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根源與滇西抗戰

發佈時間:2019-06-18 13:32:56  |  來源:中國檔案資訊網  |  作者:  |  責任編輯:蔡彬
分享到:
20K

李根源

1942年4月底,中國遠征軍入緬作戰失利,日軍沿滇緬公路突進,侵入中國雲南。滇西重鎮龍陵、騰衝相繼淪陷後,中日軍隊隔怒江長期對峙。面對日軍淫威,滇西人民積極支援國民政府抗戰,一些愛國士紳挺身而出,勇擔重任,奔走呼號,為滇西抗戰作出了重大貢獻。其中,中國國民黨元老李根源就是極為突出的一位。

服務桑梓 力保怒江

李根源,1879年生於雲南騰越,字印泉、雪生,號曲石,別署高黎貢山人。他早年留學日本,畢業于日本陸軍士官學校。留日期間,李根源加入同盟會,回國後,參加辛亥革命及護國運動、護法運動。北洋政府時期,他曾任北京政府陜西省省長、農商總長、署理國務總理等職。1923年,李根源因反對曹錕賄選而退出政壇,後隱居江蘇蘇州,致力於鄉村建設和歷史文化研究。“九一八”事變發生後,李根源憤而投入抗日洪流,為團結抗戰疾呼奔走。1938年夏,李根源回到雲南,被時任雲南省國民政府主席龍雲聘為省政府顧問。1939年底,他被國民政府任命為監察院雲貴監察區監察使,服務桑梓。

1942年5月23日,李根源請加強滇西南兩區防務致蔣介石函呈抄件。 中國第二歷史檔案館藏

1942年5月初,日軍由緬甸臘戍沿滇緬公路北上,佔領邊城畹町,侵入滇西。不久,相繼攻佔芒市、龍陵、騰衝等重鎮,陳兵怒江西岸,威脅昆明。當時,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內部有放棄怒江、退守瀾滄江的擬議,李根源聞知,立即上書,力主在怒江設防,遏制日軍東進。他説:“竊以保山為滇西門戶,而怒江為邊疆要隘,舍此不守,致必震撼全滇,影響全局。”李根源全面闡述了堅守和放棄怒江防線的各自利弊,提出了堅守怒江防線以穩定戰局的構想。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最終採納了李根源的建議,命令第11集團軍司令宋希濂全權負責怒江防務,增援部隊,構築工事,鞏固加強怒江東岸的防禦力量。5月上旬,中國軍隊在惠通橋一帶成功阻擊日軍,鞏固了怒江防線,阻止了日軍東進的步伐,穩住了保山這個反攻滇西的重要基地。李根源密切關注戰局的進展,致電蔣介石,請求“力疾前往保山,協助宋總司令及聯絡地方作戰”。蔣介石“復電嘉慰,並述其到滇西協助作戰,必發生大效之意”。63歲的李根源不顧親朋好友“此去風雲不測”的勸阻,毅然來到保山前線,協助軍政工作。5月23日,為鞏固保山後方,他又致函蔣介石,建議加強滇西南順寧、雲縣、思茅、普洱等縣、區防務,防敵乘虛進窺,以免影響滇西戰局。6月1日,李根源發表《告滇西父老書》,號召雲南民眾竭盡全力投入抗戰,保家衛國,表達了抗戰到底的決心。

保山前線 奔走呼號

保山地處怒江大峽谷,為“滇西門戶”,怒江下游龍陵、騰衝失陷後,保山由後方變為抗戰最前線。日軍在強攻怒江的同時,對保山展開狂轟濫炸,企圖迫使城中軍民屈服。1942年5月4日和5日兩天,日軍共出動飛機108架次空襲保山縣城,炸毀民房七八千間,百姓死傷無數。敵機還投放細菌彈,導致保山縣霍亂瘟疫橫行,短短兩個月間,死亡人數達6萬之多。李根源來到保山目睹慘狀後,當即組織人員清理廢墟,邀請美國鼠疫專家到保山調查疫情,研究防治辦法,抑制瘟疫的蔓延。他向國民政府發出《為保山慘變乞賑通電》,為保山災民爭取到了45萬元賑款和一批亟需的藥品。

