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炒房"到拉廣告 警惕元宇宙虛擬資産"通脹"

發佈時間:2022-01-18 09:34:02  |  來源:中國青年報  |  作者:趙麗梅  |  責任編輯:蔡彬
分享到:
20K

從“炒房”到拉廣告,元宇宙“很忙”

警惕元宇宙虛擬資産“通脹”

國內元宇宙走向成熟,還需要一個成長過程。未來要強化對元宇宙公共治理政策的研究,如當房産等虛擬資産波動較大時,需要迎來對於虛擬資産炒作的相關監管。

最近,元宇宙“很忙”,從遊戲到社交,從工業生産再到軍事領域,都有它忙碌的身影,“房産”是其中最熱鬧的領域之一。

“極其稀缺,預計未來升值空間一望無際。”去年12月20日,在二手交易平臺上,一個編號在100以內的環海島嶼的元宇宙虛擬房産標價為100萬元。中青報·中青網記者看到,這一房型的標價不少都處於高位,其中不乏88.88萬元、10萬元、9.99萬元……均有價無市。

更令人驚訝的是,元宇宙中虛擬房産價格高企的背後已經有一條完整的虛擬房産交易鏈條。包括地産評估師評估房産的價格,房産服務商回收或代售房産,專人發佈每日房價大盤趨勢,甚至還有房屋廣告商開始招租……

虛擬房産電視廣告招租888元/月

在國外的元宇宙應用中,有人豪擲千萬元購買一塊地皮。在元宇宙應用剛起步的國內,一款元宇宙概念産品的“入場券”也曾被炒到上萬元。

作為一款被認為是元宇宙虛擬社交産品代表的虹宇宙,其第一次內測的動員碼曾被炒到上萬元。在其近期開啟的第二波內測中,動員碼已低至3元,也不乏有人選擇免費分享。

當前,一“碼”難求的現象仍然存在。在不少虹宇宙的交流群裏,求“碼”的玩家並不鮮見。

除了動員碼,玩家拿到“入場券”的另一方式則是通過心理測試獲得登陸碼。記者測試後發現,當測試結果為“社牛NB版”可以獲得內測資格,當結果為“社恐型”,則無法獲得。

獲得房産後,玩家可以根據個人喜好決定房間的裝修。其中,電視可以播放個人上傳的視頻,這讓UGC(用戶生産內容)成為可能。玩家可以去其他人的房子串門,甚至是一起坐在沙發上看電視。

有人則嗅到了商機。“環海島嶼接室內電視廣告,888元/月。”作為目前最為稀有的房型環海島嶼發行總量僅420套,佔比0.12%,價格也因此被炒得最高,在房産交易關閉的情況下,來房屋參觀的人流量可觀,有人便開始了廣告招租。其中一位玩家表示:“現在有很多SS級房産不能交易,放在手機沒有産生實時價值,電視廣告可以。”

這讓玩家在虛擬世界體驗了另一種生活。去年12月18日,第74屆科幻雨果獎得主、清華大學天體物理碩士、經濟學博士郝景芳表示,2022年是元宇宙爆發的原點。可以想像,在未來的元宇宙中,人們真的能夠如同斯皮爾伯格導演的電影《頭號玩家》中一樣,重新設定個人的角色,在虛擬世界裏開啟“第二世界”。

有人賺得盆滿缽滿 有人出現虧損

在元宇宙的風口下,有人靠著虛擬房産賺得盆滿缽滿,也有人出現虧損。

不少“炒房客”及“房産仲介”大量收購虛擬房産,甚至通過發佈所謂的“大盤”實時價格走勢,來渲染稀有虛擬房産價格漲幅快的氛圍。

去年12月16日,在一個人數超800人的虹宇宙交流群裏,流傳著多份房型參考價格表,其中一個表中標注的環海島嶼價格為5萬至6萬元,在3小時內上漲了兩萬元,與前一天的“收盤價”相比,同比上漲4.21萬元。

這也刺激了不少玩家。有玩家表示,現在是虛擬房産“進場”的好時機,一旦進場晚了,就可能錯過這一波風口。不僅要“進得去”,還要“拿得穩”,有玩家表示,“拿住了值錢,拿不住一文不值”。

與此同時,也有人著急處理手上的虛擬房産,擔心下一波內測開啟之後,平臺上的房子數量增加,價格出現“大跳水”。

去年12月19日,在最新發佈的一份房型參考價格表中,環海島嶼的收購價穩定在了4.5萬至6萬元,半海景別墅上漲100元,大多數房型出現不同程度下跌,例如,玻璃花房下跌200元。然而,不同的價格表價格差異巨大。在當日的另一份價格表中,環海島嶼價格為4800-5200元,價格約為上一份的十分之一。

