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空如洗不等於空氣優良!看不見的污染要警惕

發佈時間:2020-09-20 08:36:07  |  來源:央視新聞客戶端  |  作者:  |  責任編輯:孟超
分享到:
20K

碧空如洗不等於空氣優良!看不見的污染要警惕

長夏午後,晴空萬里,看著很是通透,但也有可能,一種空氣污染就暗藏其中。在距離地球表面大約20~50千米的高度有一層臭氧,它能吸收太陽光中的大部分紫外線,使地球上的生物免受傷害。但在近地面,臭氧卻是一種污染物,對人體有害。而且近地臭氧不僅是健康殺手,同時還會造成農作物的損失。今年是我國“藍天保衛戰三年行動計劃”收官之年,PM2.5治理在取得明顯效果的同時,臭氧污染正在成為新的環保難題。

夏季午後的湛藍天空,往往是一天之中臭氧濃度最高的時候。在一年之中,臭氧濃度一般從五月份開始增長,七八月份達到最高點,進入秋季後逐步降低。我國設定的臭氧濃度二級標準限值為160微克每立方米。近些年來,全國不少城市都出現了臭氧超標的情況。

“十三五”以來,我國臭氧污染濃度呈現逐年加重的趨勢。今年6月2日,國家生態環境部發佈的《2019中國生態環境狀況公報》中顯示,2019年,全國337個城市中有30%的城市臭氧超標,其中京津冀和長三角區域臭氧污染尤為突出。2019年,全國以臭氧為首要污染物的超標天數佔總超標天數的41.8%,僅次於佔比45%的PM2.5(細顆粒物)。

臭氧具有強氧化性。近地面的臭氧是一種有害氣體,甚至會成為“健康殺手”。如果空氣中的臭氧濃度過高,很容易引起上呼吸道的炎症病變,出現咳嗽、頭疼等症狀,還會對皮膚、眼睛、鼻黏膜産生刺激;另一方面,臭氧濃度過高對生態環境也會造成負面影響。

那麼這些臭氧是怎麼産生的,為什麼我國的臭氧濃度一直在上升?據介紹,氮氧化物以及揮發性有機物(VOCs),是産生臭氧的兩種“原料”,被稱為生成臭氧的前體物。它們在強烈陽光中的紫外線照射下,經過光化學反應,就會産生臭氧。溫度越高、光照時間越長,揮發的量也就越大,反應程度越充分,所以臭氧濃度往往也就更高。

生態環境部環境規劃院副院長 嚴剛:氮氧化物排放是幾方面,一方面是交通源,第二方面是工業源頭,主要是化石能源,包括工業燃料燃燒導致氮氧化物的排放。

中國環境科學研究院首席科學家 柴發合由於汽油消費量的增長,石化工業、化學工業的發展,再加上大量建築塗料的使用,包括道路鋪裝,漆的使用,還有印刷品的印刷等等,這些環節是導致整體VOCs(揮發性有機物)的排放量在增加。前體物濃度的增加,必然會導致後面臭氧生成的數量增加。

VOCs,也就是揮發性有機物,來源十分廣泛,通常來講,包括天然源和人為源。人為源主要是指人類生産生活過程中排放的污染物。城市地區主要包括機動車尾氣排放、油品揮發泄漏、工業企業排放、溶劑使用排放、液化石油氣(LPG)使用、生活日用品等。

近年來,我國不斷加強對VOCs和氮氧化物排放的治理。2018年出臺的《打贏藍天保衛戰三年行動計劃》中特別提出要加強VOCs的整治。今年5月,生態環境部在新聞發佈會上明確指出,我國當前臭氧生成主要是VOCs控制型。今年6月24日,生態環境部印發了《2020年揮發性有機物治理攻堅方案》,要求把夏季VOCs攻堅行動放在重要位置,作為打贏藍天保衛戰的關鍵舉措。

