濕地保護法將正式實施 我國生態狀況持續改善

發佈時間:2022-01-17 08:30:19  |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  作者:王雅婧 楊特團   |  責任編輯:蔡彬
分享到:
20K

濕地保護法將正式實施 我國生態狀況持續改善

呵護好“地球之腎”

冬日的黃河三角洲,候鳥在水面上成群嬉戲;四川成都青龍湖畔,櫻花悉數綻放;福建漳江口,成片的紅樹林隨著海風輕輕搖曳,像波浪般起伏……這些美景屬於一種共同的生態系統——濕地。

習近平總書記高度重視濕地保護,強調“濕地貴在原生態。”今年是中國加入《濕地公約》30週年,也是《濕地保護法》正式施行的一年。近年來,我國持續推進濕地保護修復,濕地生態狀況持續改善。

我國濕地類型豐富,濕地總面積超過6000萬公頃,位居亞洲之首,世界第四位。月初,國家林草局公佈了最新的國家濕地公園試點驗收結果,44處濕地公園通過驗收。至此,我國國家級濕地公園已達899處。目前,我國濕地保護管理體系已初步建立,以全球4%的濕地,滿足了世界1/5人口對濕地生産、生活、生態和文化等多種需求。

“每年監測都有新發現”

鳥類的增多意味著黃河濕地生態系統狀況的改善

1月10日早上7點,河南鄭州黃河濕地自然保護區中牟站的巡護員姚海峰匆匆吃過早飯,帶著望遠鏡出了門。中牟站在保護區最北端,過去約1小時車程。他要趕在8點去接上一位巡護員的班,保護區內24小時不離人。

下游濕地保護和生態治理是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品質發展的重要方面,鄭州黃河濕地自然保護區位於黃河中下游過渡地段,剛好處在我國三大候鳥遷徙通道的中線通道上。這幾年,在有關部門的保護修復下,黃河灘塗水草魚蝦漸豐,每年10月中旬至翌年4月,都有近百萬隻候鳥在此停歇覓食或越冬。

姚海峰白天的工作,是在保護區內觀測鳥類情況。他隨身帶著個筆電,邊走邊看邊記錄:日期、地點、天氣情況、鳥類名稱、數量、生活環境情況……遇到受傷或者生病的鳥,他要負責把它們帶到救助站去。晚上,他會在監控室裏繼續監測。保護區裏設有遠距離臺式錄影機、夜成像設備等,能看到人不容易看到的地方,一天下來,姚海峰的觀測記錄本裏已經記了好多種鳥,光灰鶴就有五六百隻。

灰鶴是黃河濕地自然保護區內最常見的鳥。除此之外,這裡還有黑鸛、東方白鸛等大約275種國家一級、二級保護鳥類。姚海峰説,近年來,隨著濕地生態環境逐步改善,人類活動減少,保護區內鳥類資源日趨穩定。

作為濕地生態系統的指示動物,鳥的種類、種群多少直接反映了濕地生態的品質。鳥類的增多意味著黃河濕地生態系統狀況的改善。保護區管理中心監測人員趙宗英説:“工作十五年來,每年監測都有新發現。”2020年11月,他看到了國家一級保護鳥類白鶴;2021年11月,又見到了國家一級保護鳥類白枕鶴。“白枕鶴這種鳥,是我上班以來第一次見。當時看到6隻,可能是一個家庭,有大有小,正在河道中間的小島上找吃的。”趙宗英説。

如今,保護區對鳥類的保護措施越來越多,力度越來越大。鄭州黃河濕地自然保護區管理中心副主任王威表示:“去年,我們選取1萬畝生態價值較大的區域實施生態補償措施,退耕還濕,今年計劃再擴大1萬畝。同時,保護區在中牟段實施了鳥類棲息地保護工程,區內專門種了小麥,下雪天怕鳥類找不到食物,還會撒玉米。”

談及黃河濕地的變化,王威感慨頗深:“我是土生土長的鄭州人,2006年保護區管理中心一成立就在這裡工作。過去,黃河濕地區域內人類活動頻繁,開發利用過度,濕地資源退化。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品質發展戰略實施以來,河南省建立退化濕地修複製度,鄭州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對保護區進行清理整治和環境提升,逐步恢復濕地生態功能。”

王威説,他如今最欣慰的是當地群眾的濕地保護意識逐漸增強。“保護區剛成立時,群眾不知道什麼是保護區、什麼是濕地,獵捕野生動物、破壞野生動植物棲息地的情況時有發生。通過這些年的保護宣傳,大家都有了這方面意識。在巡護過程中,群眾看到新的鳥類,經常向我們提供資訊;發現破壞濕地的行為,還主動向我們舉報。”

“海上森林又胖回來了”

我國已成為全球少數紅樹林面積凈增長的國家

福建省漳州市雲霄縣地處漳江出海口,海水鹽度較低,沿海有大片紅樹林濕地,非常適合蚶、蟶、牡蠣養殖。荷中村村民周來元就是一位養殖大戶,他在村子對面承包了200多畝蝦池養殖縊蟶,已有20多年。然而,去年8月,周來元卻把蝦池從這裡撤了出去,和他一起撤走的還有附近的其他養殖戶。

搬出去,是為了保護水生生物賴以生存的紅樹林。紅樹林生態系統是地球上生産力最高的四大海洋生態系統之一,它們不僅是多種水生物和鳥類的理想棲息地,也是二氧化碳等溫室氣體的吸收高手:單位面積碳吸收比其他森林系統高出3%-5%。不過,這種生態系統也很容易被破壞。中國生態學會紅樹林學組執委會秘書長王文卿説,由於處在複雜的海陸交界帶,相比于陸地種樹,海邊種樹要困難得多。“紅樹林處在非常脆弱的環境帶,就像站在懸崖邊上,稍有不慎就有粉身碎骨的危險。”