僅3天,一款房型的價格的跌幅就達93%。去年12月15日,一名“炒房客”張偉(化名)在群裏表示,花園洋房的收購價為150-300元。18日,張偉則表示,“今天沒人買了,現在都是按原價20元收。”

“你只是沒掙到錢,你想想我們,囤了一堆廢紙。”面對價格跳水,張偉表示,平臺很多普通賣家大多是通過做任務或抽獎白得的,但自己收房花了近兩萬元。“放著吧,沒辦法,願賭服輸。”

在張偉看來,這是個擊鼓傳花的遊戲,誰接了最後一棒誰死,因為這個房子是可複製的。他表示,之所以會囤這麼多虛擬房産,“是覺得自己不會是最後一棒”。

此外,也有一些“炒房客”因為賬號被封損失巨大。有玩家表示,之前收了兩個半海別墅和1個環海島嶼,平臺突然將3個號都封禁了,他找平臺申訴無果,虧損達4位數。

警惕虛擬資産“通貨膨脹”

為防止炒作,去年12月10日,虹宇宙官方微網志就發佈消息,關閉了數字藏品交易,只能在好友間贈予。

然而,“炒房”之風仍然盛行。短期內,虛擬房産的價格被“炒”了起來,長期靠什麼支撐呢?國泰君安資深分析師張新貌在其發佈的視頻中説,一套虛擬房産可以進行無數次交易,交易週期可以快到以秒計算,具備投機屬性。

對於這一問題,清華大學新聞學院新媒體研究中心執行主任瀋陽表示,虛擬房産的使用價值明顯較低,更多的是一種精神滿足價值。

同時,瀋陽指出,虛擬房産的價格主要取決於三大因素:一是元宇宙應用本身的流量;二是玩家的消費意願,如果出現意外,房價可能在一夜之間歸零,蘊含著極高的風險;三是當前國內元宇宙應用的設計大都由某個平臺掌控,不具備統一的規則,也不具備“開放世界”的屬性,這也意味著房價在一定程度上由平臺主導。

“當平臺具有極強掌控力時,最終很容易引發虛擬資産的通貨膨脹。”瀋陽解釋,平臺可能成為導致虛擬資産通貨膨脹的最大因素,就像玩遊戲,一開始某一樣裝備很難獲得,當玩家對遊戲産生巨大疲憊感時,一種常見操作便是釋放大量的同款裝備。在元宇宙平臺,如果沒有相關的“智慧合約”等,平臺有這樣操作的可能性。

隨著元宇宙概念走紅,其熱度也傳導到了資本市場,近段時間,多個元宇宙概念股明顯上漲,甚至一度出現漲停。

瀋陽指出,當前,股市對元宇宙的追捧是看到了元宇宙的進展,元宇宙不只在遊戲和社交領域發展快速,而且一個新趨勢是元宇宙在賦能産業、提升生産力方面的作用正在脫虛向實。一些擁有關鍵技術及從事元宇宙相關産品研發公司的股價和估值增長是合理的。但對於既沒有核心技術,也沒有元宇宙相關産品研發歷史的企業來説,未來很難取得成功。瀋陽説:“明年股市預計將有一批偽元宇宙公司的泡沫消減。”

當前,元宇宙處於一種“亞健康”的狀態。此前,由瀋陽團隊撰寫的《2020-2021年元宇宙發展研究報告》指出,初期發展階段的元宇宙産業面臨十大風險,其中包括資本操縱、輿論泡沫、倫理制約、壟斷張力、産業內卷、算力壓力、經濟風險、沉迷風險、隱私風險和智慧財産權。

瀋陽表示,要治療這些“亞健康”的問題,極其重要的一點便是要快速地推動關鍵技術取得進展。同時,業界還需持續發力,推動爆款應用的誕生,這將會推動元宇宙走入大眾視野。

元宇宙産業還要加強去泡沫化,即更加清晰地分辨和篩選出偽元宇宙。此外,未來還要強化對元宇宙公共治理政策的研究。例如,當房産等虛擬資産波動較大時,需要迎來對於虛擬資産炒作的相關監管。在他看來,國內元宇宙走向成熟,還需要一個成長的過程。

“在虛擬世界炒作虛擬物品是需要警惕高風險的。”瀋陽提醒,對於想進入的股民及想涉及元宇宙房産的玩家,一定要仔細甄別,加強研究,盡可能多去體驗,防止被“割韭菜”。“凡是需要支付資金的東西,一定要斟酌再三。”

中國網官方微信
中國國情
網站無障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