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頭條|學習有方|學而時習|習文樂見|春風習來|學習書架
中國習觀>正文

【傳習錄·深解】中美元首會晤達成重要共識意義重大

發佈時間:2019-01-23 17:06:36 | 來源:中國網 | 責任編輯:曹川川

孫立鵬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美國所


       12月2日,在阿根廷G20峰會期間,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美國總統特朗普舉行會晤,並達成重要共識。此次中美元首會晤長達2個半小時,結果遠遠超出預期,推動雙方達成多項共識、取得務實成果,牢牢“錨定”日趨複雜的雙邊經貿關係,為中美關係行穩致遠再“定調”。


       元首外交再次發揮關鍵戰略指引作用


       今年以來,中美經貿摩擦持續升級、兩國關係日趨複雜。甚至有許多戰略界、學界專家悲觀地認為,中美關係處於建交以來最難掌控的十字路口。而憑藉“海湖莊園”會晤以來習近平主席與特朗普總統積累的良好私人關係,“習特會”在G20阿根廷峰會的重要時點閃亮登場,再次為兩國關係指明方向:雙方同意推進以協調、合作、穩定為基調的中美關係。


       此舉向世界和彼此發出最積極的信號,中美致力於通過“攜手合作、互利共贏”解決分歧,惠及彼此、利及全球。事實上,伴隨中國經濟快速崛起,中美經濟關係需要結構調整、兩國關係也在某種程度上進入了“未知水域”,雙方需要再認知、再確認。中美元首面對面交流,有利於增進理解、累積互信,更可以直接摒棄各方雜音,為中美關係健康發展“拍板”定調,大大縮短磨合期。


       中美經貿摩擦“降溫”符合雙邊利益


       此次中美元首會晤的最大成果在於:兩國領導人達成共識,停止加徵新的關稅,貿易摩擦顯著“降溫”。從中方看,中國正處於推動經濟結構轉型的關鍵期,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決勝期,穩定的中美經貿關係有利於為中國發展營造良好的外部經濟環境。


       從美方看,也有推動緊張經貿關係“轉圜”的迫切需要。一是美國國內壓力日益高漲。特朗普屢屢對華掄起關稅大棒,意在獲取更多現實經濟利益,兌現競選承諾,鞏固國內支援率。但關稅措施對美負面影響顯現,消費者負擔加重、企業生産成本高企、跨國公司調整産業鏈風險極高。美國眾多企業團體紛紛發聲,反對特朗普對華關稅立場。美國政府有調整對華經貿強硬政策的內在壓力。


       二是特朗普的極限施壓效果不彰。今年以來,美方以“301調查”為藉口,對華採取多輪關稅措施,寄希望於利用屢試不爽的“極限施壓”策略,迫使中國做出經貿讓步,但每次均遭到中國迅速、強力反擊。特朗普政府也需另尋他法,尋找更好的替代方案。


       三是中國市場潛力令美國難以“脫鉤”。據英國《經濟學人》雜誌預計,到2020年,中國中等收入人口將超過4.7億,城市私人消費預計將從目前的3.2萬億美元增至5.6萬億美元。未來“井噴式”發展的中國消費市場,是全球任何一個貿易夥伴都難以割捨的。因此,美國希望緩和局勢,也有現實和潛在的經濟利益驅使。


       為世界經濟注入“強心劑”


       今年以來,美國在全球挑起貿易摩擦,世界經濟面臨前所未有的不確定風險。世貿組織(WTO)總幹事阿澤維多表示,美國發動的全球貿易戰將讓世界貿易萎縮60%,世界經濟衰退2.4%。恰恰在這個緊要關頭,兩國領導人為中美經貿摩擦降溫止損。美中分別作為世界第一和第二大經濟體,止戰轉和具有積極的“示範效應”,有助於扭轉全球悲觀預期,推動世界經濟穩定增長。


       中美下一步經貿磋商至關重要


       當前,在中美雙方共同努力下,兩國貿易摩擦顯著“降溫”、雙邊關係回到正確軌道上,形勢出現轉圜的喜人局面。但雙方仍需繼續努力,儘快落實元首會晤精神,推動兩國關係穩定健康發展。


       白宮網站稱,中美將在未來90天就知識産權、非關稅壁壘、服務業與農業等具體經貿問題開啟談判。因此,為將中美兩國領導人共識落到實處,真正為此輪貿易摩擦劃上“休止符”,中美工作組層面需要本著最大的誠意務實談判,化解分歧。“贏者通吃”、“極限施壓”、“漫天要價”的做法沒有前途。


       兩國應攜手探尋新的合作增長點。在奧巴馬時期,氣候變化合作是中美最大的“亮點”,兩國積極引領世界應對全球氣候變化挑戰和威脅,成為雙邊關係重要“穩定器”。自特朗普執政以來,兩國尚未形成合作“新動力”。當前,世貿組織改革已成為大多數成員國的共識。正如習近平主席所説,中美在促進世界和平繁榮方面共同肩負著重要責任。因此,中美或可以在世貿組織改革問題上協調立場,共同引領新一輪改革,將其打造成中美新的合作增長點。


       不過,我們仍要做好長期各項準備。需要清醒地看到,此輪中美經貿關繫緊張或能結束,但雙邊談判磋商才剛剛重新開始,解決兩國結構性經濟問題將是一個艱難的、長期的進程,很難一蹴而就。談判與摩擦、合作與競爭將會成為中美經貿關係的“新常態”。我們不僅需要積極努力穩定中美關係,也要做好各項預案的長期準備。(責任編輯:郭素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