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世界灌溉工程遺産達26處 流淌千年的治水智慧

發佈時間:2022-06-23 09:36:47  |  來源:人民日報海外版  |  作者:潘旭濤  |  責任編輯:張靜
分享到:
20K

中國的世界灌溉工程遺産達26處,它們造福一方,澤被後世——

流淌千年的治水智慧

雨後初晴,薄霧繚繞。6月14日,位於湖南省新化縣的紫鵲界梯田浸滿了水,似一塊塊鏡面,倒映著一個個忙碌的身影。

水車鎮紫鵲界村村民奉玉輝一大早趕到梯田,忙起水稻插秧。奉玉輝祖祖輩輩耕作於此,他告訴記者,紫鵲界梯田是自流灌溉工程,無須挖山塘、建水庫,潺潺流水四季不絕。憑藉巧奪天工的設計,紫鵲界梯田被列入世界灌溉工程遺産名錄。

灌溉對人類文明發展具有重要意義。從2014年起,國際灌溉排水委員會開始在世界範圍內評選灌溉工程遺産。中國是灌溉文明古國,是灌溉工程遺産類型最豐富、分佈最廣泛、灌溉效益最突出的國家。目前,世界灌溉工程遺産名錄上,共有26個中國工程。

今年6月11日是中國“文化和自然遺産日”。近日,人們走近灌溉工程遺産,傾聽灌溉故事,感受灌溉文化魅力。

融合自然與工程——

“古人的智慧令人讚嘆”

世界灌溉工程遺産凝結著古人智慧,閃爍著文明之光。大量灌溉工程經受住歷史考驗,沒有成為西風殘照中的廢墟,而是繼續蓄洪防旱、潤澤大地,成為自然與工程相融合的典範。

赤腳下田,彎腰插秧……在層層疊疊的梯田裏,奉玉輝重復著祖先的動作。這片梯田裏的水,已流淌了2000多年。據考證,紫鵲界梯田起源於先秦,盛于宋明,是湘中多民族聚居區灌溉農業發展的里程碑。

梯田分佈在海拔500—1200米的山麓間,總面積6416公頃,共500余級,氣勢磅薄。梯田之中無任何山塘、水庫,憑藉獨特的基岩裂隙孔隙水水源,構築起純天然的自流灌溉工程。漫山的梯田由無數灌溉水系網連接,每塊梯田既是蓄水池,也是保土床,既保障了水稻灌溉,又防治了水土流失。

“紫鵲界梯田依山就勢而造,小如碟、大如盆、長如帶、彎如月、形態各異、變化萬千,宛如天上瑤池,人間仙境。”這是湘教版高中必修教材中,對紫鵲界梯田的描述。

今天的紫鵲界梯田仍養育著16個村莊、1萬多村民,他們依然保留著傳統生産和生活方式。“梯田防洪澇,耐乾旱。古人的智慧令人讚嘆。”奉玉輝説。

但是,傳統種植方式畢竟效益較低,農民種地積極性受到影響,部分田地撂荒。為了為村民守住田、為遊人留住景,2016年起,新化縣對種糧者給予補貼,水車鎮引導農戶成立合作社及農場。政府、企業、種植戶通力合作,共贏發展,扭轉了種地虧損的局面。

奉玉輝響應號召,發動村裏年輕人和有勞動能力的老年人成立了合作社。把梯田種好、種大、種美了,紫鵲界的旅遊也就發展了起來。奉玉輝説,紫鵲界以前是窮山溝,如今已經是4A級景區。

今年湖南省“文化和自然遺産日”主題活動在新化縣舉辦。中南林業科技大學的研究人員就紫鵲界梯田的保護作了演講,主題活動同步線上直播。

紫鵲界梯田被國際水利專家譽為“世界水利灌溉工程之奇跡”。在1000公里外,另一項世界灌溉工程奇跡同樣完美融合了自然與工程。

滾滾岷江水攜沙石巨浪一路翻捲、咆哮,衝出群山。然而,奔襲到中流,卻猛地收住腳,溫馴地注入成都平原,向著沃野良田汩汩而去。“收服”這條狂躁大江的,正是都江堰。

都江堰渠首樞紐工程位於四川省都江堰市。遊人們進入都江堰景區,環顧四週後發現,既不見大壩,也不見寬闊的水面,大名鼎鼎的都江堰有些“低調”。這恰恰是都江堰的偉大之處,它是年代最久遠、當今世界唯一留存的無壩引水灌溉工程。

都江堰始建於戰國時期。西元前256年,蜀郡守李冰興建都江堰水利工程,通過築建魚嘴、開鑿寶瓶口將岷江水引入平原腹地,用於防洪、航運和灌溉,讓成都平原由“澤國”“赤盆”變為沃野千里的“天府之國”。西元662年,飛沙堰建成,標誌著都江堰渠首三大主體工程佈局成型。唐宋時期,都江堰灌溉面積逐步擴大。新中國成立後,都江堰水利工程得到大規模改造,灌溉面積發展到7市38個縣1065萬畝。

