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付難、看病難 誰幫老人邁過“數字鴻溝”?

發佈時間:2020-09-21 08:09:21  |  來源:人民日報海外版  |  作者:康 樸  |  責任編輯:呂依依
分享到:
20K

支付難、看病難、孤獨感加劇——

誰幫老人邁過“數字鴻溝”?

掃碼點餐、線上掛號、網購車票、網約車出行……移動網際網路時代,生活越來越便捷的同時,不收現金、打不著車、沒有健康碼無法乘坐公交車的尷尬場景時有發生。而常常感受到這種尷尬的,恰恰是最需要社會提供便利的那群人:老年人。

新技術層出不窮,智慧化、數字化讓社會運轉更加高效,卻也給眾多老年人帶來一道難以逾越的“數字鴻溝”。老年人如何適應,誰來幫助老年人,這是擺在社會面前的一道必解的題。

不會智慧手機難處多

“下回再買票的時候,讓我看著點,你教教我。”

這句話,小周已數不清聽了多少回,可他總是“左耳朵進右耳朵出”,一到操作的時候就拋諸腦後。小周告訴記者,退了休的母親想學著從手機上買票。他知道母親並不是怕麻煩自己,動動手指頭的事而已,更重要的是對手機網路帶來的種種便利感到新奇,她想跟上年輕人的步伐,不想被時代拋棄。

其實小周也不是沒教過,只是母親學得慢、忘得快,輸入車站、選擇日期、查詢車次、選座、支付,自己一分鐘就能搞定的操作,要教上好幾遍,母親總能蹦出各種各樣的問題,怎麼退回上一步、在哪重選日期……他以為界面清晰、操作簡便,可是在年老眼花的母親那裏,每一步都充滿障礙。

當手機軟體成為主要的購票渠道、紙質車票逐步取消時,對老年人而言,這意味著一個近乎全新的時代悄然到來:不僅是網購車票,非現金支付、掃碼點餐、線上掛號、網約車出行……移動網際網路時代,離了智慧手機,幾乎是寸步難行。

這種無奈,在老人扎堆的醫院更是常見:“來了才知道,看病還得預約,一大早趕公交車過來,連個號都挂不上。”山東省青島市中心醫院大廳,魏先生老兩口一臉茫然。“老伴兒腸胃不好,早上過來想找個專家給看看,一問才知道,專家號早就約滿了。”魏先生説。醫院工作人員告訴記者,病人可以通過現場自助機器、電話、微信或“慧醫”APP預約掛號,如果沒有預約,普通號也未必能挂得上。

這種情況並非只發生在青島。在山東濟南,市民李大娘到市口腔醫院就診,但因為用的不是智慧手機,導致沒法掛號;今年起,天津多家醫院的主任號、副主任號必須預約……

在這些醫院大廳裏,大多都會在醒目位置張貼手機預約就醫的方式,下載APP或關注相關微信公眾號就能預約,但導診臺的工作人員周圍還是站滿了充滿疑惑的老人,老人們也不停地重復著相似的問題。有預約的老人多是孩子幫忙,其他多是和魏先生兩口子一樣,想著早點兒來醫院排隊掛號。

“對老年人而言,學習能力下降導致使用智慧手機的可能性相對要低,用智慧手機預約掛號有一定困難。而老年人恰恰是醫院的常客。”北京大學社會學系教授陸傑華説。醫療系統越來越先進、智慧,醫院想要減少病患的排隊等候時間,但許多老年人卻並沒有能夠享受到智慧化帶來的福利,反而有時會顯得無所適從。

《中國網際網路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截至2020年3月,我國網民規模達9.04億人,網際網路普及率達64.5%,但60歲及以上網民佔比僅為6.7%。據國家統計局發佈的數據,到2019年底,60周歲及以上人口占比約為18.1%。從這兩項數據推算,有上億老年人沒能及時搭上資訊化快車。

有老人成網際網路“難民”

“與傳統上網方式相比,移動網際網路具有便捷、及時的特點,對生活的影響也更為深巨。移動網際網路的傳播和使用呈現出明顯的代際差異,老年人的普及率要遠低於中青年群體。今天的年輕人是網際網路‘原住民’,而老年人則是網際網路特別是移動網際網路時代的‘移民’,他們需要適應新技術手段。但是由於學習能力、理解能力相對較差,一些無法適應新環境的老年人就成為移動網際網路的‘難民’。”陸傑華表示,吃飯、購票、出行,處處都離不開智慧手機,“不用手機約車幾乎打不到車、用手機支付常常還有優惠而現金支付則沒有,這在某種程度上也是一種不平等。”

無法適應移動網際網路時代的老年人,不僅面臨著諸多不便,而且“數字鴻溝”還把部分老年人的精神世界與中青年群體隔絕開。

下午3點多,北京市朝陽區南三里屯路白家莊小學,門口站滿等待孩子的人群。其中一位老人引起記者的注意:他蹲坐在馬路邊看著來來往往的車輛和行人,小孫子拿著手機站在旁邊,專注地在螢幕上劃來劃去,兩人沉默不語。

“大爺,接上孩子怎麼還不回家?”

