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旋律影視劇憑實力“接力出圈”做對了什麼

發佈時間:2021-10-15 07:50:50  |  來源:新華每日電訊  |  作者:王若辰  |  責任編輯:呂依依
分享到:
20K

主旋律影視劇憑實力“接力出圈”,做對了什麼?

今年,多部品質上乘、口碑爆棚的主旋律影視劇接連上演。年初,《山海情》《覺醒年代》驚艷開鑼;前段時間,《掃黑風暴》閃亮登場;當下,又有《功勳》《長津湖》接棒扛鼎。儘管今年還沒過完,但有這幾部作品,足以讓很多人記得:2021年是主旋律影視劇頻頻“出圈”的重要一年,也是接地氣、塑“真人”的主旋律影視劇新範式日益成熟的一年。

就拿豆瓣評分高達9.1分的熱播劇《功勳》來説。這部劇圍繞李延年、于敏、張富清等8位黨和國家功勳人物的生平事跡展開,取自現實、緊湊生動的劇情,反映了功勳人物及其同事和家屬為國奉獻、不計得失的精神,看哭了很多網友,多位演員精湛的表演還被網友稱為“演技天花板”。

在該劇創作過程中,總導演鄭曉龍主張塑造“讓人踏踏實實記得住的人物”,用人物的行為和人格、情感和故事去打動人,而不靠“口號式表達”去激勵人。要做到這一點,需要創作團隊在挖掘、還原和塑造方面下苦功。

《功勳》獲讚,離不開創作團隊研讀資料、拜訪功勳人物的家人、採訪其同事和學生,一點一滴構築起深藏功名甚至已不在人世的功勳人物的形象,比如“總戴一副圓圓的眼鏡,頭髮雜亂無章地‘團’在腦袋頂上,心思不多但裝滿了科學理論”的“中國氫彈之父”于敏;

演員研究、模倣功勳人物的神態、動作、習慣,同樣可圈可點,比如扮演者周迅學著諾獎得主屠呦呦“走路步伐很大,駝背,書包在手腕上挎著不背著”;

此外,劇組考究細節,對“穿幫”零容忍,1:1製作包括導彈在內的模型,盡可能真實還原場景,也讓《功勳》廣受好評,比如為房子糊上黃泥,用高壓水槍去除建築光潔的表面、露出斑駁的雜草,製作煙熏火烤、水漬等痕跡,再現出連續當選13屆全國人大代表申紀蘭20世紀50年代初所生活的西溝村。

藝術源於生活又高於生活,藝術創作不能脫開“真實”的底色。主旋律影視劇是對時代精神的反映和謳歌,是在保留一種“家國記憶”,唯有用真實的、歷史的、辯證的視角看待和展現人和事,忠實準確地反映出人民和時代的面貌,才算“不辜負”。近幾年,如此氣質的主旋律影視劇漸漸多起來,對於整個影視劇創作和市場環境,無疑都有凈化和優化作用。

一段時間以來,影視劇供給端出現了部分劇情浮誇、人物懸浮、創作態度浮躁的作品,帶歪了觀眾的胃口,實際上也無法滿足觀眾的胃口。腹黑宮鬥、仙俠虐戀、婆媳大戰等偏離現實甚至劇情“不狗血不成活”的影視劇令人倒胃口,披著“職場劇”“校園劇”“諜戰劇”外衣卻只關心談情説愛,“程式化”“套路化”的創作也難以贏得觀眾的心。

創作態度浮躁,還包括不遵守“創作”的邏輯,而奉行“創收”的法則。穿越劇、盜墓劇、漫改劇……見一處開花,就緊跟著一哄而上,從劇本、演員到後期宣傳全都套路化,説是“創作”,卻沒多少自己的創造;衝著“收割流量”而來,卻不把觀眾真正視作藝術創作服務的對象。

那麼,那些廣受喜愛的主旋律影視劇,做對了什麼?《覺醒年代》導演張永新説:“我們堅持塑造飽滿的角色與鮮活的人物。具有煙火氣的細節,讓劇中人不再高高在上,而是可敬可愛,能夠引發觀眾的高度共情,進而産生共鳴。”

從大眾戲謔的“抗日神劇”到交口稱讚的“家國神作”,近期征服了觀眾的主旋律影視劇,不打“官腔”、不釋放“偽激情”,將一些家喻戶曉的名字還原為普通人,反而在觀眾中起到了成風化人的作用,讓更多人愛上功勳、理解歷史、認知當下和未來。

接地氣、親近觀眾的主旋律影視劇,也不再靠題材優勢“護著”才佔據“首頁推薦”“黃金時段”,而靠劇情、靠人物贏得口碑,一傳十、十傳百,引得廣大觀眾競相追劇。這對繁榮主旋律影視劇市場也大有裨益,是創作者與觀眾的雙贏。

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深入人心,向上向善的社會風氣潤物無聲,整個社會的“主旋律”和“主旋律影視劇”本身就合轍押韻。對劣跡藝人的自覺抵制,奉科學家、大國工匠、閃光的普通人為“這才是我們應該追的星”……好的影視作品與觀眾,也在互相塑造、互相滋養。

中國網官方微信
中國國情
網站無障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