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用衣櫥是換不完的新衣服,還是換出新煩惱

發佈時間:2019-09-11 09:03:23  |  來源:新華網  |  作者:何曦悅、王辰陽  |  責任編輯:張靜
分享到:
20K

題:共用衣櫥:是換不完的新衣服,還是換出新煩惱?

一件普通衣服的價格就能一整月換穿各種時裝,及時換新衣還不佔用自家衣櫃……這既是各大共用衣櫥APP的賣點,也是用戶最期待獲得的實惠。然而,一些用戶近期發現,租衣APP的服務水準日漸下降,繳費1個月實際只有20天能持有衣服,部分衣物與展示圖片差異較大,一旦出現消費糾紛月費仍會照扣。

共用模式未成熟 成本服務難兩全

“看到新衣服就想買,很多衣服買回來穿不了幾次就壓箱底了,家裏舊衣服成堆……”白領王薇然的困擾可能也是不少都市年輕人的心聲。主打共用理念的租衣APP應運而生,成為不少追逐時尚、環保的年輕人的新寵。

伴隨著共用經濟大潮誕生的共用衣櫥,同樣經歷了行業洗牌,據業內不完全統計,有多個租衣平臺存續不到兩年即關停,目前有衣二三、托特衣箱、女神派等仍在運營。

雖然各平臺定位與租用模式略有區別,但總體相近:平臺既提供大量日常服飾,也有高端禮服,用戶繳納固定月費,可以租用一定數量的衣物,平臺承諾對衣物進行專業的清洗、消毒。

因此,與用戶體驗息息相關的不僅有衣物的款式品質,快遞運輸速度、衣物清潔程度都會極大地影響租衣感受,也對控制運營成本提出了更高的挑戰。

與其他共用産品不同的是,衣物更具私密性,如何改變用戶觀念、找準市場定位也成為一大難題。高收入群體不願穿舊衣、低收入客戶難以保證營收,人們相對比較願意接受的禮服租賃又具備極強的季節性,難以支撐公司全年運營。在一系列壓力下,一些共用租衣平臺不得不在用戶體驗與運營成本之間艱難平衡,“服務降級”愈演愈烈。

物流變慢、標價虛高 用戶權益頻縮水

除去“是否能接受穿二手衣物”的主觀感受爭論,用戶對共用衣櫥APP的各類投訴也在不斷增加。記者調查發現,在衣物租、寄、還的各個環節,都有用戶遇到困擾。

——擅改規則導致權益縮水。去年10月,衣二三曾因擅自修改規則、縮減優惠力度遭到大量用戶投訴,用戶兩次租衣之間的時間間隔被拉長,鑽石會員權益及折扣下降,原先的“順豐快遞往返包郵”被更改為普通快遞包郵,而用戶如果不勾選同意新協議,就無法繼續正常使用APP。

網友小諶説,自己住在小城市,物流配送慢,“一個月繳30天的會員費,實際能穿到衣服的時間還不到20天。有時快遞延誤了,客服也沒有給出補償。”

——品牌模糊,價格虛高。記者發現,在租衣APP裏有不少衣服聲稱來自設計師品牌,標價不菲,但是這些品牌在電商平臺上卻難覓蹤跡。還有不少網友反映,自己收到的衣服與平臺上的圖片存在細節差異,甚至同一件衣服租用兩次卻布料不同。“這讓我對衣服的來源有些疑慮。”網友小月説。

此外,衣服的價格也讓人疑惑重重。衣二三APP上一款藍色女士襯衫聲稱原價899元,非新品售價175元,而淘寶上同品牌的同款襯衫新品僅售89元。如果消費者不小心損壞衣物,面臨的則是以平臺非新品價格為準的賠償。

——糾紛不停,扣費不止。陳女士説,自己今年6月從衣二三APP租用了衣服和手錶,並通過平臺預約順豐物流歸還,寄回時快遞人員曾當場驗貨。但幾天后,衣二三的客服告知陳女士,沒有收到寄回的手錶,要求她必須出錢買下。

雙方各執一詞,平臺還不同意在糾紛期內暫停計算會員時間。陳女士既不能繼續下單租衣,也無法取消連續包月,因為設定了免密扣費,只能眼睜睜看著賬戶被扣除月費。

此外,一些用戶抱怨自己收到的衣物褶皺、泛黃、夾帶頭髮和異物,不僅無法穿著,也令人擔心各租衣平臺號稱的“十幾道清洗消毒工序”是否可靠。

要美麗更要權益 消費者還需多一些保護

一方面,共用衣櫥讓愛美人士多了一種省錢划算的新選擇;另一方面,複雜多變的規則、衣物消毒和折損問題等也讓不少消費者望而止步。專家提示,租衣APP還需要對消費者多負責任、多些保護。

中國政法大學智慧財産權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李俊慧認為,共用租衣與婚紗租賃等商業模式相倣,但是衣服類型多、使用頻次更高,因此,衣服污損定責、用戶體驗等方面容易産生紛爭。此外,租衣對象的線上描述和實物要一致,否則涉嫌侵犯消費者知情權。監管部門、平臺和用戶,都應圍繞可能産生的環節來細化規則,保障公平。

中國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學研究會副秘書長陳音江表示,共用衣櫥APP首先需要在制定規則時更加注重公平合理,比如出現衣物染色、損壞等問題時,要根據衣物租賃的記錄、次數,按照折舊後的價格合理賠償。平臺還需要將使用規則有效地告知消費者,重點內容需要消費者確認,不能列在冗長的用戶協議裏。

國務院辦公廳今年8月發佈的《關於促進平臺經濟規範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指出,要加強平臺經濟領域消費者權益保護。鼓勵平臺建立爭議線上解決機制,制定並公示爭議解決規則。

“這種看上去很美的消費新模式,對消費者很有吸引力,但是新行業的監管和消費者維權環境還不完善。如果真的要做好,還需要監管部門、平臺、用戶等共同付出努力。”陳音江説。

中國網官方微信
中國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