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延魯被舉報喊市長“乾爹” 回應稱無稽之談

發佈時間: 2015-10-13 13:20:13  |  來源: 界面  |  作者: 界面  |  責任編輯: 孟超

釋延魯被舉報喊市長“乾爹” 回應稱無稽之談

  釋延魯(資料圖)

這場始自7月末、圍繞少林方丈釋永信的舉報拉鋸戰至今並無結束的跡象,而且事件開始向週邊擴散,並且矛頭已經指向了釋延魯。

10月10日,署名為“孫玉婷”的人士發表網帖舉報河南登封市長喬聳,稱其在天中寺建設項目中涉嫌“貪污腐敗”,因舉報釋永信而備受關注的釋延魯也 牽涉其中,被指非法佔地300多畝,且與登封市長有利益往來:“2014年8月一個晚上,釋延魯喝多了,竟然喊市長‘乾爹’。”

對於這一最新的舉報動態是否屬實,目前並未有確切證據。釋延魯所代表的舉報團一方委託人蔡先生10月12日對界面新聞表示,“他們倆年紀一樣大,叫乾爹根本是無稽之談嘛。我把這件事反映給了師父(釋延魯),現在師父還在配合調查組調查,沒時間正式回復這件事。”

界面記者用不同號碼撥通舉報帖所留號碼時,都被同一男性聲音告知號碼有誤,並稱不認識帖中各方人員。記者在全國企業信用資訊公示系統網,搜索舉報人所在的“福建福鑫建築工程有限公司”,也未能查得相關資訊。

無論真偽,這一場“實名舉報”算掀起了新的波瀾。舉報帖發佈當天,涉及佛門、寺廟、景區的網帖亦直指市長的相關問題。相伴蜂擁而至的,還有對釋延魯的質疑之詞。

而此前,在針對釋永信的眾多舉報材料中,輿論頗為關注的“少林方丈私生女”之説也遭到有力反駁。10月8日,《北京青年報》在報道中指出,舉報中提到的“私生女”一個是棄嬰,一個是釋永信侄女,而早在2004年,釋延潔就已做了子宮切除手術,不可能懷孕生子。

7月25日,在網上具名“釋正義”人士舉報釋永信私生活混亂、有私生女、雙戶口,並相繼發佈舉報資料。然而掀起這番輿論熱潮後,“釋正義”的舉報戛然而止。

正當人們懷疑這場舉報是否又要像之前對釋永信的舉報一樣無果而終時,8月10日起,釋延魯等人組成的舉報團開始實名向相關部門遞交針對釋永信的舉報材料,內容涉及貪污、挪用公款、受賄、濫用職權、非法拘禁、非法持有少林資産等。

8月19日,舉報團相繼收到最高人民檢察院舉報中心的受理回應,8月25日,國家宗教局辦公室也對舉報團表示舉報資料已轉送河南省宗教事務局。

“從8月下旬開始,舉報團就已經開始協助調查組的調查了,調查組是河南省方面的,包括公安、宗教部門,主要內容是對釋永信舉報中的經濟問題的。” 舉報團委託人蔡先生向界面新聞介紹,並表示由於調查組成員口風很緊,調查組具體情況無從得知:“關於具體的調查進展,調查組現在還不方便透露。”

截至目前,由官方公佈的“查證”資訊僅有兩條:在舉報人“釋正義”自稱“代表所有對釋永信不滿者”的情況下,登封市宗教局表示,經核查“沒有釋正義這個人”;涉嫌洩露“釋永信報案”訊問筆錄的公安幹警被“停職”,正在接受進一步調查。

兩個多月來,釋永信除了曾表態“清者自清”、“這次要做一個了斷”“是非以不辯為解脫”之外,並沒有對外回應更多問題,表示靜待真相大白。而釋延魯作為舉報方鰲居話題榜首的同時,針對他的爆料也不期而至。

少林寺相關負責人劉和7月30日向媒體透露,釋延魯從少林寺常住名單中除名,是因其結婚生子。隨後,自稱釋延魯徒弟的釋恒英向媒體報料,釋延魯曾有兩個妻子;自稱釋延魯師兄弟的爆料人也稱釋延魯為登封一霸,不少師兄弟都因辦武校分流其生源受他威脅過。

而在此期間,一躍成為話題人物的釋延魯消失在公眾視線,所有進展委託蔡先生向媒體轉達。關於釋延魯“受控制導致失聯”的種種猜測坊間流傳甚廣。

10月4日,“失聯”兩個月之久的釋延魯公開接受採訪,稱目前在北京配合專案組的調查,自稱受很大壓力和“各方面的誘惑和威脅”,並表示:“舉報(釋永信)一定會堅持到底,沒有結果誓不罷休。”

文章來源: 界面
責任編輯: 孟超
分享到:
20K
中國網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