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年不回鄉 51.4%一線城市受訪者希望父母反向過年

發佈時間:2018-02-13 08:47:41  |  來源:中國青年報  |  作者:佚名  |  責任編輯:魏博
分享到:
20K

 

過年不回鄉 51.4%一線城市受訪者希望父母“反向過年”

如今,一些常年在外的年輕人,不願意趕在春運高峰回家過年,更願意把父母接到自己所在的城市過年,這一現象被稱為“反向過年”。有人覺得讓父母“反向過年”能節省成本,還能讓他們體驗外面世界的豐富多彩,也有人覺得老人到外地過年有很多不便。

 

上周,中國青年報社社會調查中心聯合問卷網,對1975名離開家中父母、常年在外的受訪者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65%的受訪者認為父母“反向過年”現象變多了。61.2%的受訪者認為“反向過年”可以給父母提供出門旅行的機會,讓他們體驗更精彩的生活,63%的受訪者擔心父母旅途勞頓,身體吃不消。42.5%的受訪者希望父母到自己所在地“反向過年”,常住北上廣深等一線城市的受訪者希望父母“反向過年”的意願最高(51.4%)。

 

61.2%受訪者認為“反向過年”可以為父母提供出門旅行機會


 

某事業單位職員李陽(化名)是個北方人,去年嫁到了武漢。去年春節,她和丈夫要回兩邊老家走親戚,感覺很辛苦。“今年過年我們不想再回老家了。但我是獨生女,如果不在父母身邊過年,他們會孤單。”李陽説,現在交通方便,她打算讓自己母親今年春節到武漢住幾天。

 

26歲的曹亞萌在天津某國企工作,每年春節都會回老家佳木斯過年。曹亞萌發現,近兩年把父母接到自己工作城市過年的年輕人越來越多了。“我身邊有兩個同事,一個去年結了婚,一個去年生了孩子,今年春節他們都把父母接到天津過年”。

 

調查顯示,81.2%的受訪者通常會和父母一起過年,65.0%的受訪者覺得現在老人“反向過年”的情況變多了。今年春節,43.3%的受訪者打算讓父母到自己所在地“反向過年”,28.4%的受訪者不會,28.4%的受訪者表示不好説。

 

工程師鄭文(化名)老家在湖北黃石,目前在深圳工作,有個7歲的兒子。鄭文已經連續幾年把家人接到深圳過年了。他告訴記者,春節從深圳回老家的車票比較難買,從老家到深圳的車票相對好買一些。

 

“對於一些有小孩的夫妻來説,帶著孩子回家過年太折騰。”來自山西的張琰是一名全職媽媽,目前住在北京,她丈夫的老家在天津。張琰通常會回婆家過年,有時也把老人們接到身邊過年。在她看來,“反向過年”更加方便,還可以讓父母體驗到不同地方過年的氛圍。“可以在大家都返京以後再找時間回老家,既不用擔心車票問題,也避免了和同事年前扎堆兒請假、領導不批准的問題”。

 

調查中,61.2%的受訪者認為“反向過年”可以給父母提供出門旅行機會,讓他們體驗更精彩的生活,52.3%的受訪者認為這樣可以減少自己返鄉奔波的麻煩,避免節後太疲憊,48.1%的受訪者認為這樣可以避開春運高峰,45.0%的受訪者覺得這樣有助於增進父母對子女生活的了解,減少兩代人之間的隔閡。受訪者認為“反向過年”的其他好處還有:省去一些走親訪友的時間,創造更多家庭團聚機會(34.8%),避免夫妻雙方為回誰家過年而爭吵(24.9%),避免回家過年被追問太多個人問題(21.1%),以及緩解大城市家政等服務行業“用工荒”現象(13.8%)等。

 

“‘反向過年’現象變多説明瞭人們對家的理解發生了改變。”南京大學社會學院副教授胡小武指出,越來越多的人認為一家人在一起最重要,把父母接到自己身邊過年被認為同樣可以家庭團圓,共度春節。他分析,這一現象背後有三層原因:一是子女輩在自己成家立業的城市有了較好的生活基礎,有房子能夠供父母過來居住。二是春節放假時間就一週,年輕人來回奔波,十分辛苦匆忙,讓父母到自己城市比較方便,也可以同父母多相處一段時間,更能享受天倫之樂。三是現在很多年輕人都是大學畢業,更適應城市、特別是大城市的生活。

 

在一線城市工作和生活的受訪者更希望父母“反向過年”

 

曹亞萌對於讓父母“反向過年”存在顧慮:“我現在還和別人合租,父母來的話,住宿是個問題。雖然可以住酒店,但到底不如在家自在。而且我父母沒有單獨出過遠門,如果讓他們從老家過來,路上沒人照顧,不太放心。另外,如果整個春節假期都在我這邊,肯定沒法走親戚了。”

 

“我們希望父母退休後來武漢養老,春節正好讓他們先過來適應適應環境,畢竟‘凡事預則立’。”李陽表示,她最擔心的是父母是否能適應新環境。

 

調查顯示,對於讓父母“反向過年”,63%的受訪者擔心旅途勞頓,父母身體吃不消,50.1%的受訪者擔心父母自己購票和乘車乘機多有不便,48.7%的受訪者感覺父母單獨出行、沒人陪護不安全。受訪者的其他擔憂還有:父母不能適應子女所在城市的生活(33.8%),不能走親訪友,缺少年味兒(32.4%),兩代人住在一起,不自在(20.8%),夫妻雙方為接誰的父母來鬧矛盾(16.2%),以及安排住宿太麻煩(13.4%)等。僅4.4%的受訪者對此沒有擔憂。

 

儘管考慮到會有一些不便,李陽還是傾向於把父母接到自己身邊過年:“我在小城市長大,現在在大城市發展,又是獨生子女,父母以後會經常跟我一起過年。”

 

調查顯示,42.5%的受訪者希望父母到自己所在地“反向過年”,17.8%的受訪者不希望,還有39.7%的受訪者表示都可以,看父母意願。進一步分析發現,常住北上廣深等一線城市的受訪者希望父母“反向過年”的意願最高(51.4%),接下來依次是杭州南京等準一線城市(44.0%)、二線城市(35.6%)和三四線城市(33.9%)。

 

胡小武分析,在人口遠距離流動、定居的社會背景下,很多人已經不再拘泥于一處故鄉。另外,相對於過年的各種形式,國人更加注重過年期間家人團圓。

 

本次調查中,44.3%的受訪者認為應該儘量回家鄉過年,這是一種傳統,19.5%的受訪者認為父母“反向過年”更好,36.3%的受訪者認為只要一家人團聚,在哪過年都行。

 

“一家人幸福地團聚在一起才是最重要的。”在李陽看來,不一定非得返鄉才能過年,“現如今交通這麼方便,距離不再是主要問題。‘反向過年’是一種有時代特色的新方式,80後、90後見證了這個變化。”

 

張琰認為,雖然很多年輕人覺得只要和家人團聚,哪過年都一樣,但是可能在一些人尤其是老人看來,子女回家過年依然很重要,這種觀念也應該被尊重。

 

受訪者中,常住北上廣深等一線城市的佔34.4%,常住杭州南京等準一線城市的佔21.1%,常住二線城市的佔31.0%,常住三四線城市的佔12.9%,來自其他地方的佔0.7%。

 

相關內容

中國網官方微信
中國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