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進老年友好型社會 老年教育能否"為霞滿天"

發佈時間:2021-10-19 07:05:27  |  來源:光明日報  |  作者:馬麗華  |  責任編輯:呂依依
分享到:
20K

第七次人口普查數據顯示,我國60歲及以上人口比重為18.7%,65歲及以上人口比重為13.5%(其中,12個省份65歲及以上老年人口比重超過14%)。隨著老齡人口比重增加,2021年10月13日,在中國傳統節日重陽節來臨之際,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對老齡工作作出重要指示,代表黨中央祝全國老年人健康長壽、生活幸福。習近平指出,各級黨委和政府要高度重視並切實做好老齡工作,貫徹落實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國家戰略,把積極老齡觀、健康老齡化理念融入經濟社會發展全過程,加大制度創新、政策供給、財政投入力度,健全完善老齡工作體系,強化基層力量配備,加快健全社會保障體系、養老服務體系、健康支撐體系。

為了滿足新時代背景下老年人日益增長和日趨多元的學習需求,老年教育成為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回首我國老年教育隨著時代的嬗變過程,從無到有再到慢慢壯大,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就,如確立了以人為本的發展理念、推進了政府主導的運作機制、實施了實驗先行的推進策略、形成了多元發展的辦學模式,並呈現出良好的理論研究態勢,但因缺乏根據老年人口結構變動趨勢和個體學習需求的動態發展對現有老年教育進行系統性調適,在新的人口急劇變化面前,我國老年教育面臨的發展不平衡、不充分等諸多問題被充分暴露出來。例如近年來,“入學難”“一座難求”成了老年大學的普遍現象,老年教育資源分配差異大問題、老年教育推進社會治理問題、老年社會參與力不足問題、老年學習團隊建設問題、培育長者風範問題等也日漸顯著地橫亙在老年教育發展的進程中。全面與及時把握新時代老齡化發展的背景下老年教育的新走向,對於有效應對國家老齡人口趨勢變化、社會經濟發展及滿足老年群體學習需求至關重要。

為了更好保障老年人受教育權利,滿足老年人多元學習需求,提升老年人生活品質,彰顯老年人的生命價值,促進社會和諧,筆者提出以下三點建議。一是在老年教育的主要內容上增強“賦能賦值”,通過健康賦能、參與賦能、數字賦能,賦予老年人生活和生存能力,提高老年人生命品質,營造老年友好型社會的氛圍,提升老年人的幸福感和獲得感。二是在應對策略上注重“互通互學”,通過多世代學習、共同體學習、混溶式學習使所有的學習者在輸入與共用的過程中實現自我接納和自我發展。三是在發展路徑上達成“共建共用”,通過鼓勵社會力量參與、推進醫養教一體化、支援高校提供平臺,跳出以政府為主、社會力量參與為輔的思維定式,引入市場機制,增添老年教育新的活力。

老年教育主要內容:賦能賦值

第一,健康賦能。黨的十九大以來,“健康中國戰略”更加深入人心,國家倡導提供全方位全週期健康服務。建議在《健康中國行動(2019-2030)》提出的“堅持預防為主、防治結合”的“大健康教育”指導思想下,老年教育機構與衛生部門及紅十字會、志願者協會等密切合作,將身心健康教育與老年人的各種學習活動有效融合,“普及健康知識、參與健康行動、提供健康服務”,提升老年群體自身的健康管理能力和健康識別度。

第二,參與賦能。隨著我國人口老齡化的深入,老年群體的社會參與將對社會的可持續發展産生深遠影響。為減少人口年齡結構轉變給社會生活的其他領域帶來的不穩定影響,有效發揮人口紅利的正面效應,削弱人口老齡化潛在的負面效應,建議在老年教育機構開展包括再就業、志願者服務、社會活動、家庭照料等相關教育內容,充分發揮老年人的智慧優勢、經驗優勢和技能優勢。通過老年教育提升低齡老年社會參與力,減緩勞動力供給下降的趨勢,彰顯長者風範,發揮老年人力特質,使老年群體成為社會建設和老年友好型社會構建的實質性主體。

第三,數字賦能。網際網路為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帶來了新型挑戰和機遇。中國老年人口的變化促進使用網際網路的老年人人數在不斷增加,但仍然存在老年人數字生活能力和數字學習能力不足等問題。《中國網際網路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截至2020年3月,60歲及以上網民佔比僅為6.7%。一部分老年人不會掃健康碼,不知道如何操作滴滴打車,不僅不能感受網際網路帶來的便捷,還被人工智慧時代這堵無形的墻隔絕於時代之外。2020年11月24日,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於切實解決老年人運用智慧技術困難的實施方案》。建議通過老年教育,提高老年人的資訊化素養,保障在運用智慧技術方面遇到困難的老年人的基本需求,緩解數字技術學習意願與“數字反哺”之間的矛盾,使老年人享受數字紅利,彌合“銀色數字鴻溝”。

