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訪貴州石阡的“無邪劇變”:10年前邪教猖獗

發佈時間: 2015-11-10 09:04:32  |  來源: 法制日報  |  作者: 王家梁  |  責任編輯: 孟超

10年前邪教組織活動猖獗

10年後邪教如過街老鼠

探訪貴州石阡如何實現“無邪劇變”

石阡縣,是貴州省銅仁市西南部的一個山區少數民族聚居縣。2005年以前,當地部分村民因受裹脅誘導成為“門徒會”邪教組織信徒,信奉“一覺醒來米缸自動填滿”“生病不用吃藥”“種地不用化肥,不施農藥”……

此後,石阡開始在全縣開展“無邪鄉鎮”創建,著力“打”“防”“教”“幫”“扶”“轉”六項措施。通過治貧與治愚、精準扶貧與無邪創建相結合尋求破題之道。多年後,石阡形成了“四防三幫兩扶一改好”的工作模式,成為遠近聞名的“無邪縣”,非但再無新增邪教人員,就連當初那些誤入歧途者,也已走上自力更生、勤勞致富的發展正途。

那麼,引發石阡“無邪劇變”的秘訣究竟是什麼?帶著這個問題,《法制日報》記者來到石阡試圖探尋答案。

信奉邪教踏上不歸路

“對不起爸媽,對不起妻子孩子,那3年時間真是荒廢了。”回想起漂泊廣東的那段日子,黃世啟仍然懊惱不已。

2002年,30歲的黃世啟與其他同齡人一樣,有了妻子和剛滿周歲的孩子。按理説,靠著自家一畝三分地,黃世啟可以過上不錯的小日子。可就在那年快過春節的時候,一句“只要加入‘門徒會’,不用下地幹活,第二天米缸就能填滿”的宣傳口號,在街頭巷尾悄然流傳。

黃世啟心想,不費力就有收成,何樂而不為,於是報了名。第二天,米缸確實有了米。此後數天,米缸天天有新米增加,這可樂壞了黃世啟。而後,當“門徒會”成員説要離開村子時,他舍下妻兒老小,帶上家裏僅有的3000元錢,跟著一行人來到廣東。

“我是後來才知道,那些米是‘門徒會’成員趁天黑,偷偷倒進我家米缸的,目的就是讓我相信世界上確實有不勞而獲的事情。”黃世啟回憶説,“到了廣東,我的錢很快就被‘領頭’拿走了,説是會費。再後來,我就跟著他們到處走,遊説拉攏其他人‘入會’。”黃世啟這一走就是整三年,留下年邁雙親、孤兒寡母苦不堪言。

這樣的事例,僅是“門徒會”禍殃鄉民的一個縮影。在當年被“門徒會”蠱惑的人當中,甚至有人險些搭上性命。

49歲的村民張某患了肺炎,聽信“門徒會”妖言,“不打針不吃藥就能康復痊癒”。後來,張某被家人強行送到醫院時,已錯過最佳治療時間,後經過精心治療調理才勉強挽回性命,但還是留下了病根。

在當年的石阡縣,“門徒會”邪教組織滲透活動之猖獗令人震驚。據統計,2005年以前,石阡縣有“門徒會”窩點62個,“門徒會”邪教組織在當地有骨幹46人,裹脅當地群眾1400余人,上到70歲高齡的古稀老人,下至10來歲的小學生,因信奉邪教而引發的悲劇不勝枚舉。

祛邪正風社會齊參與

事情發生轉機是在2005年。

記者在採訪中了解到,2005年6月初,石阡縣集中查獲“門徒會”參與人員上千人,其中被判刑1人、治安處罰100余人,更多的是批評教育處理。

“邪教的蠱惑誘導和傳播蔓延,已經嚴重危害到老百姓的生産生活甚至生命財産安全,必須及時剷除,防止危害進一步擴大。當然,在處理邪教問題方式上,我們並沒有簡單地‘一打了之’,而是‘打防宣’結合、‘幫扶轉’並舉,注重社會各方共同參與,形成橫向成面、縱向到底的總體防控體系。”石阡縣委常委、政法委書記丁和平對《法制日報》記者説。

