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鼎記"各派爭搶"42章經":中國翻譯首部佛教經典

發佈時間: 2015-03-03 12:27:02  |  來源: 揚子晚報  |  作者: 楊民仆  |  責任編輯: 孟超

杜牧寫過一首詩:“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樓臺煙雨中。”南朝的寺廟盛極一時,如同漫山遍野綻放的鮮花,香氣四溢。但南方曾是佛教的荒瘠之地,那麼,建業的第一座寺廟是建在哪呢?叫什麼名字?

佛教興起源於一個夢

金庸小説《鹿鼎記》裏,宮廷、江湖各派勢力都在明爭暗搶一部佛經,那就是藏著驚天秘密的《四十二章經》。實際上,這部經書是中國古代翻譯的第一部佛教經典。佛教西漢時傳入我國,但直到東漢,才由涓涓細水蔚成巨流,推波助瀾的就是這本書。

西元69年的一天晚上,東漢明帝劉莊(光武帝劉秀的第四個兒子)做了一個夢,看到一個高大金人,燦如朝霞,飄飄蕩蕩從遠方飛來,降落大殿。漢明帝百思不得其解,第二天上朝讓所有人解夢,群臣都傻了,孔、孟都不是這個形象啊。太史傅毅博學多才,説:我聽説西方天竺(印度)有一位得道的神,號稱佛,能夠飛身於虛空,陛下夢見的大概是佛。

漢明帝當即拍板,去找。聖旨誰敢違抗呢?於是一批使者從洛陽出發,跋山涉水到了天竺國。三年後,他們帶著兩名高僧一起回來,還有經書和佛像。

在皇室的支援下,開始翻譯佛經,第一部譯成的就是《四十二章經》,由四十二段佛説的話組成,短小簡明。洛陽也建起中國第一座佛教寺院,就是今天的白馬寺。

支謙翻譯了大量佛經

三國時,兩座城市成了佛教中心,那就是“北洛陽,南建業”。建業在佛學上能和洛陽並駕齊驅,因為來了兩名高僧,孜孜不倦地在東吳大地播種、推廣。如同高校裏德高望重、成就斐然的教授,即使只有一人,也足以撐起一個學院。

當然,建業從無一寺廟到鐘聲處處,更離不開孫權的關心和支援。

第一高僧叫支謙。支謙是大月氏人的後裔。漢獻帝時,從兵荒馬亂的北方逃到江南。孫權聽説了他的才華立即請進宮中,一見傾心,還讓他做太子孫登的老師。

支謙在東吳30多年,幾乎只做了一件事,那就是翻譯佛教經典。他的36部48卷譯本最大特點是淺白流暢,通俗易懂。上至達官貴人,下至普通平民才開始醒悟過來,原來佛學不是深奧的天書啊,我也能看明白。於是佛學開始飛入尋常百姓家。

太子死後,支謙離開朝廷過起隱居生活,後來死於山中。

支謙打開佛教的一扇窗,讓很多人看到了一個金碧輝煌的世界。但敞開大門,吸引大批的人紛紛進香,變身善男信女的人叫康僧會。

康僧會開始傳道很艱難

支謙是知名學者,天生的“高大上”,而康僧會剛到建業時是個十足的“吊絲”,沒有人看得起他。

他的祖籍是天竺,後來跟隨家人經商來到交趾。10多歲時,父母雙亡,不久他出家,經過幾十年的刻苦學習,成得道高僧。247年,他從交趾北上來到建業,比支謙晚到了20多年,他是歷史上記載的第一個由南向北傳播佛教的僧人。

想要做“第一個”,就意味著遭人白眼、受盡冷嘲熱諷。他到了建業,高山流水,知音難求,沒人理睬這個莫名其妙的推銷員。他無奈在鬧市一角建了個茅屋,裏面供放佛像,天天到街上逢人講佛法。老百姓一看,這不像要飯的啊,長相奇特,穿著怪異,嘰裏咕嚕不知道説什麼,哪跑來的怪人。於是有人上報到政府,要求查查他的來歷。

官府也覺得這事蹊蹺,層層彙報,驚動了孫權,説有一個胡人自稱佛教徒,舉止怪異。

孫權吃了一驚,説:從前漢明帝夢見一個神仙稱為佛,他難道是佛的後人嗎?

於是召見康僧會。孫權説:你自稱佛教徒,那麼,佛到底有什麼靈驗呢?”

康僧會答:自從如來佛涅槃到現在,已經過去千年了。佛祖的遺骨化成了舍利子,神光閃耀,阿育王造了八萬四千座塔來收藏。後世修塔建寺,就是為了弘揚佛祖的遺願,希望陛下也能相助。

當時佛教中傳有舍利子,就是高僧火化後,産生的結晶體。為什麼會出晶體,科學研究至今也沒有定論。

孫權對康僧會説:如果你能得舍利,我就為你建造寺塔,如果是胡説八道,你就要受刑。

舍利子砸不碎也燒不壞

康僧會要求孫權給他七天的時間。回到茅庵,開始燒香禮請,七天結束,什麼也沒有。康僧會又向孫權請求再給七天,又過七天還是沒有。孫權發怒:你是不是在騙我,要給你定罪。

康僧會要求孫權再給他七天。孫權特地准許。到了第三個七天的晚上,還是沒有,其他人惶恐不安。到了後半夜,忽然聽到瓶中發出聲音,大家定睛一看,瓶中出現舍利。

第二天,康僧會把舍利獻給孫權,舉朝文武大臣都來看稀奇,只見五光十色,光芒四射。把舍利倒在銅盤上,銅盤被穿透。孫權大驚説:這真是世間少見!

康僧會説:還有更神奇的,它燒不壞,也砸不碎。

孫權讓侍者把舍利放在鐵砧上,讓大力士用鐵錘擊打。結果鐵錘震碎,鐵砧陷了下去,舍利完好無損。

孫權大為嘆服,於是為康僧會建造寺廟,並建阿育王塔。定名為“建初寺”,意思就是東吳第一座佛寺。東吳末代皇帝孫皓大毀佛寺時,只留下了這座寺廟,號天子寺。這座寺後毀於戰火。

這座寺廟具體在什麼地方,眾説紛壇。很多人認為就在今天的中華門外長干里,大致就是現在大報恩寺的附近。

揚子晚報記者 楊民仆

文章來源: 揚子晚報
責任編輯: 孟超
分享到:
20K
中國網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