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社會意識領域的熱點問題

發佈時間: 2014-12-11 13:54:38  |  來源: 中國網  |  作者: 孟超  |  責任編輯: 孟超

摘要:

就中國社會意識領域的狀況而言,2013年成為極端不平靜的一年。兩個30年關係之爭、改革方向之爭、中國夢內涵之爭和憲政概念之爭,構成2013年中國社會意識領域的四大熱點問題。這些熱點問題的爭論,蘊含著對“什麼是社會主義,怎樣建設社會主義”的問題不同的理解和回答。對於極端錯誤的社會思潮侵蝕共同思想基礎的政治危害性,必須保持高度清醒的認識,必須堅持旗幟鮮明的立場。在對錯誤思潮進行批評的同時,不能回避客觀存在的問題,需要從中抽取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所必須面對的真問題,按照歷史觀和價值觀相統一的原則,努力加以克服和解決。由此,價值尺度的遵循和繼承,在批判性反思現實的基礎上做出規範性的匡正,構成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關鍵。

關鍵詞:

社會意識  毛澤東  改革  中國夢  憲政

2013年是一個新的歷史起點。在這個新的歷史起點上,繼續書寫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這篇大文章,是以習近平為總書記的中共中央面臨的光榮而艱巨的歷史任務。國人內心增添了許多期待,就中國社會意識領域的狀況而言,2013年成為極端不平靜的一年。概括而言,兩個30年關係之爭、改革方向之爭、中國夢內涵之爭和憲政概念之爭,構成2013年中國社會意識領域的四大熱點問題。

 

一 兩個30年關係之爭

兩個30年關係之論爭已歷時數年。這一論爭之所以成為2013年中國社會意識領域的一大熱點,主要起因有二。一是“兩個不能否定”論的提出。2013年1月5日,習近平總書記在新進中央委員會的委員、候補委員學習貫徹黨的十八大精神研討班上發表的重要講話中,對這一爭論做出鮮明的政治表態:“不能用改革開放後的歷史時期否定改革開放前的歷史時期,也不能用改革開放前的歷史時期否定改革開放後的歷史時期。”二是2013年是毛澤東誕辰120週年。在一定意義上,毛澤東和他生活的那個時代內在聯繫在一起,兩個30年關係之爭實質上就是對毛澤東的歷史評價之爭。正如有學者指出的,“正確認識和處理改革開放前後兩個歷史時期的關係,核心是正確評價毛澤東同志的歷史地位和毛澤東思想的指導作用。”這個因素成為將這一爭論推向高潮的動力和由頭,並和習近平總書記“兩個不能否定”論一起,為正確認識和處理兩個30年關係提供了一次重要的歷史契機。

2013年5月發表的《正確評價改革開放前後兩個歷史時期》一文最先激發了熱議,儘管作者寫作的本意是對習近平“兩個不能否定”論的深入學習和解讀。該文提出了“毛澤東根本不會搞經濟建設,只會搞階級鬥爭。這是一種誤解”、1957年反右運動“其中有不少受冤枉的同志,但沒有處死一個”;“在赫魯曉夫時期,蘇聯霸權主義利用我國的自然災害和工作中的失誤,逼迫我國還債,企圖壓迫我國屈服”;“所謂的史達林在肅反中殺了三千萬,所謂毛澤東發動‘大躍進’餓死三千萬,這‘兩個三千萬’地球人都知道。但這‘兩個三千萬’都是有人刻意編造的虛假數據”等一系列觀點,引發了激烈的爭論。該文在有的網站點擊數高達幾十萬,跟帖數千,批評的聲音火藥味十足。有批評者甚至極而言之地認為,極左精英利用民眾特別是在改革中利益受損群體中産生了對毛澤東的懷念和對“毛澤東時代”的嚮往,“把毛澤東抽象為社會公正的符號,自封為毛澤東的信仰者和民眾利益的代言人,借此徹底否定改革,為“文革”翻案,鼓吹階級鬥爭,進而全面否定毛澤東之外的一切!”

激烈的爭論凸顯關於毛澤東的認知性研究的現實意義。可能正是意識到這一點,有學者隨後發表了《駁〈晚年周恩來〉對毛澤東的醜化》一文。該文對毛澤東放鞭炮的小“故事”、1967年的“伍豪事件”等歷史事件予以了澄清。作者開篇明義:“高文謙先生的《晚年周恩來》一書,多處罔顧歷史事實,用個人想像代替客觀描述,用斷章取義代替理性分析,用成見和情緒化看法代替公允的結論,這樣的‘反思’,究竟有何價值和意義?”文章發表後,鳳凰網該文點擊數近50萬,跟帖1000多條,支援和反駁的觀點鮮明對立。

12月26日毛澤東120週年誕辰紀念前夕,《環球時報》連續發表社評,認為,“毛澤東是曠世偉人的評價在中國社會具有強大根基,一些罵他的人認為毛澤東已經在中國社會‘臭了’,僅僅是這部分人的幼稚狂想。” “當中國尊重這一偉人以及傳承他事業的方式也變得成熟時,這個國家就尤其充滿了希望。”在2013年12月26日紀念毛澤東同志誕辰120週年座談會上的講話中,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毛澤東同志畢生最突出最偉大的貢獻,就是領導我們黨和人民找到了新民主主義革命的正確道路,完成了反帝反封建的任務,建立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確立了社會主義基本制度,取得了社會主義建設的基礎性成就,併為我們探索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道路積累了經驗和提供了條件,為我們黨和人民事業勝利發展、為中華民族闊步趕上時代發展潮流創造了根本前提,奠定了堅實的理論和實踐基礎。”“不能否認,毛澤東同志在社會主義建設道路的探索中走過彎路,他在晚年特別是在‘文化大革命’中犯了嚴重錯誤。”習近平總書記這一重要論述,為正確認識和評價毛澤東的功過是非、正確認識和處理兩個30年的關係,提供了科學的思想和方法論指導。

需要指出的是,習近平總書記提出“兩個不能否定”論和全面評價毛澤東的目的,並不僅僅是“為了強調中國共産黨的執政地位不容挑戰,為進一步改革創造政治上的穩定環境”。從中國共産黨的歷史看,每一次重大的理論和實踐突破,往往相伴著對自身歷史一次全面和系統的總結。正是意識到這個問題與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未來的深刻關聯,習近平適時提出的“兩個不能否定”論自然與全面深化改革的啟動聯繫在一起,構成改革再出發的思想前提。

一年來關於兩個30年關係的爭論説明,深化對毛澤東和他的時代的認知,必須遵循正確的歷史觀和方法論。歷史人物和歷史事件的評價必須遵循唯物史觀,拒斥唯心主義。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的,“對歷史人物的評價,應該放在其所處時代和社會的歷史條件下去分析,不能離開對歷史條件、歷史過程的全面認識和對歷史規律的科學把握,不能忽略歷史必然性和歷史偶然性的關係。”基於這一方法,就應該看到,毛澤東的一生,功大於過,毛澤東個人所犯的錯誤,不是發生在合目的性上,而是發生在合規律性上。並且,毛澤東同志晚年的錯誤既有其主觀因素和個人責任,還有複雜的國內國際的社會歷史原因。因此,應該全面、歷史、辯證地看待和分析,而不是走向片面和極端,採取歷史虛無主義的態度。

1   2   3   4   5   下一頁  


文章來源: 中國網
責任編輯: 孟超
 
分享到:
20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