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態扶貧的山西實踐:購買式造林

發佈時間:2018-01-19 15:31:51  |  來源:中國扶貧網  |  作者:姚卜成 高永偉  |  責任編輯:魏博
分享到:
20K

生態扶貧的山西實踐:購買式造林_中國扶貧網——中國扶貧雜誌社,精準扶貧網,關注扶貧脫貧進程

編者按:“購買式造林”是國家高效造林、生態扶貧的新模式。這一發源於山西省黑茶山國有林管理局的生態扶貧機制,為全國林業扶貧工作提供了可複製、可推廣的生動樣本。

 《中國扶貧》深入當地脫貧攻堅戰場,發現“購買式造林”生態扶貧機制的源頭始於2013年的山西省黑茶山國有林管理局。在源於“兩山”理論的“購買式造林”生態扶貧機制中,“綠水青山”是生態福祉,“金山銀山”是民生保障,“購買式造林”則是實現“兩山”理論的戰略支點。“購買式造林”從精準脫貧的工作流程設計和精準脫貧政策體系形成了兩條路徑,以生態建設為戰場,以增收脫貧為目的,實現在“一個戰場”打贏生態治理、脫貧攻堅“兩個戰役”,走出了一條具有特色的社會、經濟、生態共贏之路。


10月16日,在太原舉辦的山西生態扶貧“攻堅深度貧困”高峰論壇上,山西省脫貧攻堅領導小組有關人士透露,目前山西全省58個貧困縣已組建2869個扶貧攻堅造林專業合作社,吸納貧困人口6.3萬人。

在論壇上,大寧縣生態建設成為全場的焦點,並被列入全省生態扶貧的典型案例。大寧縣委書記王金龍在會上表示,該縣4699名貧困人口通過生態建設實現了脫貧,其中1339名貧困人口在購買式造林中獲取勞務收入1529.7萬元。

山西林業幹部和基層幹部群眾反映,生態扶貧即是組建造林合作社,進行“購買式造林”,以政府花錢買活樹為理念,變計劃經濟體制下“要我造林”為市場經濟體制下的“我要造林”,是“極小地調整了生産關係,極大地解放了生産力”,大大提高了造林綠化的效率和品質,有力地促進脫貧攻堅。

今年6月,習近平總書記在視察山西期間,對山西通過組建造林合作社,幫助深度貧困縣貧困人口脫貧的思路和做法給予了肯定。明確指出,在生態環境脆弱區把脫貧攻堅同生態建設有機結合起來,既是脫貧攻堅的好路子,也是生態建設的好路子。要求山西將“在一個戰場上同時打贏脫貧攻堅和生態治理兩場攻堅戰”堅持下去,不斷取得實效。

9月25日,在山西舉行的全國林業扶貧現場觀摩會上,國務院扶貧辦主任劉永富指出,山西省以生態建設為戰場,以增收脫貧為目的,實現在“一個戰場”打贏生態治理、脫貧攻堅“兩個戰役”。各地扶貧系統要學習山西對生態扶貧的堅強領導、明確的思路以及對實現形式的有益探索,積極配合林業等部門,進一步建立和完善精準的帶貧減貧機制,繼續探索推進光伏扶貧、構樹扶貧的新思路和新方法,全力推動各項工作再上新臺階。國家林業局局長張建龍指出,山西省探索出的造林合作社等生態扶貧機制,為全國林業扶貧工作提供了可複製、可推廣的生動樣本。

山西生態扶貧的“購買式造林”模式是怎樣的呢?山西林業幹部和基層幹部反映,“購買式造林”生態扶貧機制的源頭始於2013年的山西省黑茶山國有林管理局,而這個理論的發明者和力推者,是時任山西省黑茶山國有林管理局局長、黨委書記王金龍。

  林業改革中的“小崗村”——黑茶山林局

山西省黑茶山國有林管理局成立於1979年(以下簡稱黑茶山林局),是山西省林業廳下屬的 9個國有林管理局之一,經過30多個春秋,已發展成為橫跨呂梁、忻州2市5縣的現代化國有林局。全局總經營面積141.6萬畝,有林地面積76.4萬畝,活立木蓄積量471萬立方米,森林覆蓋率54%;全局下屬10個林場、一個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和一個苗圃,共12個基層單位,內設科室和部門16個。