6月2日,日軍又一次偷渡怒江,軍情危急。當時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駐滇參謀團團長林蔚擔心李根源的安全,勸他離開保山,以防不測。李根源表示:“誓與保山共存亡,不可去,不能去。”李根源親臨怒江東岸,聯絡軍隊,組織抵抗。在他的協助下,第11集團軍經過幾天的激烈戰鬥,終於將過江之敵全部肅清。

6月5日至6日,在保山金雞村召開的軍民大會上,李根源發表演説,稱保山乃滇西戰略要地,對抗擊日寇、收復失地意義重大,建議各鄉鎮組織義勇自衛隊,巡邏站哨,防姦防盜,協助守軍作戰,完成支前任務。會後,李根源和宋希濂分別代表保山民眾和駐軍聯名上書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請示懲辦了一批禍國殃民的民族敗類和臨陣脫逃的軍官,殺一儆百,振奮民心,匡正軍紀。與此同時,對忠勇殺敵的有功將士進行慰問和表彰。此前,騰衝動連鎮鎮長楊紹貴率部在動連東山設伏,消滅日軍83人,繳獲大批日軍輜重,楊紹貴本人以身殉國。李根源電請國民政府發給安葬費和撫恤金,准許在他死難的地方建立專祠,以慰“忠義之士”。

此外,李根源還積極發動各方力量,團結抗日。他曾與宋希濂共同起草了《十一集團軍總司令部致滇西各土司代電》,動員各敵佔區、未佔區的土司們團結起來,一致抗戰。滇西各土司收電後積極響應,組織遊擊隊,開展抗戰活動。在李根源、宋希濂等人的領導和組織下,到6月下旬,怒江江防漸趨鞏固。

收復失地 功成身退

1942年7月,“軍事委員會滇西戰時幹部訓練團”在雲南大理成立,李根源兼任副團長,宋希濂兼任教育長,學員主要來自滇西淪陷區及附近各縣具有初高中文化水準的青年,經訓練培養後深入淪陷區,為滇西反攻做準備。12月初,李根源得悉日軍一度入滇窺伺,恐有傾巢再犯的可能,遂于9日急電重慶,建議無論敵軍企圖如何,我方亟須駐紮重兵以鞏固防務,也為將來配合盟軍反攻做好準備。對此,重慶方面研判敵情後,雖表示敵軍傾巢再犯的可能性不大,但仍決定對滇西整個兵力進行加強與調整,對所有各軍、師之缺員即迅速補充足額。

1943年,中國政府重建遠征軍,並於次年向滇西日軍發起反攻,收復失地。1945年初,滇西光復,百業待興,李根源又投身到當地的善後重建工作中去。他致函中國遠征軍司令長官衛立煌,請在騰衝、龍陵兩縣境選擇寬敞地點,收集禮葬陣亡將士遺骸,修墓建碑,祭奠忠勇將士,以永韆鞦。騰衝陣亡將士墓于1945年7月7日落成,定名為“國殤墓園”。李根源還與雲南省政府主席龍雲聯名電請國民政府,對作為滇西抗戰主戰場、受災最重的騰衝、龍陵兩縣施以救濟賑款,“豁免糧賦三年,徵兵緩役三年”。

1945年9月10日,李根源見抗戰勝利,使命完成,即向國民政府和監察院請辭雲貴監察使一職,並獲批准。國民政府監察院院長于右任在給李根源的復電中,表彰他“六年來宣勤國家,不辭艱苦,本愛國愛民之心,為和平自由而奮鬥”。

原載于《中國檔案報》2019年4月26


相關內容

中國網官方微信
中國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