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盤點山西9年5任省長 煤礦安全左右政治生命

文章來源: 中國經濟週刊
發佈時間: 2013-02-19
責任編輯: 蔚剛強
我要分享
放大縮小

從張寶順到李小鵬山西9年間的五任省長

過去9年裏,煤炭大省山西創下了主政者更替的紀錄——2004年1月至今,山西省府大院五易其主,除已調內蒙古自治區任黨委書記的王君,王之前的三任省長任期均未超過兩年。

2013年1月29日,山西省十二屆人民代表大會一次會議舉行第四次全體會議,李小鵬正式當選山西省省長。位於太原市府東街101號這座古色古香的原“督軍府”,正式迎來這9年裏的第五位“新主人”。

一直以來,頻發的安全事故讓山西歷任省長如履薄冰。就像一個怪圈,每一次新舊交替,接踵而至的安全事故總令履新者猝不及防。

2004年4月,剛當選山西省長兩個月的張寶順,趕上了臨汾市隰縣煤礦瓦斯爆炸事故;2006年1月,繼任者于幼軍當選,2月,晉城市寺河煤礦瓦斯爆炸;2007年12月,剛到山西三個月的代省長孟學農,遭遇105名礦工遇難的臨汾市洪洞縣瑞之源煤業特大爆炸案;2009年1月,王君當選省長,一個月後,山西屯蘭礦難突發,78名礦工殞命。

新晉省長李小鵬也不例外,2012年12月代理省長後尚未滿一個月,山西就集中爆發了5起安全事故。

“山西省長誰來幹,臨汾人民説了算”,這句坊間戲言意味深長。雖然省級大員的頻繁調整有著複雜多樣的背景,但毋庸置疑的是,這些年,安全在一定程度上左右著山西省長的政治生命。

張寶順:率先啟動煤炭有償開採

2001年9月,時年51歲的張寶順從北京空降山西,擔任省委副書記。此前,張寶順在新華通訊社任副社長,並有十餘年的共青團工作經歷。

2004年1月,時任山西省省長劉振華卸任,張寶順“接棒”。在此期間,山西煤炭行業走出低谷,逐步回暖。也是這一時期,煤礦“多小散亂”的格局和粗放落後的生産方式成為山西發展的硬傷,給山西帶來資源、環境、生態等諸多問題。由於煤炭形勢好轉,此後的“黃金十年”裏,山西煤礦安全事故開始屢屢爆發。

誕生於上世紀80年代、密布于山西全境的小煤礦,彼時大多數是縣級或縣級以下煤礦,高峰時期超過1萬座。雖然經過1998年開始的關井壓産和治理整頓,該省煤礦數量已減少到4300多座,但年産量30萬噸以上的煤礦僅佔總數的8%。

資料顯示,2004年山西省煤炭百萬噸死亡率為0.98,其中國有大礦0.12,地方國有礦1.28,鄉鎮煤礦1.91。鄉鎮煤礦是國有大礦的16倍。

在張寶順的主導下,2004年1月山西省政府下發了《山西省人民政府關於繼續深化煤礦安全整治的決定》,首次提出了對該省煤礦進行“資源整合、能力置換、關小上大、有償使用”的原則和意見。

然而,從無償到付費,礦權改革推進步履維艱,一度陷入僵局。轉機出現在幾個月後,突發的礦難加快了張寶順的改革步伐。

2004年4月30日,隰縣梁家河煤礦發生特大安全事故,造成36人死亡。張寶順當場拍板加快啟動煤炭資源有償使用改革,並將臨汾市確定為“煤炭採礦權有償使用”試點城市。

張寶順擔任省長的2005年,山西先後又發生了死亡72人的朔州“3·19”礦難,以及死亡37人的繁峙義興寨金礦爆炸事故。

2005年7月,張寶順轉任山西省委書記,直至2010年5月調任安徽,張寶順在山西任職近10年時間。擔任書記的5年裏,張寶順先後與三任省長搭過班子,所幸沒有為礦難所累。

張寶順

2004年1月任山西省代省長;同年2月當選省長;2005年7月至2010年5月任山西省委書記。

張寶順在山西任職近10年時間,擔任省委書記的5年裏,先後與三任省長搭過班子,所幸沒有為礦難所累。

于幼軍:終結9萬噸以下礦井

在山西,無論是官場還是民間,于幼軍都頗有人緣,贏得了極佳的口碑。

2005年從湖南調任山西的于幼軍,曾給山西各級官員與百姓帶來無限期許。由於擔任過特區深圳的市長,山西各界希望思維超前的于幼軍能開啟山西民智、擴大對外開放,以扭轉山西“傻大黑粗”的形象。

作為欠發達地區,山西一煤獨大的産業格局與該省封閉、落後的觀念令于幼軍夜不能寐,希望早日“破題”。在深思熟慮後,“走出去,引進來”被于幼軍作為重要的施政目標提上案頭。

在任期間,于幼軍掀起了聲勢浩大的招商引資狂潮,先後在香港、上海、廣州三地舉辦了“港洽會”、“滬洽會”、“珠洽會”。“高看一眼,厚愛三分”的投資氛圍日趨濃厚,徹底扭轉了外界對山西“把外商打成內傷”的誤讀,山西招商引資實現了歷史性跨越。

然而,大開放並沒有讓礦難止步。于幼軍擔任省長的兩年,是山西礦難的高發期,相繼發生了數起特別重大事故。其中2006年發生的大同市左雲縣新井煤礦井下透水、晉中市靈石縣藺家莊煤塵爆炸、大同煤礦軒崗焦家寨瓦斯爆炸三起事故,分別造成56名、53名、35名礦工死亡。同時期,一次性死亡20人以上的事故也層出不窮,在全國産生了惡劣影響。

為了遏制礦難頻發,于幼軍先後提出煤炭産量“零增長”、打響“三大戰役”(關閉非法小礦;關閉9萬噸以下小礦;整合20萬~30萬噸中型礦,開工一批現代化大礦),並正式發佈了省長令——《山西省煤炭資源整合和有償使用辦法》。

2007年5月,洪洞“黑磚窯”事件爆發。輿論重壓下,于幼軍代表山西省政府向國務院作出檢查,並向受害者家屬致歉,向山西全省人民檢討。

4個月後,已到文化部任職的于幼軍沒有趕上“中國(太原)國際煤炭産業博覽會”的召開,這是山西首個國際性的展會,也是于幼軍傾力促成的山西省“重大工程”。當天主持開幕式的是他的繼任者。

此後,于幼軍經歷了人生最大的挫折——被撤銷中央委員、留黨察看兩年。2011年2月,于幼軍再獲起用,擔任國務院南水北調辦公室副主任。頗具戲劇性的是,于幼軍的繼任者孟學農復出前也在該辦擔任副主任。

無官一身輕的兩年裏,于幼軍遠離官場,閒雲野鶴般藏身於廣東、北京兩地的圖書館,著書立説,寫下了廣受讚譽的《社會主義五百年》。去年12月,廣東一家媒體刊發了于幼軍的署名文章《圖書館可以助人療傷治病》,這是他兩年來首度向媒體表露心跡。

于幼軍

2005年7月任山西省代省長;2006年1月當選省長,2007年9月調離。

2005年從湖南調任山西的于幼軍,曾給山西各級官員與百姓帶來無限期許。

1   2   3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