石阡縣“無邪教創建”活動得到中央和貴州省有關部門的充分肯定,被授予“無邪教創建先進單位”。在2009年,貴州全省推進“無邪教創建”時,石阡縣已針對實際情況,率先開啟了有針對性的“四防”“三幫”工作模式,為貴州全省乃至全國提供了成功範例。

“四防”即警示宣傳防麻痹、守好家人防裹脅、全民參與防滲透、明確責任防反彈。針對邪教組織人員主要分佈在農村邊遠地區的實際情況,石阡縣將反邪防邪工作重點放在基層、放在農村。石阡縣在縣委黨校建立反邪教警示教育基地,把反邪教警示教育納入幹部教育必修課,強化縣鄉村幹部走到哪,防邪教育就宣傳到哪。針對“門徒會”邪教人員均係被裹脅的判定,將家庭作為反邪教第一防線,建立了以家庭明理人為主體的看護責任制、德高望重寨佬為主體的寨鄰親朋感化機制、以鄉鎮和村支兩委為主體的管護工作機制。石阡縣湯山鎮金莊村把問動向、問健康、問生産和管行動、管教育、管轉化、管幫扶的“三問四管”機制納入日常工作新常態,營造了反邪防邪幹部帶頭、人人有責的良好氛圍。

針對農村邊遠山區易被“門徒會”邪教滲透的實際,石阡縣利用縣、鄉、村資訊網路,建立起聯防、聯控、聯打工作機制和預警機制。通過強化包保責任,實行“主要領導包片、分管領導包村、具體負責人包組”,全面落實宣傳、教育、管控和幫扶措施,每季度對原在冊邪教人員和流進可疑人員進行逐一清理核實,逐人建好幫教檔案,切實防止涉邪活動反彈。

“三幫”即黨員幹部幫思想、政法幹部幫法治、社會各界幫文化。黨員幹部利用幹群連心室和反邪教工作站兩個平臺,深入走訪涉邪人員,掌握其思想動態,了解其思想癥結,積極宣傳強農惠農政策。政法幹部結合“送法下鄉”“法律六進村”“農村法律明白人培養工程”等活動,進駐幹群連心室,廣泛開展邪教人員法治教育,強化與涉邪人員面對面溝通、零距離交談等,有效預防涉邪人員家庭因民間糾紛、社會矛盾産生對抗情緒或重新涉入邪教組織。堅持開展“文化活動進鄉村”系列活動,提高農村群眾精神生活內涵,讓涉邪人員、涉邪家庭在優秀文化的熏陶下回歸社會。

石固鄉欄橋村的楊逢春,2005年因病加入“門徒會”邪教組織,整天“禱告”、宣傳“生命糧”,死纏爛打拉家人、慫親朋,遭到親朋鄰里“白眼”後,曾一度與家庭決裂。2008年起,鄉、村兩級幫教組織對楊逢春開展為期3年的“點對點”精準幫扶。終於,楊逢春徹底轉化,還學會了烤煙種植技術,成為當地烤煙種植技術能手,帶動周邊22戶流轉土地種植烤煙,現年收入10萬餘元。

“信邪教,就等於過去吃鴉片煙。”楊逢春用自己的親身經歷一語道破邪教之害。

標本兼治精準扶貧路

在採訪期間,記者還了解到,與“四防”、“三幫”同期制定出臺的政策還有“兩扶”、“一改好”。

銅仁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公安局局長張濤説:“如果説‘四防’、‘三幫’是針對社會層面對邪教組織的打防控,解決的是‘治標’問題,那麼‘兩扶’、‘一改好’就是在黨委政府的引領下,幫助村民通過勤勞致富、步入發展正途,解決的正是‘治本’的問題。”