VOCs是生成PM2.5和臭氧的共同前體物。近些年,北京曾出現過臭氧超標的情況,因此對VOCs的排放控制一直以來是北京市大氣污染防治的一個重點領域。這幾年,北京多次開展針對VOCs排放的專項治理行動,其中一項是對移動源排放的控制。

為了進一步精確管控加油站的持續油氣回收系統運作狀況,2017年到2018年,北京市在一些銷售額較大的加油站裝了油氣回收線上監控系統。對加油槍、罐以及其他油氣回收設施24小時進行監控,一旦出現問題很快會報警,縮短設備的帶病運作時間,減少油氣的非正常揮發。

目前,移動源是北京市VOCs排放的主要來源之一,近幾年北京從不同的方面加強移動源的管控。

北京市生態環境局大氣環境處一級主任科員 花菲:從主要的減排措施來看,主要是有兩種,一種是在油品上不斷加強車用燃油的標準;第二種是推動機動車結構的減排。

2013—2019年,北京共報廢轉出老舊機動車200余萬輛;大力推進車輛電動化,累計推廣純電動汽車33.76萬輛。累計退出了3000余家不符合首都功能定位的一般製造業和污染企業,淘汰1.2萬家“散亂污”企業。經初步測算,2019年,北京市人為源VOCs排放量較2015年累計下降48.8%。

除了移動源的排放,VOCs還有很多的排放來源,特別在門類眾多的工業方面。目前,源頭替代逐漸成為一種主要治理方式。在浙江湖州,南潯區由於木業、電機、電梯等行業使用油性漆較多,VOCs治理任務較重。為此,這幾年南潯區逐步改變過去主要靠末端污染治理設施提升的老路子,在這些行業推廣水性漆替代油性漆。在南潯區一個汽車服務公司的鈑噴車間裏,工作人員正在操作間內進行噴漆作業,同時環境部門的人員對車間裏的VOCs含量進行了檢測。

浙江湖州市生態環境局南潯分局大氣環境科副科長 孫芳芳:使用油性漆的時候數據要達到1000多,現在我們測出來只有零點幾,遠遠低於國家標準。

木業行業是南潯區的傳統優勢産業。不過卻長期受到“低、小、散、亂、污”的困擾,因此南潯區下大力氣進行全行業整治。對淋漆、噴塗、熱壓等環節産生的揮發性有機物(VOCs)進行治理。

儘管已經有了頗有成效的治理方式,但由於VOCs具有排放點多而且分散的排放特徵,過去的監管措施和手段不完全適用。同時,中國的工業門類很多,企業管理水準參差不齊,因此我國臭氧污染的監管治理依然面臨著不小的挑戰。

生態環境部環境規劃院副院長 嚴剛:VOCs治理總體在我們國家控制起步是比較晚的,確實複雜,治理難度要更大一些。“十四五”期間在大氣領域來説,協同會成為一個主旋律,無論是控制PM2.5的問題,還是解決臭氧的問題,都需要加強。VOCs和氮氧化物污染的減排,一個是控制指標體現協同,第二控制區域體現協同,第三控制措施體現協同,通過這些協同包括政策協同,以更小社會成本實現更大環境效果。

夏季臭氧污染,已成為打贏藍天保衛戰的重要“攔路虎”,它與秋冬季PM2.5污染一起成為擋在我們面前的“兩座大山”。據介紹,生態環境部組織京津冀及周邊地區、長三角地區、汾渭平原及蘇皖魯豫交界地區的95個城市,開展了夏季臭氧治理攻堅行動。經過各級各部門的共同努力,6—8月份重點區域省市臭氧濃度顯著降低,臭氧超標天數明顯減少,未出現明顯、大範圍區域性臭氧污染過程。而目前啟動的“十四五”大氣污染防治專項規劃編制中,也已經特別針對臭氧的兩項前體物設計了減排目標。一手推動高品質發展,一手更加注重生態建設,全民參與,共同行動,我們的藍天一定會更清新、潔凈。

中國網官方微信
中國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