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眾休閒到線上圍觀 更多90後喜歡釣魚

發佈時間:2021-10-19 07:05:27  |  來源:中國青年報  |  作者:孟佩佩  |  責任編輯:呂依依
分享到:
20K

“釣魚比舉重還有趣。”東京奧運會舉重冠軍石智勇接受採訪時提到,他場下最大的愛好是釣魚。隨後中國釣王鄧剛喊話當時遠在日本的石智勇:“回國後,一起釣魚。”一位是90後奧運冠軍,另一位是50歲的釣魚圈網紅大叔,看似跨界的對話,恰恰印證了垂釣這項曾被認為是中老年人專屬的運動,已經破圈走進了90後的生活。

據天貓披露的消費洞察數據,有200萬95後每年購買垂釣産品。僅在今年“6·18”期間,天貓平臺垂釣用具消費人數就超過30萬。

調查發現,在一個由2000成員組成的QQ釣魚群中,90後就有1004人。釣魚這項需要耐心的慢運動,和活潑的年輕人碰撞出了火花,並變得“潮”起來,90後也正在用自己的話語重新定義釣魚文化。

“釣上幾條小魚,我的世界被治愈了”

“釣魚讓我覺得興奮,在三四個小時的垂釣中,每一次魚上鉤都是一份驚喜。”一年前和朋友去露營時接觸到釣魚,26歲的周楊便喜歡上了這項活動,“基本上一個月會去一兩次。釣魚不同於玩遊戲或其他娛樂休閒活動,我喜歡釣魚時收放自如的狀態,等待魚上鉤時我可以看看周邊的風景,當魚鉤一沉,開始上魚時就會緊張興奮。如果能遇到連竿,那就更有成就感了。”去年,周楊曾連續釣到了十來條魚,現在回想起來還是很激動。連竿是指每一次提起魚竿都有魚,除了技術要過關,也需要一定的運氣,如果“釣一整天卻沒有收穫”,則被稱為“空軍”。

在18歲的金斜暉看來,“空軍”很正常,他更喜歡用“躺平”的心態去釣魚。“釣不到魚的情況經常發生,逐漸也就習慣了,我更喜歡看風景,喜歡釣魚時的清靜。”金斜暉剛剛高中畢業,“高中時一個月有兩天假期,我基本不玩手機、不打遊戲,最喜歡的就是去釣魚。”

除了緩解學習壓力,釣魚還讓金斜暉的心態發生了不小的變化,“我之前很浮躁,高二開始接觸釣魚後,學會了沉下心,對聽課、刷題有很大幫助。”在金斜暉的影響下,他的一些同學也對釣魚産生了興趣,“一開始他們只是跟著我去看釣魚,後來慢慢地開始自己釣魚,我能明顯感覺到他們在釣魚之後變得更加有耐心,沉穩了”。

為什麼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喜歡釣魚?這個問題在知乎平臺上引發了百餘位網友討論。多數網友認為,釣魚是一項可以有效平衡“刺激”和“悠閒”的運動。也有網友總結説,因為永遠不知道下一桿是什麼魚,上魚的過程能夠帶來掌控感和滿足感,如果能夠針對目標魚種調整對應的釣法最終獲釣,還會帶來額外的滿足感,而且在戶外也能享受自然風景,特別放鬆解壓。

休閒垂釣市場版圖向90後展開

當垂釣不再是中老年人的專屬活動,崇尚新潮的90後為專業垂釣添加了“休閒”“社交”的關鍵詞。

尼爾森數據顯示,2020年中國休閒漁業規模突破1100億元。根據天貓披露的數據,有200萬95後每年購買垂釣産品。僅在今年“6·18”期間,天貓平臺垂釣用具消費者人數就超30萬人。其中,Z世代和小鎮青年更願意為釣魚裝備“剁手”,Z世代線上買釣魚裝備的消費金額增長最快。

“作為一名娛樂型玩家,我買裝備都是量力而行,魚竿和漁輪之類的會在預算範圍內購買品質有保證的大牌,但是魚餌、魚線這類消耗品方面,一般優先考慮性價比。”23歲的譚家余在大三的時候接觸釣魚,之後每逢週末都會約朋友一起野釣,接觸釣魚兩年,花費在3000元左右。

許蓓是一位從事漁具售賣8年的網店老闆。她告訴中青報·中青網記者,隨著短視頻平臺直播帶貨的興起,垂釣行業競爭越來越激烈了。“垂釣也是一項容易上癮的活動,入門門檻低,小時候用一根竹竿將鐵絲彎成魚鉤串上蚯蚓,就可以在河邊釣魚了。現在的年輕人,對於漁具和周邊産品的選擇越來越多,從幾百幾千元到上萬元不等。”據她的店舖數據,18-30歲的年輕消費者就有近30%,他們普遍追求高性價比的産品。