據介紹,所謂“兩扶”即傳授技術以扶“智”、 整合資金以扶“貧”。當地每年組織一支科技扶貧工作隊,進村駐寨開展各種技能技術培訓和技術到府服務,把輸送政策資訊作為治貧治愚的重要內容,把加強科學普及、掌握技術技能作為致富奔小康的本領。同時針對因貧、因病信奉邪教的在冊人員和涉邪家庭,縣、鄉兩級黨委政府全面落實精準扶貧措施,採取爭取項目、拼盤資金、民政救助等方式,對涉邪人員實行點對點扶貧,切實解決涉邪家庭成員無條件看病、涉邪改好人員無創業資金等實際問題。

原涉邪人員馬永春,“大門不出二門不邁”整整“蜷縮”家中兩年,因信邪教無心搞生産而造成家中一貧如洗。在當地村幹部“一對一”的教育幫扶下,馬永春不僅與邪教決裂,還學習了種茶技術。現如今,馬永春已成為遠近聞名的“種茶大王”,年收入達30余萬元。

據統計,僅2010年以來,石阡縣共扶持涉邪特困戶、低保戶173戶;為涉邪改好人員爭取種、養殖項目36個,投入扶貧資金100余萬元;投入涉邪家庭大病救助19戶30余萬元,危房改造57戶80余萬元,民政二次醫療報銷32戶50余萬元。在石阡縣,僅黨員幹部開展的涉邪人員一對一幫扶、點對點精準扶貧、“結窮親”等幫扶活動,就捐助資金10余萬元,有效防止了因貧、因病導致涉邪人員反彈,實現了“幫扶一人、轉化一人、脫貧一戶”的目標。

石阡縣通過10年持續開展“無邪教創建”工作,全縣涉邪人員全部改好,連續5年無新增人員、無反彈個例、無滲透落地。233戶涉邪貧困戶走上了生産發展、生活富裕之路,27名涉邪人員通過勤勞致富成為了縣鄉村不同層面、不同領域的致富帶頭人。

“防範處理邪教工作事關黨的執政基礎,事關社會政治穩定,事關群眾根本利益。石阡縣委、縣政府始終把無邪教創建工作當作硬任務來抓,始終堅持與時俱進,擺在協調推進‘四個全面’戰略佈局中開展工作,自覺地把無邪教創建工作納入實施精準扶貧與全面同步小康結合起來,確保了社會政治穩定,真正為守底線、走新路、奔小康打下了堅實的基礎。”銅仁市委常委、石阡縣委書記皮貴懷説。

近日,貴州省委防範和處理邪教問題領導小組辦公室在石阡縣召開全省“百縣千鄉萬村無邪教創建示範工程”現場推進會,回顧總結全省開展“無邪教創建”工作的經驗做法和取得的成績,並對石阡“無邪教創建”經驗在貴州全省進行推廣。

“石阡用10年的時間,走出了邪教危害的陰影,如今在黨委政府及各方的關心支援下,逐步走上勤勞致富的發展正途,可以説,已經初步探索形成了一套以‘治愚反邪’為抓手,‘精準式扶貧’引領發展的新模式。”貴州省委政法委副書記王偉説。

(文中涉邪人員均為化名)  

■ 記者手記

邪教是踐踏人權、危害社會、破壞法制、禍國殃民的一大毒瘤。邪教滋生蔓延,除了其用盡欺騙、籠絡、脅迫之卑劣手段進行裹脅外,一些地方特別是邊遠農村經濟發展滯後、精神文化貧乏也為邪教的滲透傳播提供了可乘之機。因此,邪教問題的治理,絕非打、防、管、控單一之舉所能奏效,必須從經濟發展、扶貧開發、文化傳輸、精神武裝等多方面入手,找準癥結,精準發力。

或許,石阡縣將“無邪創建”與精準扶貧有機結合,並最終實現引領百姓勤勞致富、共奔小康的發展新路,正是對“精準”二字最好的詮釋。(本報記者王家梁 本報通訊員 楊勝衛 潘必忠)

文章來源: 法制日報
責任編輯: 孟超
分享到:
20K
中國網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