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基站為何要休眠?用戶會不會受影響?專家解讀來了

發佈時間:2020-08-07 09:07:40  |  來源:中國經濟網-《經濟日報》   |  作者:黃鑫  |  責任編輯:蔡彬
分享到:
20K

近日,一則“洛陽聯通通過AAU深度休眠降低5G基站能耗”的消息引發了熱議,很多用戶擔心5G基站休眠,可能會影響自己使用5G網路,5G套餐豈非名存實亡?

對此,接受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採訪的多位專家表示,5G基站休眠並不是關站,對用戶影響不大,是運營商在低業務量情況下降低能耗的做法。不過,此事又將5G網路運營電費成本高問題帶入了大眾視野。

5G基站為何要休眠

公開消息顯示,中國聯通洛陽分公司近期分別對已經入網的3種不同基站射頻單元設備(AAU)分不同時段定時開啟空載狀態下的深度休眠功能,從而實現智慧化基站設備能耗管控目的。比如,對於未開展單站驗證或單站驗證完畢的站點,全時段開啟AAU深度休眠功能;對於正在單站驗證的站點分時段開啟AAU深度休眠功能(21:00至次日9:00)。

那麼,什麼是AAU深度休眠?中國聯通網路技術研究院無線研究部副主任李福昌介紹,AAU空載狀態深度休眠功能是指當基站業務處於長時間閒時狀態,由於無5G用戶接入,AAU設備可以關斷大部分有源設備供電,進入休眠狀態,進而實現降低AAU空載功耗的目的。

李福昌解釋,由於5G基站AAU設備支援的是64通道或32通道,比4G設備增加了大量有源器件、基帶處理單元等器件,導致該類型設備空載功耗大幅提高。與4G相比,5G頻寬增加了5倍,功耗增加是客觀事實。據了解,5G宏站單系統典型功耗是4G基站的2倍至3倍。其中,AAU功耗增加是5G基站功耗增加的主要原因。此前,中國鐵塔公司在一次論壇上分別比較了華為、中興通訊、大唐電信的設備,結果顯示5G基站典型功耗在3500瓦左右,4G系統典型功耗為1300瓦。

中國信通院泰爾系統實驗室副主任潘娟在接受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採訪時表示,5G網路性能提升會對系統很多方面提出更高要求,比如對系統計算能力、傳輸能力、散熱能力、配套空調製冷能力要求更高,相應地總體能耗也會有所增加。

“讓空載狀態下的設備進入深度休眠是網路管理精細化的一個趨勢。”獨立電信分析師付亮認為,通過人工智慧調度演算法,在低速率、低業務量的情況下關斷一些設備供電,可以達到節能效果。這種做法對用戶幾乎沒有影響,卻可以大幅降低運營商電費及其他維護費用。

付亮還表示,與高峰期相比,在基站正常開啟狀態下,每天后半夜基站能耗減少並不多,但用戶實際使用能耗很低,且大部分屬於“無效能耗”。除了進一步降低基站的單位能耗外,如何減少這種“無效能耗”也成為運營商、設備商關注的焦點。

用戶會不會受影響

那麼,這種深度休眠會不會影響用戶使用體驗?對此,李福昌表示,5G基站AAU深度休眠功能是在業務閒時時段開啟,運營商會根據實時數據判斷,從而實現5G網路功耗智慧化管理。同時,運營商會保留至少一張網路,保證用戶正常業務。如果5G業務量突然增加,AAU設備還可以通過網管平臺迅速被喚醒。

“與路燈關閉並不同,基站進入深度休眠沒有嚴格時間表,休眠的前提是當前設備處於無人使用狀態或業務量低於某個值。”付亮表示,基站休眠和徹底關閉是兩個完全不同的狀態。一旦符合條件,可以隨時喚醒,讓基站恢復正常使用。

不過,專家也坦言,目前5G網路覆蓋面較小,5G用戶還較少,各地在運維過程中會採取一些簡單化操作。隨著用戶數量增加,用戶對網路需求增加,運營商運維管理將越來越精細智慧。

“這種休眠政策也在不斷調整,隨著接入5G網路用戶增加,運營商會逐漸縮短休眠時間,直至完全取消,用其他的網路優化方法替代。”付亮説。

付亮還表示,與面向普通消費者的5G服務不同,這種基站休眠對5G行業應用影響更小,因為行業應用需求曲線明顯,運營商可根據需求調整基站使用情況,做到在不影響使用的情況下,盡可能降低電力消耗。另外,在獨立組網網路下,如果自動駕駛、自動控制已被大量商用時,所涉區域的5G網路將會採用更智慧的調度方式。

降耗增效是關鍵

5G基站建設運營成本高一直是行業痛點。此前,運營商曾公開表示,市場對5G的憂慮包括3點,即“三個3”:5G基站數量比4G可能多出3倍;每一個5G基站耗電量是4G基站的3倍;每一個5G基站價格可能是4G基站的3倍。

潘娟表示,5G所用頻率較4G高,按照技術原理,頻率越高無線傳輸損耗越大,基站覆蓋半徑越小,同樣面積所需的基站數量也會越多。此外,從公開渠道獲得的運營商招投標數據來看,目前4G基站採購價格大概在8萬元至10萬元/站,5G室外宏站採購總體平均單價約為14.4萬元/站。

據了解,通信基站電費目前由中國鐵塔代運營商統一向電力部門繳納。中國鐵塔相關負責人向記者介紹,目前已建成的5G站址用電約80%是直供電(由電網企業直接供電),約20%是轉供電(由物業公司等電網企業之外的主體供電),轉供電站址平均電價大幅高於直供電平均電價。目前,中國鐵塔正協同3家電信企業,一方面積極爭取國家對5G網路用電電費優惠政策,另一方面大力推進轉供電站址“轉改直”工作。預計到2020年底,轉供電站址中不低於50%的比例可改成直供電,有望每年節省電費約15億元。

為了推動5G網路建設,各地也紛紛出臺政策,以降低電信企業用電成本。比如,山西提出,2020年至2022年對參與市場交易後的5G基站,其實繳電費超出目標電價0.35元/千瓦時的部分,由省、市、縣三級按照5:2:3比例給予相應支援,每年用於5G基站電價補貼的省級財政資金總額不超過5000萬元。山西鐵塔初步預測,上述補貼可以使5G基站用電單價下降約三成。廣東則提出加快轉供電改造,改造投資的分攤以用戶紅線邊低壓計量裝置為分界點,分界點電源側由供電部門投資,分界點負荷側由用戶投資。

“隨著5G網路推進規模建設,相應電力成本也會增加。在建設初期,通過政策支援,強化5G基礎設施的用電保障對推動5G建設非常重要。比如,對5G基站及機房實行用電優惠政策、通過市場競爭等方式降低5G基礎設施用電價格、進一步規範轉供電環節收費、推動符合條件的通信基礎設施由轉供電改直供電等。同時,也鼓勵行業通過技術提升及網路優化等多種方式降本增效,促進發展。”潘娟説。

中國電信相關負責人在接受記者採訪時也表示,目前正在推動産業鏈從技術上進一步降低5G基站功耗,如採用更低功耗的處理晶片、通過人工智慧演算法開展節能控制等。在現網部署的同時,根據當地環境、用戶數量密度決定基站發射功率配置以及收發天線數,通過靈活選擇基站配置降低功耗。

中國網官方微信
中國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