統計數據顯示,上個世紀50年代,我國沿海地區有5萬公頃左右的紅樹林,但隨著大規模圍海造田、無序養殖、外來物種入侵等,天然紅樹林大面積萎縮。漳州市漳江口紅樹林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擁有我國北回歸線以北連片面積最大的紅樹林,但人為破壞讓這裡的樹林面積最少時僅存26公頃。為了讓這片濕地得以修復,2018年,保護區核心區、緩衝區開始實施養殖池塘退養工作,截至目前,已有560多公頃的養殖池塘被清退。

退養並不是把養殖“一竿子打死”。保護區宣教中心主任黃冠閩表示:“我們希望明確養殖活動對紅樹林濕地的生態影響,引導無序養殖向有序養殖轉變。”

青蟹養殖戶方炎連過去一直覺得:“要想收益高,養殖面積一定是越大越好。”但這麼做的結果卻是産量波動較大,效益提不上去。去年,他在專家的指導下改進了養殖模式,在養殖池塘內種植了一定面積的紅樹植物,養殖面積少了,但青蟹的産量居然增加了不少。

除了規範養殖,當地還開展了紅樹林生境修復、互花米草等入侵物種除治以及種苗培育措施,取得了良好效果。黃冠閩介紹,2021年,漳江口紅樹林的總面積超過274公頃,比2019年測量結果多出了5.6公頃。“海上森林胖回來了,魚、鳥、動物也就回來了。”保護區工作人員已連續多年在漳江口水域近距離拍攝到國家一級保護動物——中華白海豚嬉戲覓食。不僅是漳江口,全國紅樹林面積亦呈增長態勢,我國已成為全球少數紅樹林面積凈增長的國家。

不久前,《福建省紅樹林保護修復專項行動實施方案》明確了守護紅樹林的新目標:到2025年,營造紅樹林10125畝,修復現有紅樹林8250畝。“雙碳”目標的推出,也給紅樹林保護帶來新的機遇。2021年,福建省廈門産權交易中心成立全國首個海洋碳匯交易服務平臺,並完成了2000噸紅樹林修復項目海洋碳匯交易。過去,當地群眾砍伐紅樹林當柴燒,將變成保護紅樹林“賣空氣”。

“人養田,田養人”

最佳的合理利用濕地資源,就是對濕地最大的保護

清晨,太陽出來了。貴州省從江縣加榜鄉加車村黨支部副書記王小樓起了個大早,站在自家民宿的觀景臺上向外張望:山裏起了雲霧,灌滿水的梯田在陽光的照耀下,如一面面鏡子閃閃發光。田間的吊腳樓、風雨橋,在白色的霧氣裏若隱若現。店裏有喜歡攝影的遊客,已經背著相機出了門,趕著去記錄這如畫的美景。

“梯田雲上來”“九山半水半分田”,用來形容這裡再合適不過。加榜鄉地處月亮山深山區,居民基本都是苗族。這裡的稻田依山而開,隨山勢地形的變化,大小形態不一,統稱為加榜梯田,總面積近1萬畝。不久前,這裡剛剛通過國家驗收,成為國家濕地公園。

與其他自然濕地不同,加榜梯田濕地屬於人工濕地,是千百年來一代又一代苗人用雙手開鑿而成。以前,因為貧困,村裏的年輕人大多外出務工,梯田撂荒嚴重。2019年,《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月亮山梯田保護條例》發佈,正式對月亮山地區世代傳承並具有重要保護價值的集中連片梯田以及與梯田生産技術系統、生態系統等相關的灌溉設施、水源涵養林、村寨和原生態文化景觀予以保護,促進梯田永續利用。本著保護利用的原則,加榜鄉挖掘傳統文化,發展起生態農耕和生態旅遊觀光,走農旅融合發展之路,不僅讓梯田得以修復,也增加了村民收入。王小樓也從廣州回到村裏,把自家吊腳樓改造成民宿,現在月收入能保持在3萬元左右。

濕地國際中國辦事處主任陳克林表示,最佳的合理利用濕地資源,就是對濕地的最大保護。什麼叫合理利用?最根本的一條就是濕地的生態特徵不能發生變化,也就是在濕地的生態因子沒有發生變化的前提下,人類盡可能地利用濕地資源。

在加榜鄉,也有一句俗語:“人養田,田養人。”加榜鄉人大主席鄒學慶表示,加榜鄉的苗族人至今一直沿用古老傳統的耕作方式,是全國傳統農耕文化保存最為完整的農業基地。早在2010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在中國調研考證時就選定加榜鄉作為稻、魚、鴨農業複合系統工程基地。加榜梯田採用優質稻和香糯種植以及“稻魚鴨”綜合種養模式,田裏種稻子,插秧入田的同時放入魚苗,待糯禾秧苗返青,魚苗長到兩三指,就放入鴨苗。魚和鴨會把稻田裏的蟲子吃掉,讓糯稻健康成長。稻子又為魚鴨提供了一個棲息地,三者形成一個平衡的小系統。

“濕地貴在原生態,原生態是旅遊的資本。”如今,這裡不僅是國際生態農耕示範點,也是山地旅遊目的地。每年插秧季節,都會有許多遊客慕名前來。王小樓説,他每年都會帶遊客到梯田裏體驗農耕、抓魚等活動,讓大家感受苗家的傳統,也感受梯田存在的意義。

中國網官方微信
中國國情
網站無障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