深秋時節,《中國扶貧》記者隨黑茶山林局交樓申中心林場場長、時任魏家灘林場場長的白曉東沿著崎嶇的山路驅車10余公里來到林區,站在山頂遠眺,近萬畝精品造林、茶園式的灌木林改造、油松苗為主的針闊混交林、油松營養杯大苗栽植盡收眼底。這僅是黑茶山林局與嵐縣政府“合作造林、合作管護、合作建站建場、合作建立森林消防專業隊5年規劃”合作造林10萬畝的一部分。

白曉東介紹,王金龍既是林業戰線的老兵,又屬於“科班出身”的學者型官員。1989年山西農業大學林學系畢業後,即在關帝山森林經營局千年林場擔任技術員,先後擔任林場副場長、局辦公室主任、局長助理,山西省太岳山國有林管理局黨委副書記、常務副局長。2012年11月王金龍任黑茶山林局局長、黨委書記。

造林、護林、營林一直是林業系統最大的職責和使命,擁有20多年林業工作經驗的王金龍,對林業發展有著濃厚的興趣。雖然山西林業建設已經取得了驕人的成就,不少工程已經成為全國的典範和樣本,但在造林方面,全國林業系統都面臨一些深層次的問題,主要表現在:一是代理成本畸高。營造林資金從國家、省、市、縣政府到林業廳、林業局、林場、工隊,再到苗木採購、雇傭工人,層層都有代理成本,真正用在造林上的資金折扣不少;二是造林的成活率、保存率與造林者的經濟利益不直接掛鉤,這就導致造林的成活率、保存率低——年年栽樹不見樹的現象普遍存在;三是沒有建立健全森林市場(包括新造林地、各種林分、園林、草坪等所有綠地),由於造林投資和勞動不能獲得看見的經濟效益,故不能以經濟的正常迴圈為動力來推動造林綠化的可持續發展。

該如何破解這些問題?擔任黑茶山林局局長之後,王金龍多年來對林業的思考有了實踐之地。他開始謀劃市場化造林,即根據政府規劃,按照標準,市場主體自主造林,造林成功(3年驗收合格)後的林分,經市場交易變現,造林者獲得經濟效益,政府和社會獲得生態效益。

經過40多次的調研和職工談話,王金龍感覺到了市場化造林的蓬勃生命力。為突出造林行為的“市場化”主體,為之定名為“購買式造林”。2013年2月,黑茶山林局正式成立了購買式造林工作領導組,提出“購買式造林,資産化管護,民營化産業,現代化治理”的思路、機制、運作模式,並進行了探索和實踐。

購買式造林實施方案是第一年從內部10個林場中選一個地方搞試點300畝,林場提供造林地,面向全體職工招標,所有職工都可以報名。試點就存在風險,林場造林,以前是林場組織實施,從設計、計劃、立項到過程管理都是林場負責。購買式造林是個新鮮事,打破了之前的規矩,一切都變成了自己掏錢造林、養林、護林,還必須在自負盈虧的前提下保證成活率,到底是賠錢還是賺錢誰也拿不準。

魏家灘林場的高林虎是第一個“吃螃蟹”的人。“第一,我是林場的老員工,知道林場的造林弊端;第二,新任局長的‘第一把火’,他不會當兒戲,決定和局長干一把。”高林虎介紹説,購買式造林以三年為期,2013年首批試點300畝,每畝苗木、人工、運輸等總成本300元,第二年、第三年補植、管護費用每畝80元,費用全部是承包職工投入,林場按照造林結果支付費用。

10多年的林業職工生涯,第一次有了自己的林子,高林虎把造林、養林、護林當成最大的事,沒黑沒白地圍著自己300畝林地轉。到2013年秋,高林虎的300畝林地,苗木成活率、保存率在90%以上。按這個指標,每畝林地的純利潤至少在120元以上。

這讓黑茶山林局的職工看到了希望,魏家灘林場不斷迎來其他兄弟單位領導、職工參觀考察。黑茶山林局領導班子乘機做起了“購買式造林”的政策宣傳,並先後出臺了《黑茶山國有林管理局購買式造林工作實施方案》《國有林管理局關於面向職工、林農開展購買式造林試點工作的實施方案》《黑茶山國有林管理局購買式造林管理暫行辦法》等切實可行的辦法和制度,有力地促進了購買式造林的發展。