都江堰水利工程的科學性為世人所稱道。“深淘灘,低作堰”“分四六,平潦旱”“乘勢利導,因時制宜”……這些歷代傳承的治水理念,是前人不懈求索而得,即便置於今天也極具價值。

歷經2000多年歲月砥礪,都江堰的巨大效益一直延續至今。近年來,都江堰水利工程體系不斷完善,這座古老灌溉工程遺産日益煥發青春。

在四川盆地腹地,沱江和涪江兩側分水嶺的丘陵地帶,地形如魚之脊背,留不住水,成為有名的“川中旱區”。“看,水來了!”2021年7月6日,在四川省樂至縣,87歲的王隆瑛拄著拐杖站在“天河”邊,激動不已。他的頭頂上方,毗河水緩緩流過。當天,毗河供水一期工程通水,為川中近225萬人“解渴”。

毗河是都江堰分水幹渠之一,毗河供水工程是都江堰水利工程的重要組成部分。如今,一條150多公里長的人工河橫亙川中,與沱江並行流淌。部分渡槽從城市上空跨過,被百姓稱為“天河”。目前,毗河供水二期工程正加快推進。

世界灌溉工程遺産承載著千百年的文明與智慧,造福一方,澤被後世。位於浙江省麗水市的通濟堰,已有1500年曆史,至今灌溉著碧湖平原,使其成為浙西南重要産糧區;位於陜西省涇陽縣的鄭國渠,歷經變遷,仍滋養著關中平原145萬畝農田……

統籌保護與利用——

“記憶裏的古村又回來了”

近年來,各地統籌做好灌溉工程遺産保護與利用,讓灌溉工程遺産在新時代綻放新光彩。

溇港,太湖地區古老又獨特的水利工程。2500年前,先民們在太湖濕地灘塗上開鑿溇港,修建水渠,築起圩田。從空中俯瞰,溇港水網縱橫,形似棋盤。溇港是太湖流域古代勞動人民的偉大創造,它順應自然,雙向引排,束水攻沙,讓灘塗變沃土,造就“魚米鄉,水成網,兩岸青青萬株桑”的盛景。

浙江省湖州市是唯一完整保存溇港的地區。坐落于太湖畔的湖州市吳興區義皋村,地處溇港系統重要節點,被稱為“溇港文化帶裏的明珠”。

夏日清晨,79歲的義皋村村民胡根才開始沿河踱步,藍天綠水、粉墻黛瓦、斑駁古橋,每一處景色都能勾起老人的回憶。胡根才告訴記者,義皋村這顆“明珠”也經歷過黯淡無光的時期。“不少古跡被毀壞了,村裏的河道一度成了臭水溝……”胡根才説,“8年前,記憶裏的古村又回來了。”

2014年,義皋村被列入中國傳統村落名錄和浙江省歷史文化村落保護利用重點村,古橋、古道、古宅得以修復。2016年11月,太湖溇港入選世界灌溉工程遺産名錄。

如今,溇港保護有了專門法規。6月20日起,《湖州市太湖溇港世界灌溉工程遺産保護條例》(以下簡稱《條例》)施行。《條例》提出,不得“擅自佔用、填埋、阻塞、開挖溇港、橫塘、湖漾”,不得“在核心保護區內建設住宅、商業用房、辦公用房、廠房”等。

談起這個《條例》,胡根才來了勁,語速都變快了。他説,《條例》制定過程中,“還徵求過我的意見呢!只要是保護溇港的事,我們村民都支援。”

義皋村村民明白,守護溇港,就是守護自己的美好生活。每到節假日,一處處農家古宅就熱鬧了起來。“周邊城市的人,一有時間就來義皋村。坐在河邊,看看古村風景,喝喝茶,唱唱歌,很是舒服。”胡根才説。如今,村民期盼著五湖書院等更多溇港古跡被修復、保護起來,留住水脈,留住鄉愁。

在中華大地上,越來越多的灌溉工程遺産活了起來、美了起來。

夏日,位於廣西壯族自治區興安縣的靈渠,綠樹成蔭、碧波盪漾。幾隻遊船輕輕掠過水面,從石橋下穿過,駛向遠處。具有2000多年曆史的靈渠,曾一度停止航運。近年來,經過一系列努力,靈渠得以復航,千年古跡迎來復蘇。

