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先鋒許德珩:“茍利國家生死以”

發佈時間:2019-06-18 13:32:56  |  來源:中國檔案資訊網  |  作者:  |  責任編輯:蔡彬
分享到:
20K

五四時期的許德珩  

白話文版本的《五四宣言》起草者是羅家倫,《五四宣言》還有個文言文版本,起草者是許德珩。許德珩,1890年出生於江西省德化縣(現屬九江市),字楚生。1915年夏,許德珩考入北京大學英文學門(係),次年轉入國文學門(係)。進入北京大學後,他很快與陳獨秀、李大釗等建立了師生情誼。

1918年5月,北洋政府與日本簽訂了《中日陸軍共同防敵軍事協定》《中日海軍共同防敵軍事協定》,遭到中國學生的堅決反對。21日,許德珩等8位學生代表手捧請願書面見時任大總統馮國璋,反對政府與日本簽訂賣國軍事協定。由於缺乏政治鬥爭經驗,請願學生們被北洋政府官員的花言巧語所欺騙,第二天便宣佈復課。這次請願,可以視為五四運動的前奏。

    1919年5月5日,北洋政府教育總長傅增湘為5月4日北京學生因青島外交問題集會遊行請各校嚴加管理事致內務總長咨。

1919年5月2日,許德珩得知中國政府在巴黎和會上外交失敗的消息,馬上召集北京各校學生代表開會,翌日晚上決定舉行遊行示威。許德珩負責起草各校學生的聯合宣言,因臨時找不到白布,他便把床單撕成條,用來書寫標語、口號。4日,北京各校學生舉行集會,並通過了許德珩起草的充滿愛國激情的《北京學生界宣言》。這篇宣言尖銳地揭露了日、美、英、法等帝國主義的強盜行徑,吶喊道:“山東亡,是中國亡矣!我國同胞處其大地,有此河山,豈能目睹此強暴之欺淩我,壓迫我,奴隸我,牛馬我,而不作萬死一生之呼救乎?”呼籲我國國民“能下一大決心,作最後之憤救”。同學們高呼“外爭主權、內除國賊”“廢除二十一條”“還我青島”“打倒賣國賊”等口號,要求參加巴黎和會的中國政府代表拒絕在《巴黎和約》上簽字,懲辦親日派官僚曹汝霖、章宗祥、陸宗輿等人。會後,學生們舉行遊行示威,他們來到東交民巷,許德珩等4名學生被推舉為代表,進入使館區將《陳詞》遞交給美國駐華使館。之後,學生們來到趙家樓曹汝霖住宅,氣憤的學生們用火柴點燃了曹汝霖臥室的羅帳,趙家樓的大火隨之熊熊燃起。北洋政府京師警察廳警察總監吳炳湘、步軍統領李長泰聞訊率領大隊軍警趕到,以武力驅散人群,藉口學生放火,開始捕人。許德珩堅決留下來與其他同學一道維持秩序,組織學生撤離,被軍警逮捕。在獄中,許德珩寫詩以明志:“為雪心頭恨,而今作楚囚。被拘三十二,無一怕殺頭。痛毆賣國賊,火燒趙家樓。鋤姦不惜死,愛國亦韆鞦。”5日,北洋政府令司法部和教育部查明肇禍諸人,依法懲辦,並令軍警“維持地方秩序,嚴防學生搗亂”。教育部亦嚴令各校對學生“嚴儘管理之責”,若有“不遵約束者,應即立予開除”。就在同一天,北京全城的學生都被發動起來罷課,共商營救被捕同學的辦法。北京大學校長蔡元培和進步教授多方奔走,極力營救。孫中山先生也通電呼籲“學生無罪”。在廣大師生和社會各界的壓力下,北洋政府不得不于7日將許德珩等32人釋放。蔡元培和北京大學全體學生在紅樓迎接許德珩等返校,運動取得初步勝利。

曲折、嚴酷的鬥爭,使學生們感到有必要進一步把愛國力量組織起來。在許德珩等人發起、努力下,5月16日,北京中等以上學校學生聯合會成立;為了擴大運動,尋求聲援,27日,北京學聯決定派許德珩、黃日葵南下擴大宣傳。他們沿津浦線,到天津、南京、上海等地進行宣傳活動。經過他們艱苦卓絕的努力,不僅贏得了全國青年學生的響應,上海各界舉行民眾大會,號召全國罷工、罷市支援學生。這樣,五四運動從青年知識分子的範圍,擴大到工商界以及全體市民,成為全國性的革命運動。

五四運動成為中國新民主主義革命的開端,但對於五四運動的結果,許德珩並不滿意。1919年8月29日,他在致友人的信中寫道:“這回運動,好時機,好事業,未從根本上著手去做,致無多大的印象于社會,甚為咎心。個人的學識不足,修養不到,以後當拼命從此處下手。”“茍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翌年,許德珩登上法國郵船“博爾多斯”號,從此走上了勤工儉學、為民主科學奮鬥終生的道路。

原載于《中國檔案報》2019年5月3日 總第3368期 第二三版


相關內容

中國網官方微信
中國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