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證擔保制度,民法典有七項調整

發佈時間:2020-09-19 09:07:17  |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  作者:雷繼平、金杜爭議解決部律師李曉燕  |  責任編輯:王靜
分享到:
20K

  圖片來源:百度圖片

雷律師、李律師:

我很關注民法典中關於保證擔保制度的規定,請您解釋一下,較之民法典頒布前,相關規定有哪些不同?

陜西讀者 汪可盼

汪可盼讀者:

此次民法典立法,在體系上,將保證合同作為典型合同之一種,納入合同編進行規制。在具體規定上,對現行法的相關具體制度作了重大修改,進一步完善了保證擔保制度,值得關注。

以下是筆者對民法典保證擔保制度的七項重要調整及其影響的梳理。

不認可意定獨立擔保條款的效力

擔保法第5條規定,當事人可以就擔保合同的從屬性作出約定,但由於從屬性是擔保合同的基本特性,實踐中對於應否允許當事人約定排除産生了較大的爭議。物權法第172條規定,法律可對擔保合同(擔保物權)的從屬性另行規定,否定了當事人約定排除的效力,但保證合同效力獨立約定的效力仍存在爭議。

此前,最高法院九民會紀要第54條,已明確否定了獨立保函之外當事人之間關於排除保證從屬性約定的效力。

民法典第388條第1款、第682條第1款統一表述,從法律層面明確否定了當事人關於排除擔保效力從屬性約定的效力,長久以來對意定獨立擔保條款效力的爭議終有定論。

保證方式沒有約定或約定不明的,推定為一般保證責任

一般保證與連帶責任保證最大的區別在於保證人是否享有先訴抗辯權,即在主合同糾紛未經審判或仲裁,並就債務人財産依法強制執行仍不能履行債務前,保證人對債權人可以拒絕承擔保證責任的權利。一般保證人享有先訴抗辯權,而連帶責任保證人則不享有該權利。

擔保法第19條規定,在保證方式約定不明時推定為連帶責任保證,由保證人承擔較重的責任。

民法典第686條對上述規定作了顛覆性的修改,規定在保證方式約定不明時推定為一般保證。

因此,債權人在訂立保證合同時,應關注對保證方式的約定,對於連帶責任保證應當做出明確的約定。

保證期間沒有約定或約定不明的,推定保證期間為六個月

根據擔保法第25條、第26條,擔保法解釋第32條的規定,保證合同沒有約定保證期間的,推定保證期間為6個月,保證期間約定不明的,推定保證期間為2年。

民法典第692條對沒有約定保證期間或約定不明的情形做相同處理,均推定保證期間為6個月。

因此,未來在訂立保證合同時,應注意約定明確的保證期間。在未約定保證期間或約定不明的情形下,應當及時、依法行使擔保權利。

一般保證訴訟時效起算點,修改為保證人拒絕承擔保證責任的權利消滅之日

擔保法解釋第34條規定,一般保證的訴訟時效自債權人對債務人提起的訴訟或仲裁的判決或仲裁裁決生效之日起計算。

民法典第694條修正了擔保法解釋第34條的規定,規定一般保證訴訟時效“從保證人拒絕承擔保證責任的權利消滅之日起”計算,也即從保證人喪失民法典第687條規定的先訴抗辯權之日起計算。

連帶共同保證人之間是否有追償權,有待進一步明確

連帶共同保證是各保證人約定均對全部主債務承擔連帶保證義務或保證人與債權人之間沒有約定所承擔保證份額的共同保證。

擔保法第12條、擔保法解釋第20條對連帶共同保證人之間的追償權作了明確的規定。但民法典第700條僅規定了保證人對債務人的追償權,未就連帶共同保證人之間的追償權作出規定,由此引發了對連帶共同保證人是否仍享有內部追償權的討論。

最高法院在民法典理解與適用書中的觀點認為,共同保證人之間關於追償權如無約定,應無追償權。究竟如何,有待司法解釋進一步明確。

明確規定了保證人的代位權

民法典第700條規定了保證人代位權,即保證人履行保證債務後,取得代債權人的地位向債務人行使原債權的權利,包括但不限于對債務人的抵押權、支付本息請求權、支付違約金請求權。

新增于債務人享有抵銷權、撤銷權的情形,保證人得拒絕履行的規定

擔保法第20條、民法典第701條規定,保證人享有主債務人對債權人的抗辯權。但債務人可對債權人主張的權利不僅僅是抗辯權,還包括對主合同的撤銷權以及因對債權人有他項債權而享有的抵銷權。

因此,民法典第702條新增保證人的抗辯事由,規定在債務人享有撤銷權、抵銷權時,保證人有權在相應範圍內拒絕承擔保證責任。

(金杜爭議解決部合夥人雷繼平、金杜爭議解決部律師李曉燕)

中國網官方微信
中國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