2014年春季,針對高林虎反映擴大造林上山沒路的情況,在王金龍帶領下,黑茶山林局花34天打通進山的路,修建山路15公里。

2014年,黑茶山林局把購買式造林作為全年4項改革的第一重點,緊鑼密鼓推進實施。年初,通過廣泛徵求意見、建議和4次召開會議集體討論。5月21日,黑茶山林局購買式造林推進會在魏家灘林場大井上村召開,林局領導班子、各基層單位行政負責人及購買式造林實施主體所有職工、機關科室負責人80余人參加了會議。

王金龍在會上表示,購買式造林由中國成功解決糧食短缺問題而來,從1978年安徽小崗村“家庭聯産承包責任制”推行後中國農村發生的巨大變遷和奇跡中得到深刻啟示,源於習近平總書記“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科學論斷;購買式造林也是一種政府轉變職能的呼喚,可以最大限度地減少營造林工程各個環節的代理成本,可以極大地突破既得利益集團的掌控;購買式造林完全符合中央要求,符合十八屆三中全會全面深化改革、讓市場配置資源起決定性作用的精神,符合省林業廳黨組的部署、李永林廳長的要求;購買式造林與傳統計劃經濟體制下造林的根本區別,是變計劃經濟體制下“要我造林”“過程管理”為現在“我要造林”“結果購買”,本質上也是一項讓利於職工的民生工程。

購買式造林同時也是一項開放式的實踐探索工程,過程和環節還需要提高和完善,經過全體職工的智慧凝聚,經過具體生産的發明和創造,認真總結經驗和教訓,用3年時間把購買式造林做成一個好的模型,形成一套購買式造林的制度、辦法、標準和程式,為造林機制體制創新探索一條切實可行的新路,最終達到以市場主體的獲利機制來推動造林綠化事業的大發展,為建設綠化山西、美麗中國做貢獻的目的。

國家林業局經濟發展研究中心主任毛炎新認為,購買式造林賦予職工種樹的自由,使職工真正作為主體參與林場建設,共用發展成果,增強了林業的發展活力和後勁,實現了職工致富、林場發展、林業增效的多贏,意義重大而深遠。

購買式造林任務申請,全局13個單位(含局機關片區)共113名職工申報造林面積91100畝,最終通過競價和職工自由組合確定造林實施主體共60名職工。同時,林局下大力氣同步跟進基礎設施建設配套,投資近150萬元建設了服務於購買式造林工程的15.5公里林道,森林管護站也開工建設,這些都為購買式造林的順利推進提供了保障。

同時,為擴大造林面積和更好地進行探索,以彌補黑茶山林局作為企事業單位實施“購買式造林”主體的不足,決定和局駐地政府——嵐縣人民政府進行合作造林。這是黑茶山林局2014年4項改革中的第二重點方略。

5月23日,黑茶山林局與嵐縣達成合作協議。一是與嵐縣人民政府合作造林、合作管護2萬畝,其中整合黑茶山林局造林任務1.2萬畝,整合嵐縣造林任務0.8萬畝。造林投資為1000元/畝,其中:嵐縣財政補助資金500元/畝,黑茶山林局整合相應國家、省級工程投資500元/畝。造林任務全部由黑茶山林局下屬12個單位實施。二是與嵐縣人民政府就合作造林成立了1個領導組、4個職能小組、12個督導組、100名技術人員、1000人施工隊伍,形成了“141211”隊伍,實行大兵團會戰,從而達到推進造林綠化事業、促進幹部職工成長的目的。三是與嵐縣合作造林總體規劃期限3~5年,造林面積5萬~10萬畝。通過合作造林,合作建站(管護站)、建場(林場)、建隊(森林消防專業隊)管護,優勢互補,實現三贏。政府投資,林局實施,百姓得利,併為呂梁山生態脆弱區生態建設工程提供典型示範。

沒有人能夠想到,以後在短短兩年內,魏家灘林場的300畝試點猶如亞馬遜森林中那只蝴蝶的翅膀——通過“極小地調整下生産關係”,就把在以政府為主體的造林總包乾體制基礎上形成了幾十年的傳統造林現狀,轉變為只以政府造林規劃、驗收為主,市場主體實施造林、養林、護林雙結合的經營體制,並成為今天山西大部分縣市實施造林合作社的根本運作機制,為全國林業扶貧工作提供了可複製、可推廣的生動樣本。

 