老年教育應對策略:互通互學

第一,多世代共學。隨著“三孩政策”的實施和“長壽社會”的到來,加強多世代間的共學和互學,可幫助老年人解決親子關係和隔代教養的現實難題。特別是隨著媒介技術的發展,文化傳承模式在悄然發生著“反哺”,親子、隔代之間的數字生活技能的互動與情感支援有利於促進多世代共學和代際關係的良性發展,進而實現親子之間、隔代之間乃至多世代之間多層面、多維度的互通互學。

第二,共同體學習。老年人基於共同的學習興趣,自發形成的“學習共同體”是構建學習型社會的基石。雖然各種不同類型和形式的老年學習共同體及學習團隊正在不斷涌現,如老年人學習團隊、老年人學習共同體等,但老年學習共同體仍面臨負責人專業性有待提高、參與者的異質性和學習者的特性帶來的團隊凝聚力較弱等問題。建議通過發展老年人自發組建、自我管理、守望相助的“富有內生性成長力”學習共同體,提倡以學習者為主體,增強同伴之間的情感交流和精神陪伴。老年人通過“共做主、互為師”的老年學習共同體,可再度走入社會,發揮老年個體的主體性,在學習的過程中達至自我發展。

第三,混融式學習。在資訊化和智慧化發展的背景下,建議優化老年人的技術使用環境,開發適合老年人線上學習需求的數字化學習資源,開展對現有老年教育課程的數字化改造,運用資訊化和智慧化手段,加強優質老年學習資源對農村、邊遠、貧困、民族地區的輻射。以人工智慧、資訊技術、數據挖掘為基礎,構建“線上+線下”交互混融式的老年教育課程體系,使每位學習者都能獲得“一人一課表”式的、個性化且連續性的泛在學習環境。

老年教育發展路徑:共建共用

第一,鼓勵社會力量參與。老年教育的推進方式是多維度、上下互動的,不可能僅靠老年教育的“單打獨鬥”來面對人口老齡化的挑戰。建議建立權威的常態統籌機構,發展老年教育聯盟,形成部門間的聯動與合力。推動社會辦學,允許社會力量、民間資本參與老年教育,並給予政策支援,形成系統整合、協同創新狀態。通過老年教育與多方合作的整體治理,將老年群體從治理的客體變為重要的治理主體之一。

第二,推進醫養教一體化。無論基於大健康的理念還是中國住養老人的現實境況,“醫養教結合”都可作為老年教育轉型中政策制定的核心內容,同時也是一個亟待深入研究的課題。建議整合“醫養教”功能,鼓勵在養老院、老年公寓等養老服務機構中設立老年學習場所,使以社區為基地的“樂齡學堂”“樂齡文化活動中心”成為服務老年教育需求的基礎單元。統籌解決老年教育和養老的現實問題,將“醫養教”整合功能定位於“社會服務”,與養老保障結合,增強對住養老人、殘疾老人、獨居老人、空巢老人、超高齡老人等弱勢老年群體的支援。

第三,鼓勵高校提供平臺。在發展終身教育和營造終身學習文化中發展老年教育,特別是切實執行國家《老年人權益保障法》第七十條所規定的“國家發展老年教育,納入終身教育體系,各級政府要加強領導、統一規劃、加大投入”。建議教育行政部門支援普通高校、成人高校、職業院校開辦老年教育,並鼓勵開展老年教育的理論研究、增加為老服務專業與課程、培養相關人才,如在農村地區發揮縣級職業教育中心校的輻射和重要載體作用,有針對性地開展農村科技教育、法制教育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教育等。目前,整體來看,高校對老年教育的認識還不充分,高校附屬老年大學缺乏辦學合法性、定位模糊、課程品質提升和師資建設動力不足。為此,加深高校對老年教育服務功能的認知,建立有效治理機制,改善高校對老年教育的供給品質,不僅有利於高校新時代四大功能中社會服務功能的實現,也有利於高校構建服務全民終身學習的現代教育體系。

面對“銀色浪潮”的來臨,發展老年教育是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實現教育現代化、建設學習型社會的重要舉措。我們理應通過老年教育政策支援和智慧支援,幫助所有老年人能夠參與到有組織、有目的、有體系的學習中,讓每位老年人都能通過更豐富的學習機會、更便捷的學習方式、更多樣的學習渠道成為自主學習者,能“老有所學”且“老有所為”,推進老齡化社會治理,實現“莫道桑榆晚,為霞尚滿天”的美好藍圖。

(作者:馬麗華,係華東師範大學副研究員,上海終身教育研究院兼職研究員)

中國網官方微信
中國國情
網站無障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