靈渠始建於西元前214年,將湘江、漓江源頭相連,是溝通長江流域和珠江流域的跨流域水利工程,兼有水運和灌溉效益,是中國古代最著名的水利工程之一。

然而,歲月悠悠、物換星移,自上世紀40年代湘桂鐵路開通,靈渠的運輸功能便開始逐漸弱化。到上世紀60年代,靈渠航運完全停止。

進入21世紀,水利專家們經過細緻調研後提出,應該讓靈渠重新“活”起來。經過修繕和整治,2018年1月,靈渠正式復航。同年,靈渠入選世界灌溉工程遺産名錄。

成功申報世界灌溉工程遺産,讓靈渠保護站上了新起點。今年3月,靈渠清淤工程如期完成,優化提升了靈渠水環境。有500餘年歷史的三里橋橫跨靈渠。近期,橋面出現局部坍塌,興安縣及時組織文保專家、橋梁專家現場勘測,妥善修復了坍塌處。

對世界灌溉工程遺産的開發利用是以保護為前提的。2018年中央一號文件明確提出,保護好灌溉工程遺産。2022年中央一號文件提出,推進非物質文化遺産和重要農業文化遺産保護利用。

貫通水脈與文脈——

“讓傳統文化傳承下去”

灌溉工程遺産不僅澆灌出豐收年景,還澆灌出燦爛文化。

6月3日,端午節。在廣東省佛山市桑園圍,一場龍舟賽拉開帷幕。舵手把控方向,鼓手指揮節奏,劃手奮力搖槳……桑園圍水網密布,為龍舟賽提供絕佳條件,孕育出龍舟競渡等特色文化活動。今年51歲的龍舟隊員關瑞領,小時候常隨父母觀賞龍舟賽。“我從當年的觀眾,變成了今天的選手,這是我的龍舟情緣。我們要讓傳統文化傳承下去。”關瑞領説。

桑園圍,因種植大片桑樹而得名。2020年,桑園圍入選世界灌溉工程遺産名錄。這座具有900多年曆史的嶺南水利工程,站在了全球聚光燈下,向世人訴説著它的故事。

桑園圍始建於北宋徽宗年間,由北江、西江大堤合圍而成,圍堤全長64.84公里,圍內土地面積265.4平方公里,是中國古代最大的基圍水利工程。當地人通過堤圍、河涌以及竇閘灌排,開發洼地、河灘,改造水塘養魚,塘邊植桑養蠶。這樣,蠶沙喂魚,塘泥肥桑,形成良性生態迴圈。桑園圍水利工程的建設開啟了珠江三角洲地區大規模基圍農耕開發的歷史。

登上佛山市南海區西樵山,放眼望去,可以一覽桑園圍的壯闊圖景:以西樵山為中心,西江、北江一南一北,包裹住一片河網密布、村舍散落的橄欖狀地帶,這是桑園圍的核心區域。龍舟文化、醒獅文化、書院文化等一系列文化在此繁榮發展。

桑園圍龍舟競渡盛行于清代。桑園圍內建有許多大型水閘,龍舟賽當日,水閘一帶成為熱鬧的觀賽臺。開賽之前,來自各地的選手將龍舟停泊在離閘不遠的江堤岸邊,一字排開。比賽開始,群“龍”競發,奮勇爭先朝閘口而來,形成千“龍”競渡的壯觀景象。

近日,南海區發佈桑園圍水脈規劃,涉及水脈58公里,規劃面積16.29平方公里。根據規劃,桑園圍水脈將實現生態與人文融合發展,成為生態文明的綠脈和嶺南文化傳承創新的文脈。

灌溉工程與文化相伴而生,特色灌溉工程孕育出特色文化。

壩擁千里水,龍撫萬頃田。龍首渠引洛古灌區位於陜西省渭南市,地處黃河二級支流北洛河下游、秦東平原渭洛河階地,是中華文明的重要發祥地之一。西元前120年,漢武帝採納臨晉郡守莊熊羆建議,下令修築龍首渠。

龍首渠引洛古灌區澆灌出的龍文化、漢文化融合輝映。在龍首壩周邊,龍潭、龍洞、龍王廟等“龍元素”隨處可見;龍泉、龍盤、龍池、龍渠等村莊,遍佈灌區。沿渠而行,武帝廟、漢帝村、西漢村、東漢村、中漢村等村落和遺址,訴説著兩千余載的滄桑往事。

潦河灌區位於江西省西北部,地跨奉新縣、靖安縣和安義縣,屬於修河支流潦河流域。灌區工程始建於唐太和年間,古人在北潦河南支下游修築蒲陂,開渠導水,灌溉農田千余畝。明清時期又興建烏石潭陂、香陂。如今的潦河灌區,灌溉農田33.6萬畝,惠及人口26萬人,是贛西北的重要糧倉。

為挖掘優秀水利文化遺産,潦河工程管理局建設了烏石潭陂文化園,還在香陂建起潦河灌區文化展示館。走進潦河灌區文化展示館,只見千年勝景集于一處,展館以“千年灌渠萬古流”為主題,運用圖片、視頻、實物、沙盤模擬等手段,多角度詮釋潦河灌區的文化內涵,展示一個歷史悠久、承前啟後的千年灌區。

 

中國網官方微信
中國國情
網站無障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