增綠增收 合作購買式造林實現雙贏

嵐縣人民政府對“購買式造林”合作的興趣,幾乎超出了黑茶山林局職工的想像,雙方合作進展更是非常之快。

5月25日,黑茶山林局與嵐縣生態脆弱區“三山一線”“購買式造林”綠化工程正式啟動。這包括:一是全面啟動縣政府與黑茶山林局在茅龍山、馬蓮山、聖窯山及太佳高速連接沿線合作造林2萬畝的荒山綠化工程。二是全面啟動企業0.5萬畝造林綠化工程。三是全面啟動群眾義務植樹0.5萬畝造林綠化工程。四是全面啟動2.6萬畝合作社、群眾自主造林綠化工程。山西電視臺《新聞聯播》對此縣局合作“購買式造林”的創舉進行了現場報道。

《中國扶貧》記者隨嵐縣林業局局長王志平來到界河口鎮會裏村購買式造林現場,該村是黑茶山林局全力支援成立扶貧攻堅造林專業合作社最早的村委之一。會裏村扶貧攻堅造林專業合作社領頭人蘇天珍説:“今年在黑茶山林局的支援下,我們完成購買式造林3000畝,成活率在95%以上,有70名貧困戶參加了造林,勞務收入達40萬元,每人平均增收5200元。”

短短兩年時間,“購買式造林”已經從當初的一個魏家灘林場一名職工的300畝試點,發展到了全局13個單位(含局機關片區)共113名職工申報的造林面積91100畝,及嵐縣十幾個鄉鎮的縣企合作造林2萬多畝。

星星之火已呈燎原之勢,購買式造林已經展現了磅薄的生命力。但更讓王金龍感到驚喜的是,“購買式造林”經山西電視臺《新聞聯播》的權威報道及林業系統的口口相傳,已經走進了山西林業決策者的視野。

2015年4月16日,山西省林業廳發佈了《關於積極穩妥推行購買式造林促進林業發展提質增效的指導意見》(晉林造發﹝2015﹞1號),正式把“購買式造林”這一實踐推向全省林業系統,並對“充分認識推行購買式造林的重要意義”“正確把握購買式造林的基本要求”“積極穩妥組織開展購買式造林”“切實保障購買式造林順利推行”4項工作進行了系統性闡述與強化。

這份被譽為山西林業系統的“一號文件”,給了黑茶山林局領導班子莫大的榮耀與繼續加大改革的勇氣。王金龍對於如何加大購買式造林的改革更是意氣風發。

購買式造林,毫無疑問地成為黑茶山林局2015年的工作主線,並繼續向社會推進。單是林農股份合作造林就分三種模式:農民提供地,自己投資;農民提供地,林場、職工共同投資,各佔50%;農民提供地,林場職工投資。白曉東回憶起當時的情形説,農戶不願意出錢,後來普遍認可第三種模式。局裏最後決定,管護地林農負責,林農提供管護,投資由林場職工負責。地權屬於老百姓,林權林場佔51%。

魏家灘林場經營範圍覆蓋16個村,2015年開始5個村參與合作,共實施4750畝。造林成功後有生態補償金,申請國家生態補償金是15元/畝,老百姓佔49%。老百姓的收益分為看護費、勞務費、補償費。2015年大年一過,林場負責人就與農戶商量護林費多少,反覆講政策,溝通價格。

興縣魏家灘鎮大井上村造林戶田補兵是最先參與到購買式造林中的農戶,2015年參與購買式造林,當年收入15000元左右。他介紹説,村民積極性很高,大井上村有20多戶參與。3年後造林成功,怎麼保證林地受到保護呢?王金龍、白曉東等經過多次討論,提出在3年造林期滿後,林地所有權採取林場、林農股份合作制,收益按51:49比例分配,同時林場負責向國家申報生態補償金,以保證林地受到保護。

造林成功後怎麼辦的問題,王金龍提出了林價評估體系,解決林地出售價格問題。“購買式造林是驚心動魄、驚天動地的事,品質、規模、效益各方面相結合。”説起從發軔到逐步完善的過程,全程跟著王金龍幹起來的白曉東很是感慨,“老百姓能在造林過程中得到收益,造林積極性很高。”

據嵐縣林業局局長王志平介紹,合作“購買式造林”給嵐縣帶來了巨大變化,2016年造林3.3萬畝,2017年9.87萬畝,總共13.17萬畝,累計帶動2000多戶建檔立卡貧困戶,覆蓋5000多人。

