貿易視角下的國家經濟安全問題

發佈時間: 2014-12-11 13:32:15  |  來源: 中國網  |  作者: 孟超  |  責任編輯: 孟超

(二)貿易狀況反映國家經濟安全深層問題——利益獲得機制

如同國家安全強調國家利益一樣,國家經濟安全同樣也以國家經濟利益的得失為衡量依據。從貿易中反映的産業結構狀況、在國際分工中的地位變化、與發達國家進行的貿易議題博弈和話語權等三個方面,可以進一步説明國家經濟利益的實現條件及變動趨勢。

1.産業結構呈現向好趨勢,但總水準依然不高

可以用産業結構中三次産業對GDP的貢獻度衡量其高級化程度。2003年中國第一、二、三産業對GDP的貢獻率分別為3.36%、58.51%和38.13%。2012年情況發生一些變化,第一、二、三産業對GDP的貢獻率分別為5.7%、48.7%和45.6%。第二産業佔GDP的比重下降了近10個百分點,第一産業略增2.34個百分點,最大增幅為第三産業,增加了7.47個百分點。第三産業佔比雖有所提高,但與國際上發達國家的産業結構相比,差距仍然很大。

中國現在處於快速工業化時期,第二産業的産能和規模令世人不能小覷,這也是貿易順差的基本源泉。然而,僅從三次産業和新興産業所佔比例來衡量産業結構的合理性,不從第二産業的總體競爭力角度去觀察其發展,必然失之於“粗放邊際”的思維。由於處在一個高度競爭、資訊暢通的時代,不論什麼盈利項目,都有可能形成“羊群效應”,造就産業規模;能否掌握核心技術,實現集約化發展,則是另外一回事。而且,即便新興産業,也有一個與國際市場的現實需求對接的問題。比如發展綠色能源,是節能減排、治理大氣污染的必要措施,相關産業整體前景看好;但是如果盲目發展,必然面臨國際市場供需失衡,産品和産能過剩。2013年中國生産的光伏産品在境外遭到“雙反”的指控,就是一個很好的説明。所以,製造業産品的附加值偏低,説明它未能應用好的技術,沒有開發出足夠的經濟價值,沒有國際競爭力;而高附加值的産品,還要看它能否符合國際市場需求,即便光伏這類新能源産品的産能也會過剩。

目前,中國的經濟總量位居世界第二,幾百種製造業産品産量世界第一,但屬於“低端”的産品多。相比巨大的經濟總量,産品的國際競爭力和附加值雙雙處於“矮化”狀態。中國製造業産品的出口結構便是這種産業總體競爭力品質的反映。出口中低附加值産品的種類和數量在出口總量中的比重過大,接近2/3,國家必須為此付出代價,隱性承擔社保、資源、環境等成本,並給予這些企業出口退稅。而進口多是科技和資源類産品(資源類産品與經濟規模和增長速度相關,但不能反映總體競爭力的提升)。就前者而言,科技對外依存度50%以上,遠高於美日等國的6.5%以下。

2013年,中國製造業中以高鐵、火電、重大裝備等高技術企業出口成為新增長點,一些國家也同中國簽訂合同或表達了購買願望,有助於消除在這些領域記憶體在的産能過剩,利於發揮中國在國際分工中的比較優勢與競爭優勢。但是,必須注意到,中國雖然具有從設計到製造的整套能力和上下游産業的配套水準,但這些産業都是“資産專用性”極強的産業,不但投資巨大,資源環境成本很高,而且處於高度的國際競爭之中,國際市場需求約束不可小視。因此,不能只採用低價戰略,將貿易利得讓給國外,自損國家經濟利益。另外,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世界經濟展望》報告預測,在2014年國際市場大宗商品中,除了農業原材料價格比2013年上漲2.6%以外,石油、非燃料初級産品、食品飲料、製成品和金屬産品等價格都呈下跌之勢,這對擴大進口是好時機,但我們更要警惕粗放增長傾向抬頭。

   上一頁   1   2   3   4   5   6   下一頁  


文章來源: 中國網
責任編輯: 孟超
 
分享到:
20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