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魏文化走進北大 從壁畫和造像感悟另一個世界的想像

發佈時間:2018-01-12 23:24:58  |  來源:中國網  |  作者:李芳 舒珺  |  責任編輯:舒珺
分享到:
20K

中國網1月12日訊(記者 李芳 舒珺) 北朝歷史不足二百年,其中北魏定都大同的平城時代延續了近一百年,而且是奠定北朝歷史走向的一百年。因此,在大同的地上和地下都遺留了無數的北魏文化遺産,墓葬壁畫和石窟藝術是其中的典型代表。

1月12日下午,“另一個世界的想像——大同沙嶺7號北魏墓葬壁畫與雲岡石窟藝術”展在北京大學賽克勒考古與藝術博物館開幕。大同文物局副局長何建國、雲岡石窟研究院院長張焯、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院長杭侃分別在開幕式上致辭。

本次展覽由雲岡石窟研究院和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主辦,旨在向大眾呈現出平城時代與眾不同的文化風貌。展覽包括摹制壁畫和雲岡石窟造像兩個部分。

山西大同文物局副局長何建國致辭

何建國表示,沙嶺北魏7號墓葬是2005年中國十大考古發現之一,目前是山西省重點保護文物保護單位。該墓葬壁畫內容豐富,題材廣泛,具有非常高的歷史、文化、藝術和社會價值,是研究北魏前期喪葬習俗、民族風情、社會信仰、文化交流以及交通出行極為珍貴的史料,也是踐行當年王國維先生提出的二重證據法學術研究路徑的極好素材。

雲岡石窟研究院院長張焯致辭

張焯從歷史因緣和現實需求兩個方面闡述了臨摹該墓葬壁畫的重要價值。在他看來,與寺觀壁畫相比,墓葬壁畫可能更重要。因為寺觀壁畫講的是神的世界,現在保存下來的以唐宋之後居多,而墓葬壁畫時間要遠遠早于寺觀壁畫,而且反映的是真實的人生、朝代、社會歷史,所以雲岡石窟研究院與包頭壁畫臨摹團隊商定共同來拯救即將消失的北魏沙陵墓,經過兩年辛苦努力,終呈現於世人面前。張焯介紹,在現實需求方面,當下國內缺少一座古代壁畫墓葬博物館,研究院當下正著力開展此類工作,希望未來將國內典型的、最優秀的出土墓葬恢復一部分放在博物館,供考古和美院專業學生使用。

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院長杭侃致辭

杭侃在致辭中説,本次展覽是北京大學賽克勒考古與藝術博物館2018年的第一個展,又恰逢今年是北京大學建校120週年,作為系列紀念活動的暖場,本次展覽意義非凡,除了帶給公眾學術、視覺享受,還會激發其別樣的人生思考。

杭侃接受本網記者專訪

談到與雲岡石窟研究院的合作,杭侃在接受本網記者專訪時表示,他對雲岡石窟的熱情要源於其導師、中國石窟考古創始人宿白先生。學生時期的宿白在第一次見到雲岡石窟時,內心深受震撼。從此,雲岡石窟成為宿白先生的研究重點,北大與雲岡石窟的美好緣分也就此結下。

專家學者與畫工團隊的無縫協作

位於大同東郊的沙嶺7號墓的摹制壁畫,是此次展覽的“主角”。沙嶺7號墓是一座北魏時期的地下“豪宅”。據墓室出土漆皮文字推測,墓主人死於太延元年(西元435年),鮮卑人,是侍中主客尚書平西大將軍破多羅氏的母親。但墓中除了氈帳、服裝這些表面因素外,很難再嗅到鮮卑文化的氣息。而沙嶺7號墓壁畫中,用磚砌成的鏟形墓室,甬道兩側的鎮墓武士和鎮墓獸,甬道頂部的伏羲女媧,墓室兩側的大型出行圖和宴飲圖,都是典型的漢晉傳統文化元素。伏羲女媧手中所持的摩尼寶珠,在不經意間還流露出西方文化的印記。可以説,沒有沙嶺7號墓壁畫的面世,北魏早期的文化生態模式將無從知曉。

該壁畫是大同迄今發現的形象內容最為豐富精彩的北魏繪畫,但歷經多年,壁畫局部不可避免地出現了分化、空鼓、龜裂起甲、顏色氧化發黑、顏料脫落等衰變現象。本次展出的壁畫摹製作品,是雲岡石窟研究院搶救瀕臨消失的古代墓葬壁畫的一次有益嘗試。

從2016年開始,雲岡石窟研究院邀請專業壁畫臨摹團隊執筆,組織院內外考古研究專家配合,摹制了沙嶺墓葬壁畫。這種由專家學者與畫工團隊的無縫協作方式,在全國文物保護領域尚屬首例,作品的科學性大大增強。

觀眾欣賞雲岡石窟文物展品

平城時代的又一扇窗口

拓跋鮮卑在征服平城後,他們借鑒了中原傳統文化,而佛教則給了拓跋鮮卑另一重慰藉,使他們將希望不再完全寄託于地下世界,而且其表現形式與壁畫藝術頗多相似之處,為今人認識平城時代開啟了又一扇窗口。

此次共展出文物44件,包括雲岡石窟第5窟窟頂佛寺遺址出土的泥塑佛像,以及石窟窟前遺址出土的菩薩頭像、立像等。展覽將持續至2月28日。


相關內容

中國網官方微信
中國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