“還有一個呢!”

看著旁邊頭也不抬的小孫子,老人家漸漸打開了話匣子,向記者道出自己的無奈。平時做飯、往返學校接送,他跟孫子在一起的時間不少,可説話卻不多。一放學孫子就拿出手機,不知道在鼓搗什麼,兒子也不例外,回家很少和他聊天。“忙碌了一天,本想和孩子們説説話,但他們回來總是對著手機。”

他自己也想學,對小小螢幕下隱藏的巨大世界充滿好奇,可已有些力不從心了,只學會些簡單操作,碰到手機支付、共用單車這類流程稍微複雜一點的,就只能幹瞪眼。

相關人士認為,在移動網際網路社會中,缺乏話語權和學習能力的老人成為了某種意義上的弱勢群體。即使在家庭中,也隱約有被邊緣化的危險。陸傑華指出,移動網際網路的發達在一定程度上導致社會交往模式發生改變,面對面交往頻率減少,這會對老年人精神上帶來一些負面影響。

兒女常勸67歲的汪月梅,天熱的時候別總往菜場跑,手機下單就行了。可她卻説:“有時候真挺孤獨,出門逛逛超市和菜場、排排隊也是一種消遣,有時候碰上老熟人,一起聊聊天,其實挺好啊!”

即便順利搭上移動網際網路時代快車,空余時間多、辨識能力弱、網路安全知識不足的老年人也容易成為網際網路詐騙對象,尤其對具有獨立經濟能力的老人而言,遭受網際網路詐騙的後果更為嚴重。

多向發力跨越鴻溝

不過,也有很多老年人擁抱智慧手機,在移動網際網路的世界如魚得水。在B站上擁有超37萬粉絲的江敏慈老人、抖音上短短15秒視頻就有260萬點讚與近10萬評論的“時尚奶奶團”,還有更多熟練使用語音聊天、移動支付的老年人在手機屏的“視”界中玩得不亦樂乎。

“爺爺奶奶,我考了100分,老師又表揚我了!”手機螢幕傳來小孫子稚嫩的臉龐和興奮的話語。“好,繼續努力!”盧老漢兩口子開心地笑了。孫子從小跟著他倆生活,感情十分深厚。6歲起,小孫子離開河北平山農村老家,跟著父母到城裏上學了。祖孫之間沒法經常見面,兒子就給家裏裝寬頻,買智慧手機,幫著註冊微信,教著怎麼加好友、發語音、視頻聊天……現在,一到孫子放學,老兩口就拿起手機,等著和孩子連線。

作為“國民級”應用,截至2018年9月,微信55歲至70歲用戶已達到6100萬。“想孩子了,就發個微信,等他有空了就會回我,打電話怕打擾他工作。”年邁的父母正努力跟上年輕人的思維方式和行為習慣,擁抱新的社交方式。

不過,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南京師範大學發展教育心理研究所所長譚頂良表示,除了公共服務給予老年人照顧之外,家庭中的代際支援和“文化反哺”也極為重要。對年輕人來説再簡便的操作,在老年人眼裏或許會是一座高山。要讓父母融入移動網際網路時代,除了買“硬核”産品,更要有足夠的耐心。

近日,浙江杭州一個姑娘,為了教會外婆使用微信,製作了一份“微信”使用説明書。説明書字跡工整,內容詳細,圖文並茂,家裏沒人的時候,外婆也能自己操作。

前兩年,小周也幫著註冊賬號,教母親學會了使用支付寶,母親現在常常只拿個手機和購物袋就出門了。老年人常用的手機軟體,易用性也在不斷提升。如支付寶推出“關懷版”小程式,集合掃碼、付款、繳水電費、掛號問診等老年用戶最常用的功能,字體醒目,使用方便。

早在2016年,北京順義老年大學石園西區分校應學員要求開通手機班,立刻成為最受歡迎的課程,許多老人不辭辛勞專程趕來。從安裝手機應用到掃碼點餐,從網購車票到防網路詐騙,一應俱全,“銀發一族”學得十分著迷。

修電梯也要有樓梯,裝電燈的同時也要備有蠟燭。陸傑華表示,幫助老年人更好適應移動網際網路時代的生活,除了在技術開發中更加注重其需求和習慣外,在公共政策制定和公共服務方面,對無法使用智慧手機的老年人提供多元選擇和替代方案。

記者走訪調查發現,在北京,對老年人常去的一些場所,如超市、醫院等,如沒有智慧手機導致無法掃碼登記健康資訊,可以在工作人員幫助下登記身份證、電話、住址等資訊,如有人同行,還可以請他人代掃碼。

預計到2025年,中國將有約3億60歲以上的老年人。在快速發展的移動網際網路時代,步履蹣跚的老人有“慢”的權利。除了幫助老人融入移動網際網路世界之外,也要接受他們老去的事實,在移動網際網路方式之外,提供可供選擇的方案。

中國網官方微信
中國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