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中國國情

中國如何加入WTO的?

2001年12月11日,我國正式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成為其第143個成員。世界經濟一體化、全球化是當今世界經濟發展的主流,改革開放不僅要請進來,還要走出去,融入到國際經濟體系中去。加入WTO,中國即取得多邊、穩定、無條件的最惠國待遇,並以發展中國家身份獲得普惠制等特殊優惠待遇,有利於實現市場的多元化,使我國出口貿易有較大的增加。

口述者:石廣生

1939年9月生,河北昌黎人,1998年3月-2003年3月任對外經濟貿易合作部部長、黨組書記,在入世談判中任中國代表團團長。

2001年12月11日,中國正式加入世界貿易組織,成為其第143個成員。圖為2001年11月11日,中國外經貿部部長石廣生在卡達首都多哈舉行的中國加入世貿組織議定書籤字儀式上舉杯慶賀。 新華社發

入世時,我是簽字最多的人

2001年12月11日,在卡達首都多哈,我當時作為外經貿部部長,代表中國簽署了中國入世議定書,這標誌著中國正式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而在中國入世的歷程中,1999年11月15日,我和美國貿易代表巴爾舍夫斯基在北京簽署中美關於中國加入WTO的雙邊協議。2000年5月19日,我和歐盟貿易委員帕斯卡爾·拉米分別代表中歐雙方簽署協議。

對此,有朋友開玩笑,説我是入世過程中簽字最多的人。

農業談判最艱難

回顧當時的多邊談判,有半年時間,大家一片悲觀,認為中國加入不了WTO,認為中國沒希望了。當時在入世的最後關頭,除了最惠國待遇問題,農産品問題首當其衝。卡就卡在這個問題上,其他都不是主要的,關鍵是這個問題。後來呢,大家談判都很艱難,誰都不可能再出價,整個談判停頓了半年以上。

談判恢復的第一個內容是農産品的市場開放問題,其中包括小麥、大豆、棉花等的配額,這個當時是有爭論的,大家需要討價還價。第二個內容,也是最主要的內容,是關於對農業的支援問題,對發展中國家,也就説它的最高支援額度不能超過本國農業生産總值的10%的金額,發達國家不能超過本國農業生産總值的5%的金額。因為要體現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待遇嘛,一些發達國家要求我們按照對發達國家的要求,不能超過5%。我們是要求要享受發展中國家待遇,要10%。這個意義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我記得2001年我國國內的農業生産總值是2萬2千億元人民幣,如果按照10%的標準的話,我們就可能允許支援2200億元人民幣,如果按5%算,我們只能支援1100億人民幣。雖然當時我們國內的支援不到500億,但是我們必須要這個權利。隨著我們國家的發展,財政能力增強,我們一定要這個權利。

談判到最後階段,幾乎每一個問題都是難點,如果達不成協議,中國就不可能加入WTO。但在農業問題上,中國如果讓步,讓出的就是未來中國農民的利益。

還好,那年我們正好在上海召開APEC,APEC首腦會議之前,要召開部長會議。在那個期間,我同佐立克(時任美國貿易談判首席代表)進行談判,最後達成了共識和諒解,我們也做了一點鬆動,比10%低一點,經過爭取談判,達到了8.5%,這樣結束了這個條款。

在入世的最後關頭,也是談判最艱苦的時候。我們在服務領域、金融業和汽車業的談判當時也相當激烈。讓我最感動的,就是一些發展中國家給予中國的支援。

我們中國加入世貿組織,得到了許多國家的支援,特別是發展中國家的支援,有的是語言支援,有的來跟你擁抱。另外在談判最艱難的時候,他們説中國需要什麼支援,他們就會做什麼,非常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