2016年10月,在山西省造林綠化運城現場推進會上,運城市、忻州市和黑茶山林局獲得“山西省造林綠化先進市(局)”稱號,黑茶山林局成為省直國有林局中唯一獲得這個稱號的單位,引起與會領導和代表們的廣泛關注。

  大寧——購買式造林的完善者與突破者

黑茶山,一座綠色的山。生機盎然的不只是一株株苗木與花草。2016年8月,王金龍調任臨汾市大寧縣委書記。

大寧縣地處貧困人口集中的呂梁山區,溝壑縱橫,十年九旱,加上水土流失嚴重,是生態脆弱與生産落後的高度重合區,也是國定扶貧開發重點縣。長期以來,深度貧困和生態脆弱相互交織,成為全縣總人口只有6.9萬人致富的嚴重束縛。 2015年全縣建檔立卡貧困戶7727戶、18651人,貧困發生率35.9%。2017年建檔立卡貧困戶5189戶、14137人,貧困發生率27.2%。

面對脆弱的生態環境,全縣僅一家工業企業的現狀,走馬上任的王金龍意識到,生態脆弱是老鄉貧困的“窮根”,只有拔掉“窮根”,才能脫貧致富奔小康;只有打造“綠水青山”,才能有“金山銀山”。而自己在黑茶山林局首創和力推的“購買式造林”,經過3年多的試點、實踐,不但使黑茶山山更青水更綠,也使當初的首批縣局合作縣——嵐縣漸成“金山銀山”,造林合作社已經成為當地脫貧攻堅的主要手段之一。

只有讓大寧縣領導班子和各級部門負責人認清貧困原因,弄懂怎麼發展經濟,脫貧致富才會有希望。王金龍開始不斷組織各級領導幹部到黑茶山林局、嵐縣去考察、學習。統籌生態建設和脫貧攻堅漸漸成為大寧縣幹部群眾的共識。

2016年10月20日,結合大寧縣的實際,大寧縣委縣政府先後制定出臺了《大寧縣生態扶貧實施意見》《大寧縣購模式造林工作實施方案》《進一步推進扶貧攻堅造林專業合作社組建工作的意見》等10個文件,把購買式造林與脫貧攻堅相結合,在讓山綠起來的同時,讓貧困戶實現脫貧致富。在縣委縣政府號召下,2016年11月成立合作社,吸收120人參與,其中107人為建檔立卡貧困人口。當年平均每人務工收入已達五六千元。

金秋十月,瓜果飄香。《中國扶貧》記者走進大寧縣曲峨鎮白村,小山埠上臨高遠眺,只見鋪滿苗木的魚鱗坑滿山遍野排列有序,猶如一串串珍珠纏繞在坡坡洼洼,梁梁峁峁,令人心曠神怡,目不暇接。行走在山間小路上,腳下栽植的松樹迎風挺立,茁壯成長,像一幅幅多姿多彩的秀美畫卷,徐徐展現在面前。正在地裏忙碌的曲峨鎮工作人員説:“自從購買式造林工程啟動以來,老百姓熱情高漲,造林進度快、品質達標,是全縣購買式造林的示範工程。”

作為購買式造林工作的試點之一,白村購買式造林工程總設計面積達3500畝,共在18個小版完成。2016年,該村3號小版率先在全縣搞試點,造林面積120.06畝,參與先期試點建設的15名貧困勞動力,參與造林22天,每人平均增收2800余元。

“今年不用出去,自己家門口就能掙到錢。老百姓心勁夠了。”大寧縣徐家垛鄉秦森合作社貧困戶、造林戶賀瑞生往年都出去打工,今年他參與了合作社造林,當説起購買式造林時,他意氣風發地説:“真好!自己給自己栽,怎麼能栽不活呢?有心氣種了,以前樹活不活無所謂,挖個坑就走了,現在是樹栽不活掙不到錢。”

賀瑞生家有5口人,他和老伴兩個人參與造林,兩個月掙了13000多元。

據了解,2017年大寧縣購買式造林53113畝,生態脫貧1562戶4669人,佔現有貧困人口的33%,佔今年預脫貧10816人的43%。目前開始實施的2018年8.16萬畝生態建設任務,將帶動2088戶6264人實現脫貧,佔現有貧困人口的52%。

