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中國國情

中國近代體育概述(1840-1949)

中國的近代體育,是指1840年鴉片戰爭到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前這一歷史時期的體育。它雖然只有一百多年的歷史,但卻是一個起著承上啟下作用的重要階段。

鴉片戰爭改變了中國社會的性質,使中國從一個封建社會,逐步變成半殖民地半封建的社會。中國近代體育,在劇烈社會變革的特定歷史環境下,不能不帶有時代的痕跡。它經歷了艱難曲折的歷程,凝聚著中華民族的滄桑、悲壯和奮起。

這一時期,中華民族在繼承和發揚傳統體育的同時,隨著西方文化的傳入,也接受了西方體育。這兩種體育在相互影響和並存中,共同發展,並形成了中國體育的新特色。

學校體育是近代中國體育的基礎,培養了一批專業體育工作者,為發展體育事業起著積極的推動作用。各省、大區和全國性運動會相繼開展。體育機構和組織相應建立。中國運動員開始參加國際比賽。

在中國共産黨的領導下的革命根據地和解放區,體育受到高度重視,譜寫了紅色體育的光輝篇章。

近代體育承上啟下

偉大的民主革命先行者孫中山先生(1866—1925)主張“夫欲圖國家之堅強,必先求國民體力之發達。”這是他的題詞:“強國強種”。

毛澤東(1893——1976)從青年時代起,就積極提倡體育,主張德、智、體並重。《體育之研究》是他青年時代的一篇著作,原載于1917年4月1日《新青年》雜誌,署名為“二十八畫生”。

西方體育的傳入

自1840年鴉片戰爭以後,西方近代體育思想、體育項目和競賽等內容傳入中國,隨之在中國的大城市、軍隊和學校中,開始了各種體育項目的競賽活動,全國、大區、各省等舉辦各級運動會,到1948年先後舉行了7次全國運動會。中國近代體育開始與國際體育活動接軌,先後參加了10屆遠東運動會和3屆奧運會。

自號鑒湖女俠的民主主義革命家秋瑾(1879-1907),1097年1月,大通學堂公推她為督辦。同時,她還主持了紹興體育會的工作。

上海聖約翰書院是1879年成立的教會學校,于1890年舉行了我國最早的學校運動會。

我國早期體育教育家徐一冰(1881—1922),致力於中國體操學校的創立,提倡國民體育,體育著作甚多。

自1913年到1934年,我國共參加了十屆遠東運動會,中國足球獲得九屆冠軍。著名運動員李惠堂被譽為“亞洲最佳球員”。圖為李惠堂和他的《足球世界》的題詞。

1930年在東京舉行的第9屆遠東運動會上,我國排球隊獲得冠軍。圖為中菲男排之戰,我隊員躍起扣球的情景。

20年代,中國最早赴美國春田大學學習的體育專科的留學生。左起:許民輝、高錫威、董守義。他們回國後,為中國體育事業的發展做出了重要貢獻。

陸禮華(1899——)(前排中)係中國體操學校的畢業生,她1922年創辦了上海兩江女子體育學校。圖為1935年她率領該校籃球隊訪問南洋時的合影。

近代學校體育課即接受了西方體育項目,又保留了中國傳統體育的內容。民國初期,上海市廣東小學7-15歲學生的體育課就有武術的傳授與操練。

  1936年在柏林舉行的第十一屆奧運會上,中法籃球隊在進行比賽。

  1936年在柏林舉行的第十一屆奧運會上,中英足球對壘。圖為中國隊正在攻球。

我國撐桿跳高名將符保盧,1936年在柏林舉行的第十一屆奧運會上,成為唯一獲得決賽資格的中國運動員。

1949年以前被選為國際奧會委員的3位中國人。左起:王正廷、孔祥熙、董守義。

被譽為“短跑怪傑”的劉長春是我國第一位參加奧運會的運動員。其100米成績為10秒7.這一紀錄,他在國內保持了25年之久。圖為劉長春在1935年第6屆全國運動會上。

台灣運動員張瑞妍在1948年上海舉行的第七屆全國運動會上,獲女子標槍第一名。

傳統體育的繼承與發揚

在近代時期,西方體育傳入中國以後,中國傳統的體育除了少數項目失傳以外,多數都被繼承和流傳下來,諸如武術、導引術、棋類活動、摔跤、龍舟、馬球等。它們與西方體育傳來的體育項目及競賽方法相互融合,彼此吸收,構成了中國近代體育的特點。

著名武術家霍元甲(1857——1910)為實現“欲使國強,非從文尚武不可”的主張,1910年在上海創辦的中國第一所武術學校——精武學堂,後來發展為精武體育會。這是霍元甲和他當年練功用過的石鎖、七節鞭。

精武體育會以“從文尚武”為主旨,積極普及和提高武術。圖為1916年該會派教師在上海中華鐵路學校傳授武術的情景。

1927年,由著名武術家張之江(左圖)(1882-1969)發起,並正式組建的中央國術館,是官方武術機構。這是1928年10月,中央國術館舉辦的第一次國術(武術)考試開幕式的合影。

體育愛好者潘德明于1930年6月至1937年6月,採取徒步和騎自行車的方式環遊世界,歷經7載,途經40多個國家和地區。

象棋,是中國古老的傳統體育項目,歷代相傳。圖為清末北京的二位棋手正在對弈。

馬球頗受官兵們的喜愛。圖為1935年在上海舉行的第六屆全國運動會上表演馬球。

  1935年在上海舉行的全國第六屆運動會上的蒙古式摔跤場面。

革命根據地體育的開展

革命根據地體育是指1927年到1949年期間,在中國共産黨和革命政府領導下人民大眾的體育。它具有革命性、群眾性的鮮明特點和濃厚的軍事色彩。從實際出發,艱苦奮鬥是它的光榮傳統。它為全國解放後的社會主義體育事業摸索了經驗,準備了幹部,開拓了道路。

  毛澤東主席積極倡導體育,並身體力行。這是他在1946年在延安打乒乓球。

1932年5月朱德(1886——1976)在中央蘇區福建省長汀檢閱了少年先鋒隊的軍操、遊戲、野外演習。

1940年,賀龍(1896-1969)親手創建和領導的師“戰鬥”籃球隊與延安抗大三分校“東幹”籃球隊,在山西省興縣李家灣進行籃球比賽後的合影。圖中排左起第5人為賀龍。

  陳毅(1901-1972)在戰鬥年月,經常下棋。

抗日軍政大學是延安的一所主要幹部學校,經常開展體育活動,尤以球類活動最為廣泛。圖為1940年,八路軍總司令朱德(圖中托球者)在參加排球比賽。

  在山東革命根據地 115師某部體育運動會上正在進行足球比賽。

  1936年陜北保安地區紅軍大學(即抗日軍政大學前身)學員中的網球愛好者。

1937年,西安八路軍辦事處的同志們開展了籃球、排球、乒乓球、圍棋、象棋等活動。圖為同志們正在進行乒乓球比賽。

  延安保育院的兒童在玩壓壓板。

  在1937年紅軍一團“五·一”體育運動大會上,戰士們正在進行單槓表演。

  1940年,延安體育會成立,開展了各種體育活動。這是在延河進行的跳水錶演。

1942年冬,重慶八路軍辦事處舉行運動會。圖中賽跑者左為潘梓年,他旁邊站立者為矛盾,右邊為沈鈞儒。

1942年9月,延安舉行的擴大的“九·一”運動會是抗日戰爭期間革命根據地最大的一次運動會。黨、政、軍、機關、學校、工廠等單位1300多名運動員參加了23個項目的角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