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在解釋中醫科不科學?這是中醫最大的尷尬

發佈時間: 2017-08-21 08:49:36  |  來源: 日刻  |  作者: 林溪、孫薇  |  責任編輯: 袁宵
分享到:
20K

中醫的理論和方法要和現在的系統科學的理論和方法相結合,向群體化和工程化方向優化,形成大道至簡的知識和方法,使之“還醫於民”。不過分強調個性化,強化異病同治的方式恢復健康。

不久前,醞釀了33年之久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中醫藥法》(簡稱《中醫藥法》)正式施行,中醫終於有法可依。《中醫藥法》規定,中醫從業者不必再進象牙塔,可以師承的方式學習,由師傅推薦、考試合格後即可取得醫師資格。對於市場上沒有供應的中藥飲片,醫療機構也可自行泡製、加工成飲片。

不必科班出生,重回師徒承襲時代,這是“發展中醫藥事業應當遵循中醫藥發展規律、體現中醫藥特點”,還是“自降”中醫門檻?産生疑問的原因,是我們與中醫的曖昧關係看似很近,實則陌生。所以才會出現“中醫粉”與“中醫黑”兩大截然不同的對立信仰陣營。本文旨在探討中醫的困境和出路, 感謝日刻(ID:reknow24)授權發佈,感謝本文作者林溪、孫薇。

  經絡穴位挂圖

何時開始中不如西?

在“西醫”傳入中國以前,是沒有“中醫”概念的,就像“西學”、“國學”一樣,這些概念都是歷史性的存在。西醫剛傳入中國時不叫西醫,叫“新醫”,而中國古代的醫療方法叫“舊醫”,過去有的是“岐黃之術”“懸壺”“杏林”“青囊”等稱謂。“新舊”是時間或歷史概念,而不是地域概念,後來,這種歷史性的“新舊”被地域性的“中西”的稱呼替代,而事實上英語中的“中醫”就被翻譯成“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恐怕叫“傳統中國醫學”更好。

在中國,所謂“中醫”和“西醫”的爭論,應該是“傳統醫學”和“現代醫學”的爭論。然而,兩者在理論基礎和表現形態上都迥然不同。

西方人喜愛分析,將事物放在人的對立面觀看、研究,關注事物在空間中的機械運動和物理變化,在幾何學、形式邏輯和抽象思維方面取得的成就對西方科學與文化産生了深刻影響。在醫學上,西醫學以解剖學為基礎,著重研究人體的形體器官、組織結構和化學構成。

兩千多年來,在“天人合一”的哲學思指導下,形成了陰陽五行,藏象經絡,辨證論治,理法方藥等理論體系。中醫治療的對像是人,而不是將人視為“疾病”的載體。中醫還強調精神對生命的特殊意義和作用,因此中醫不直接針對病灶施治,而旨在恢復和加強人自身具有的調節能力,調動和激發人的生命潛能,從而實現自我痊癒。

若用西方科學當作衡量一切的統一標準,必然會産生許多誤解。

西學東漸以來,不斷有人在具備“現代科學方法和技術”的西學體系下重新審視建立在陰陽五行古典哲學思想上的中醫,提出“中醫是否科學”的質疑。魯迅就在《吶喊》自序中寫道,“中醫不過是一種有意的或無意的騙子”。在這樣的背景下,上世界二十年代和五十年代,社會上均存在過取消中醫的討論。

進入現代社會,在逐漸喪失古典文化學習能力的過程中,中國人與傳統醫學的隔膜與距離更大了,以至於除了在少數傳承人和專業學生眼裏,中醫儼然成為了一種玄學一般的神奇存在。也誕生了中醫粉和中醫黑兩類截然不同、勢如水火的信仰陣營。

  學生體驗中醫

中醫陷入怎樣的困境?

在西醫的圍堵和掣肘下發展到今天,傳統中醫的困境就更加明顯了。

中醫醫療機構的發展極不均衡。從全國範圍來看,中醫院數量遠遠少於西醫院,且各地區中醫院規模差異明顯。綜合醫院的中醫科門診量僅佔總數的8%,許多醫院連中醫門診都沒有設置。

國家中醫藥管理局對全國中醫醫院醫療品質監測結果顯示,我國中醫醫院普遍存在“三低”現象:中醫治療率低、危急重症就診率低、中草藥使用量低,尤其是住院病人很少採用中醫藥治療。

人才培養面臨著“斷檔”。建國前,傳統中醫大多采用師承制,即師傅帶徒弟。師徒之間朝夕相伴,形同父子。由於長期耳濡目染,徒弟對師傅的醫法絕技、用藥特色、生活起居皆瞭如指掌,假以時日,徒弟便可替師應診。

但在現代社會,師徒制度下培養出來的徒弟難以取得醫師資格,這种家庭模式也很難擴大中醫的傳承範圍。

如今,高等中醫院校培養也出現了問題。學校強調學生要掌握中西醫兩套本領,因此中醫與西醫的課程比例幾乎對等,導致在本科五年中,中醫教育的時間其實相當有限。在兩種思維方式和術語概念完全不同的理論體系中切換學習,缺乏傳統文化訓練和熏陶的學生更偏愛相對直觀的西醫學,對以唯象思維、陰陽五行為理論體系的中醫學難以深入。

我國對傳統中藥方的保護不力。很多傳統中醫藥發明人自身缺乏法律知識,他們很少主動求得法律保護,由此造成很多祖傳秘方已經失傳,或者乾脆秘而不宣,很多老中醫祖傳的方子,寧肯“壓箱底”,也不願冒風險拿出來。

日本在我國六神丸基礎上開發出的“救心丸”年銷售額達上億美元。南韓的“牛黃清心液”源自我國的“牛黃清心丸”,年産值接近一億美元。但我國尚未建立古方保護制度,在這一方面,印度、埃及等國走在前面。

中藥的毒副作用一直廣受詬病。目前,中醫藥管理制度還是按照西藥的標準來制定的,而實際上,中藥經過數千年的實踐檢驗,自有其療效特點和療效原理,並不能完全等同於化學藥。中藥是復方藥,不同藥量、不同質地對不同體質的人效果都可能有所不同。現在日本、南韓都規定,只要是經典名方,即利用公認的中醫典籍上記載的中藥方劑生産的中成藥,無需按照新藥審批,可以直接生産,直接免臨床,只做毒理,不做藥理,比我國政策寬鬆得多。

“假中醫”現象頻生,激化負面輿論。沒有任何一种醫學可以解決所有疑難雜症,但近幾年,一些人大張旗鼓地宣揚中醫中藥可以治療某些疑難雜症,甚至承諾包治百病、無效退款,民間流傳的一些偏方、祖傳秘方治療某種疾病雖然有一定的療效,卻常被不良藥商包裝成神藥,利用患者“病急亂投醫”的心理嚴重誤導民眾。“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在中醫領域特別普遍。

1   2   下一頁  


中國網官方微信
中國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