除此之外,林地承包者還將獲得林木資産及其收益,以欣達扶貧攻堅造林專業合作社為例,3500畝林地屬於曲峨鎮白村14戶貧困戶,3年後,戶均獲得250畝,以不變價格、按重置成本計算,戶均擁有20萬元的林木資産,還將長期獲得生態效益補償或者經濟林收益,對脫貧攻堅將産生深遠影響。

購買式造林為生態建設與脫貧攻堅架起了橋梁和紐帶。把造林者的切身利益和造林成效的好壞直接掛鉤,強化了造林者造活、護好的責任,確保了造林成活和貧困戶收益,打開了生態扶貧、精準扶貧的通道,實現了生態建設和脫貧攻堅的有機結合。自2013年首次黑茶山試點以來,已經獲得了省、市相關領導的首肯和認可,受到了各級新聞媒體的高度關注。省委副書記黃曉薇、省軍區政委郭志剛、省政協副主席張璞、臨汾市委書記岳普煜、市委副書記、市長劉予強等領導先後蒞臨現場視察指導。央視《新聞聯播》、新華社、人民日報、農民日報、山西《新聞聯播》、山西日報、山西新聞網、山西農民報、臨汾新聞等媒體先後進行了宣傳報道,形成了較大影響。

作為購買式造林的首創者和踐行者,王金龍結合多年林業經驗,為了完成好脫貧攻堅這一最大的民生工程,他還想方設法,對購買式造林的政策體系進行完善。

一是率先提出並組織設立了“脫貧攻堅生態效益補償專項基金”,縣財政從今年起每年拿出150萬元,對全縣未納入生態效益補償範圍的生態林和達産達效前的經濟林,給予每年每畝5元的生態效益補償,以支援群眾穩定脫貧,鞏固造林成果。

二是拓展購買式造林脫貧攻堅的適用範圍,針對道路養護、衛生保潔、小流域治理等工作,他首先提出並成功組織貧困戶參與這些工作,今年將有233戶400人實現脫貧。

三是建立森林市場,依託縣不動産交易中心,確立林價體系,建立森林市場,促進林權的交易和流轉,賦予老百姓擁有産權的樹木和森林以自由買賣的權利,讓森林成為商品,通過市場交易實現價值,用市場經濟的辦法,推動生態建設、脫貧攻堅健康快速發展,在此基礎上,結合三權分置制度改革,鼓勵、引導、支援成立家庭林場、股份制林場和家庭農場等改革,積極踐行習近平總書記視察山西時提出的“提高農民進入市場的組織化程度”的重要指示。

四是探索碳匯扶貧新途徑。根據國務院支援山西發展意見中“推動山西省建立健全碳排放權交易機制”的部署,大寧縣著手探索開發和銷售生態扶貧林業碳匯CCER(國家核證自願減排量),減少水土流失,守護生態安全,盤活碳匯功能,增加群眾收入。

五是引入資産性收益扶貧工作。緊緊抓住被山西省林業廳確定為“林業綜合改革試點縣”和“資産性收益扶貧試點縣”的機遇,大力開展資産性收益扶貧試點工作,推廣“企業+合作社+農戶”的模式,鼓勵縣域龍頭企業成立專業合作組織,群眾以個人擁有的林地經營權、林木所有權以及財政補助資金折股量化,以股權的形式入股合作社,實現“資源變資産、資金變股金、農民變股東、收益有分紅”。目前,已出臺《大寧縣開展林業資産收益扶貧試點的工作方案》,共有兩個合作社與221戶群眾簽訂入股合作協議,涉及建檔立卡貧困戶130戶,其中森科農牧專業合作社與40戶建檔立卡貧困戶簽訂了入股合作協議,40戶貧困戶每年共可獲得收益9.5萬餘元,戶年均增收2375元,收益年限為30年。

同時,王金龍在全縣率先組織開展了教育資源整合、與山西醫科大學第一醫院共建醫聯體等改革,引進了花卉生産、生豬養殖、醫用手套生産、煤層氣壓縮、光伏發電、風力發電、生物天然氣發電、迴圈農業試點等項目,提出了“有機大寧”創建的目標和措施,這些工作正在緊張有序推進,必將對全縣的脫貧攻堅帶來深遠的影響。


相關內容

中國網官方微信
中國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