不過,去哪釣魚,成了不同地域的年輕人不得不面對的新問題。譚家余生活在江南水鄉,周邊水域多,每週末一次的野釣是很平常的事情,但生活在北京的周楊卻很難找到能夠野釣的地方,每次去郊區水庫或“黑坑”都需要支付一筆不小的費用。

所謂“黑坑”,是釣魚愛好者對商業性質魚塘的稱謂。“黑坑”中魚的種類和大小都可以人為控制,魚頭密度遠遠高於自然水域,一般需要幾百元甚至上千元的入場費。

“去水庫或者‘黑坑’這部分屬於流動性開支,大概每次花費200-300元不等,這個花費都是為了獲得更好的釣魚體驗,但是不會去很貴的‘黑坑’。”周楊説。

“我目前這套裝備大概3000元左右,可以用很長時間,沒有其他額外花費”。周揚認為,相較于斥鉅資購置裝備的中老年釣友,他更願意把精力放在練技術上,在消費方面也較理性。

在某電商網站搜索“釣魚”能看到,從商家推出的一站式配齊的“新手釣魚套裝組合”,再到釣魚傘、折疊釣椅、便捷魚竿包等輔助裝備,都是熱銷産品,甚至還應運而生了各種“懶人神器”,比如釣魚洗手器、探魚器、自動上餌器等高科技的釣魚“神裝”。

儘管90後年輕釣魚愛好者對魚竿、魚線、魚鉤等基礎釣魚裝備的選購相對理性,但他們也有自己的消費主張。某家經營“釣魚周邊”的網店老闆告訴中青報·中青網記者,釣魚除了基礎裝備,還有魚護、魚桶、抄網、夜釣燈等非必需品,尤其是具有科技感的釣魚神器,備受年輕垂釣者追捧。“我很樂意去嘗試這些科技感的裝備,既能滿足我嘗鮮的好奇心,也能提高釣魚效率。”一位購買過探魚器的消費者説。

“釣魚氛圍組”的圍觀者

除了要付出資金和精力,釣魚也需要花費時間做大量的前期準備工作,對於工作繁忙的垂釣新青年,這些都是不得不面對的問題。

29歲的潘攀高中時期在農家樂玩時接觸到了釣魚,之後在美國留學期間每週末他都會跟隨漁船出海垂釣。如今潘攀回到北京工作,釣魚愛好也被擱置起來,“平時工作太忙,如果有可以租借漁具、準備好餌料和其他設施的漁場,我很願意再次去嘗試釣魚”。

像潘攀這樣喜歡釣魚,但是因為各種現實條件受阻的人有很多。在北京的通惠河邊,釣魚者旁邊往往還會有一群圍觀的人。每逢週末,胡羽就會來岸邊看一會兒別人釣魚,“之前陪朋友一起釣魚,覺得很有意思,但是了解到要做大量的前期準備就放棄了,來岸邊看看別人釣魚,或者網上看直播,也很解壓”。

即使沒有線上下參與釣魚,年輕人也有“一百種”圍觀釣魚的新方式。從《動物森友會》到《摩爾莊園》,頻頻衝上熱搜的是年輕人在遊戲裏迷上了釣魚。在短視頻平臺,圍觀釣魚的年輕人也不在少數。今年1月5日發佈的《2020抖音數據報告》中提到,釣魚是抖音用戶最愛看的休閒運動之一,與釣魚相關視頻獲讚超過8億次。

各類釣魚短視頻和直播的內容,已經從釣友們的日常釣魚活動升級到釣魚PK賽、競選釣魚天王等,主播們拼出花樣、各有各的玩法。

某平臺的釣魚主播李念恩,給自己的定位是“釣魚雞湯”主播。作為一名女釣手,她的視頻內容大都圍著由釣魚聯想到的生活感悟、與男釣手的PK賽等偏向於女性用戶的內容。“大家傳統觀念會認為女生和釣魚完全不沾邊,但是年輕的女釣手有很多”,在她看來,女生在細心、耐心方面有很大的優勢。目前李念恩擁有一萬多粉絲,也簽約了某網路公司。

被網友稱為“魚圈頂流”的職業釣手鄧剛,因為釣魚技術精湛,兩個月的時間內僅憑十幾條釣魚視頻就獲得了兩千萬粉絲,類似的還有795萬粉絲的劉志強、135萬粉絲的女釣手李夢瑤,等等。

一場普通的釣魚直播會有幾十萬人同時觀看,“雖然看別人釣魚時大部分時間都是靜止的,但是我很期待看一看他們下一秒能釣到什麼,這種未知很吸引我”,胡羽説。

(文中周楊、金斜暉、潘攀、胡羽為化名。)

中青報·中青網見習記者 許子威 記者 孟佩佩 來源:中國青年報

中國網官方微信
中國國情
網站無障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