斷解決。

轉機源於江西、廣東兩省2016年啟動實施的東江流域上下游橫向生態補償試點。尋烏作為東江流域面積最大的源區縣,6年來累計獲得生態補償資金12.94億元,在生態修復、水源地保護、治理水土流失等方面推進了53個工程項目,其中就包括上甲村柯樹塘廢棄稀土礦山綜合治理項目。

生態環境部有關負責人介紹,近年來,長江、黃河全流域橫向生態保護補償機制加快建設。四川、重慶以長江幹流、瀨溪河流域作為首輪試點河流,初步建立“1+1”(長江幹流+重要支流)的川渝跨省市流域橫向生態保護補償格局。截至目前,皖浙新安江、渝湘酉水等18個省份13個流域(河段)建立跨省流域橫向生態保護補償機制,有力促進了流域環境綜合治理。

上下游聯動,實施省內流域橫向生態補償

清晨,江西省宜春市樟樹市龍灣村護河員聶子劍沿著贛江河道巡查。聶子劍説,龍灣村是贛江流經樟樹的最後一站,下游是豐城市譚家村,“能不能讓河水乾乾淨淨流出樟樹,關乎市裏能否得到每年200萬元的生態補償款”。

樟樹市生態環境局工作人員聶婷介紹,2019年,樟樹市與贛江下游的豐城市達成協定,決定在贛江流域啟動實施上下游橫向生態保護補償機制。根據約定,樟樹市和豐城市每年各出資200萬元,以贛江流域跨界斷面豐城譚家村為年度橫向生態補償考核斷面,上游樟樹市承擔保護水生態環境的責任,同時享有水質改善、水量保障帶來的權益,下游豐城市對樟樹市為改善水生態環境付出的努力作出補償,同時享有上游水質惡化、過度用水的受償權利。

經過治理,樟樹流經豐城的贛江水質在2020年、2021年全年達標,順利拿到了全部補償款。不僅是宜春,2018年開始,江西全面推進建立省內流域上下游橫向生態保護補償機制;2021年初,江西省80%以上縣(市、區)已建立起流域橫向生態保護補償機制,有力推動水質改善。

開展多元化補償實踐,促進人與自然和諧共生

近日,一場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協議簽約儀式在廣東省深圳市羅湖區舉行。“這筆2萬多元的賠償款將存入深圳排放權交易所開設的賬戶並凍結,全額用於購買碳普惠産品,支援全民減排、低碳出行。”深圳市生態環境局羅湖管理局局長唐湘良介紹,羅湖管理局就深圳某公司使用煙度排放不合格的非道路移動機械造成大氣污染,首次探索通過購買碳普惠核證減排量開展替代性修復。

近年來,雲南省普洱市通過開展野生動物肇事公眾責任保險項目,引入市場機制和商業保險手段,及時高效理賠,盡可能減少群眾財産損失。普洱市林草局野生動物和濕地保護科科長周智韜介紹,自2020年以來,全市每年投保2200萬元,逐步提高野生動物肇事補償標準。

中國農業大學中國生態補償政策研究中心執行主任靳樂山介紹,目前,多數生態補償資金來自各級財政資金,尤其是中央財政資金。應建立完善社會資本投入的市場化機制,引導生態受益者對生態保護者進行補償。同時,可探索多樣化補償方式,重視産業扶持、技術援助、人才支援等,充分調動社會各界參與生態環境保護的積極性。

中國網官方微信
中國國情
網站無障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