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本看上網路文學 巨頭紛紛佈局網路文學

發佈時間: 2017-08-15 08:46:42  |  來源: 北京晨報  |  作者:  |  責任編輯: 袁宵
分享到:
20K

網路文學被資本看上了

網際網路巨頭紛紛去尋找IP 優質網路文學爭奪戰一觸即發

從過去的不登大雅之堂,到如今的流量之王,網路文學經過20年的發展正在成為網際網路時代的超級金礦。作為IP生態的源頭,網路文學在2016年的市場規模已經高達90億元,但大量同質化內容和糾紛不斷的版權之爭依舊給網路文學生態留下了野蠻生長的後遺症。資本對於優質網路文學的爭奪戰一觸即發,網際網路巨頭也都不約而同地溯源而上,尋找並培育下一個超級IP。

網路文學成IP價值源頭

剛剛過去的週末,首屆中國“網路文學+”大會讓不少讀者獲得了跟網路“大神級”作家親密接觸的機會。當網路文學發展進入第20個年頭,那些熬夜追過的文字正在不斷被改編成影視、遊戲作品,虛擬的人物形象逐漸變得具象化,接受粉絲的檢閱。《鬼吹燈之尋龍訣》中那座神秘的地下宮殿,《何以笙簫默》中的校園故事,甚至是《花千骨》描繪的仙俠世界正在逐一搬上銀幕,成為現象級影視作品,坐擁口碑、商業的雙豐收。優秀的網路文學IP越來越受影視行業和資本市場的追捧,一條從網路文學到影視、遊戲以及周邊産品的泛娛樂産業鏈正在形成。

“網路文學行業的每次變革,都伴隨基礎設施的建設。”阿裏文娛集團CFO、阿裏文學CEO 黎直前認為,“現在網文不僅僅是IP的源頭,更是IP是否具備衍生價值的試金石和文娛産業發展的風向標”。因此,網路文學在用戶觸達、商業變現、內容系統建設上的新基礎設施將成為網文行業進入融合時代的關鍵因素。

愛奇藝文學事業部總經理凍韆鞦表示,當前,網路文學正逐漸滲入影視、出版、遊戲、動漫等領域。網路文學産業與開放性的IP生態産業鏈之間的融合是大勢所趨。

掌閱簽約作家、網路歷史小説第一人月關表示,如果説網路文學是作家和讀者之間互動共創的一種遊戲,當影視和遊戲産業介入時,就多了兩個參與遊戲的小夥伴,必然會導致整個遊戲及其規則發生一定的改變。但這種改變是良性的、積極的。

巨頭紛紛佈局網路文學

資本的介入使得網路文學的變現渠道更加豐富,處於娛樂生態最上游的網路文學價值也愈發被資本和巨頭重視。

阿裏文學CEO 黎直前表示,阿裏文學將通過用戶觸達、商業變現、內容系統建設三方面基礎設施賦能網路文學,以推動新一輪産業升級。黎直前強調,阿裏文學處在內容端的重要戰略地位,要打造以網文IP為核心的全鏈路衍生模式。阿裏文學總編輯周運表示,阿裏文學將通過理念、模式、標準、內容四方面賦能網路文學,打造以網文IP為核心的文、影、遊聯動模式。網路文學平臺需要從販賣IP的變現思路轉變為可持續地培育IP。

愛奇藝文學拿出了“雲騰計劃”來實現從內容生産到一魚多吃的IP聯動戰略。愛奇藝文學將向愛奇藝網路劇、愛奇藝網路大電影免費開放共600部IP版權,採用後期收入分成的盈利模式,與合作方同生共榮。“愛奇藝文學的使命很簡單,不是為了賺前向訂閱的錢。依託于愛奇藝這樣一個大的平臺,我們有使命有義務幫大家做分發。”愛奇藝文學事業部總經理凍韆鞦表示,根據行業預測,到2020年,整個娛樂內容市場規模將達一萬億,全網網劇付費收入將在2020年追平電影總票房。網劇、網大等純網內容的朝陽發展,使得題材豐富的網路文學變現有了更精準的渠道。

網路文學發展不能唯IP論

最近10年,中國網路文學事業發展迅猛,但在繁榮的表面下也存在一些問題。掌閱聯合創始人王良認為,盜版和抄襲問題是網路文學的兩顆毒瘤,需要政府、企業、作家、讀者一起努力去解決。掌閱副總裁遊亭表示,近2年引爆市場的IP作品,幾乎都有超過10年的創作時間。今天的用戶獲取內容入口分散,同質化作品氾濫,劣幣驅逐良幣。

由於市場對排行榜、作家名氣等強烈的追求,對於內容、文筆等關乎作品本身價值的部分被忽略了,這種“唯IP論”會傷害網路文學的長遠發展。另一方面,網路文學市場近年來頻繁爆出抄襲官司和影視改編版權糾紛,給整個行業造成了負面影響。有業內人士指出,在市場資本都向IP作品傾斜的情況下,作為IP影視劇改編源頭的網路文學作品在短期內被購買、開發,沉澱長達10餘年中的優秀作品在2年內被消耗殆盡,精良的網路文學作品被短期開發完成,使得網路文學市場沒有足夠時間進行下一輪沉澱和積累,很容易造成網路文學市場的混亂。

愛奇藝文學事業部總編輯楊勇表示,過去網路文學的商業模式單純依賴付費閱讀,作者為了迎合付費閱讀的觀眾,在更新頻率或寫作上會向讀者傾斜。如何讓不注水的作家都富起來、好起來,值得作者和平臺方共同努力。(記者 韓元佳)

中國網官方微信
中國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