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有戲有料有道" 看待網路文學的四個維度

發佈時間:2021-10-20 06:53:53  |  來源:光明日報  |  作者:李安  |  責任編輯:呂依依
分享到:
20K

當下,網路文學創作與批評可以説呈現比翼齊飛的景觀。有學者指出,網路文學已經形成了三股批評力量,即學院派批評、傳媒批評和線上批評。筆者認為,來自産業經濟領域的“産經評論”可以視為第四股批評力量。這一評論維度的産生,是基於網路文學在泛文娛産業領域的重大貢獻和優質網文IP的跨界賦能與聯動改編。網路文學不僅在垂直領域自成一家,而且已成為泛文娛領域創作的重要生産資料。

網路文學不僅僅是文學。作為當代重要的文藝景觀之一,網路文學以虛擬性、互動性和跨界衍生能力,一直游離于文學內外。中國古典文論、西方文論等經典理論話語顯然很難對網路文學進行令人滿意的解讀和評價。有沒有可能在文學之外,找到一些新的方法對網路文學作出評估?實際上,無論是哪一個維度的評論,都離不開網路文學用戶這一身份和作品價值這一維度。我擬從“有趣、有戲、有料、有道”四個價值維度談談網路文學的批評標準,試圖建構一個相對粗略,但也許更簡單、更有效的評價體系。

“有趣”也即網路文學的閱讀價值。這是網文基本的創作要求和基礎價值。在價值觀正確的前提下,做到“好看”“有趣”,網文作品基本就能登堂入室。怎樣才能算“有趣”?我想不外乎是在人物設置、情節編制、語言生動等方面為讀者提供了愉悅和滿足。用戶點擊、流量及互動評論是對一部網文作品是否“有趣”的最直接評價。“有趣”的網文以爽感滿足了一定受眾的休閒慾望,這是網路文學大家族繁榮的基礎。

“有戲”指的是網路文學的IP價值。在“有趣”的前提下,如果能做到“有戲”,這就是常規意義上的IP了。IP價值指的是網文除線上閱讀、有聲作品和線下出版外,在影視動漫、遊戲改編、周邊開發等關聯和衍生産業鏈上的價值潛力。這一價值是建立在網文的類型故事和故事的類型融合創新基礎上的,依託大數據並最終依賴行業判斷也就是産經價值評估。一般來説,網文在“有趣”的基礎上,在積累了大量粉絲的前提下,如果在主題表達、人物塑造、故事結構、類型創新等方面有所突破,即在跨文本生産上改編具備潛在的改編和演繹空間,即具備了通常意義上的IP價值。好的IP是多聲部敘事的寶藏。美國劇作家羅伯特·麥基説過,一個美妙的故事猶如一部交響樂,結構、背景、人物、類型和思想融合為一個天衣無縫的統一體。要想找到它們的和諧點,作家必須研究故事的諸要素,把它們當成一管弦樂隊的各種樂器——先分別練習,然後再整體合奏。而成功的IP打造和運營更是個複雜的綜合系統。“有戲”的網文,在人物關係營造和劇情衝突設計上匠心獨運。

“有料”指的是網路文學的認識價值,是比“有戲”更高層級的價值。網路文學以超大規模和龐雜的內容,在歷史講述、現實反映、時代記錄、社會關切、未來想像的諸多方面起著不可替代的作用。“有料”不僅僅是指網路文學可以作為泛文娛産業的改編資料和再生産材料,更在於優秀網路文學可以有利於凝聚人心、助力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建設,並通過“出海”承載中華文化走出去的跨文化傳播使命。

“有道”指的是網文的藝術價值或審美價值,這是網文的最高價值,也就是經典價值。18世紀英國批評家薩繆爾·約翰遜説過:“莎士比亞的劇作,按照嚴格的意義和文學批評的範疇來説,既不是悲劇,也不是喜劇,而是一種特殊類型的創作;它表現普通人性的真實狀態,既有善,也有惡,亦喜亦悲,而且錯綜複雜,變化無窮。”與莎士比亞劇作藝術高度比肩的,如《紅樓夢》《戰爭與和平》《悲慘世界》等世界文學名著,具有超越“時代、種族、環境”的能量。好的網路文學作品是類型文的尺規套不住的,作家寫作的意義和價值也超越了類型文的範疇,這樣的作品未必是商業成績最好的,卻是最有經典性指向的。

儘管學者對網路文學元年到底是哪一年存在爭議,但網路文學的創作都將是“年輕態”並且長期處於發展之中,而網路文學的理論研究和鑒賞批評也必然需要不斷引進新方法、新觀念。唯有如此,網路文學才能在經典化的大道上跨界發展,成為文化強國建設和文化輸出的重要原動力。

(作者:李安,係中國傳媒大學網際網路資訊研究院專任研究員)

中國網官方微信
中國國情
網站無障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