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工彝繡闖出品牌,傳統技藝登上舞臺

來源:人民日報 編輯:劉瑞 發佈時間:2020-09-23 13:02:03

彝繡是一項深植民間的古老技藝,承載著文化記憶。

在雲南楚雄彝族自治州,這項傳統技藝從小山村走向了更廣闊的舞臺。創新産品闖市場、培訓繡娘助增收,不僅為老鄉帶來收入,也打響了品牌,彝繡漸成彩雲之南的文化新名片。

華燈初上,雲南楚雄彝人古鎮裏遊人如織。鱗次櫛比的店舖裏,金永淑的“彝家公社”挺耐逛:花花綠綠的刺繡産品中既有繡片等老物件,也有衣服、手袋等創意滿滿的新産品。金永淑做彝繡生意18年,如今駛上了快車道,近5年業務量漲了10倍。她在朋友圈曬出來的産品,常常不到5分鐘就有人下單。

作為一項深植民間的古老技藝,彝繡被稱作“指尖的藝術,心靈的花朵”。在楚雄彝族自治州,這朵花從小山村走向國際時尚T臺,惠及7萬繡娘。産值也從2013年的兩三千萬元增長到去年的兩億元,漸成彩雲之南的文化新名片。

産業化,山裏的手工刺繡成了品牌

探尋彝繡源頭,楚雄州永仁縣直苴村不容錯過。田野是舞臺,大山是看臺,藍天做背景,發端于直苴村的賽裝節已延續千餘年,不斷發展,把彝繡帶入更多人的視野。

每年正月十五前後,十里八鄉的彝族鄉親們就會趕來。“賽裝賽到日頭落,跳腳跳起月當空”,賽裝是盛大的彝繡展示。直苴村的李永福嫫今年正好100歲,她六七歲就跟著母親學刺繡,“彝家女子會走路就會跳腳,會拿針就會繡花。”

彝族服飾刺繡用色大膽奔放,紅和綠常配在一起,花紋圖案大都來自大自然和生活,不識字的繡女往往能繡出迷人的作品。“彝繡也是彝族人的文化記憶,彝族支系眾多,但懂行的人一眼就能從服裝判斷,這個人來自哪個支系。”李如繡説。

在永仁縣文化館工作的李如繡也是直苴村人。她13歲就參加文藝宣傳隊,16歲開始收集第一件彝繡製品,如今已經58歲,一直癡迷于收藏各種彝繡。1988年,李如繡在縣城開彝繡産品店,那時除了各種比賽匯演的服裝,彝繡基本沒什麼市場。

金永淑走出去闖市場,其實也是最近五六年的事。常跑大城市不但讓她的業務量突飛猛進,也讓她認識到,深山裏的手工刺繡意味著個性和稀缺,令人眼前一亮,是取之不盡的創意泉源。“個性手工加創意,就是彝繡的競爭力。”金永淑説。

但正如楚雄彝族文化研究院院長肖惠華所説,像許多民族工藝一樣,楚雄彝繡的産業化一直小散弱,“看著好瞧,穿不出去”的尷尬、藏在深山無人識的寂寞揮之不去。如何激活如此豐厚的民族文化資源,如何更好打造品牌闖市場,讓繡娘們美起來、富起來?

走出去,傳統技藝登上國際大舞臺

去年9月,楚雄彝繡迎來“高光時刻”。紐約時裝周2020春夏發佈壓軸大秀,“TaorayTaoray ×楚雄彝繡”閃亮登場。伴著“絲路雲裳”的音樂,40套“牛仔+彝繡”跨界時尚服裝亮相,“民族賽裝”在全球時尚中心綻放。這一策劃由楚雄州與上海東方國際集團合作推出,每憶及此,楚雄州文産辦主任周兵難掩激動:“這為打響楚雄彝繡品牌注入新活力。”

周兵經歷了近年來彝繡品牌精彩亮相的全過程。2016年他去直苴村駐村扶貧,醞釀做大賽裝節,助推彝族刺繡和服裝發展。這一想法得到了省委宣傳部的支援,當年,首屆“七彩雲南民族賽裝文化節”啟動儀式舉辦地落戶直苴村。同年10月,彝繡訂制時裝又走上北京國際時裝周。“剛開始主辦方不同意山裏的彝族群眾原汁原味地著裝‘走秀’,我們竭力爭取,最後這場山裏人走秀轟動全場。”周兵説。

從此,楚雄彝繡得到了更多關注。從時尚走秀到設計大賽,從民族服飾展演到專場時裝發佈會,2019年的賽裝文化節持續一年,走秀展演、論壇研討、招商推介,彝繡在雲南成了“熱詞”。金永淑感嘆:“以前出去介紹彝繡用十句話,現在一句就夠了。”

彝繡品牌走出去離不開政府的強力助推,企業走出去則經歷了艱辛的探索蛻變。大姚縣“納蘇”品牌創始人樊志勇是名80後,創業13年,她的公司帶動300多名繡娘,把産品賣到國際市場。這個過程中樊志勇跨過了3道坎:産品的實用性、批量生産的能力、刺繡全過程標準化。比如,傳統刺繡融入現代生活必須增加實用性,如何創新産品?繡女們各懷絕技但是標準不一,怎樣對接大市場?

助脫貧,增收致富培訓繡娘

從小山村到大市場,彝繡産業背後是7萬山村繡娘,她們指尖流淌的是柴米油鹽的日子。

在永仁縣見到李濟雁時,她正在為擴大銷路費心思。李濟雁是蓮池鄉彝族刺繡協會會長,5歲學習刺繡,1999年踏上創業路,銷售額從2015年的20萬元增加到去年的800多萬元。李濟雁教了20多個徒弟,蓮池鄉彝族刺繡協會先後帶動700多人發家致富。“田間地頭、勞動間隙都能做刺繡,背上娃繡著花養好家,一年一人能多掙幾千到幾萬元。”李濟雁説。

永仁縣縣長李明峰説,彝繡“就地取材、就地用才、就地生財”,是文化扶貧中扶志、扶智的好方式,是繡娘增收致富的“美麗産業”。同時,彝繡也成了滬滇文化幫扶的抓手,入選2019年上海市精準扶貧十大典型案例。“雙方正在緊密溝通,把文化扶貧這條路走通。”楚雄州委宣傳部部長徐曉梅説。

在楚雄,許多縣都把抓培訓、建協會、育龍頭企業、走出去展銷作為彝繡發展的抓手。大姚縣每年拿出10萬元支援彝繡,近3年縣婦聯培訓50余期6000余人次的繡女。大姚刺繡走“協會(合作社)+會員”的組織化之路,協會和合作社成了“一座橋、一所學校、一個家”。大姚縣還扶持從業者到縣城、州府建立展銷部和工作室,“咪依嚕”彝繡通過了國家生態原産地産品保護評定。

李明峰介紹,2018年以來,永仁縣與上海市嘉定區對接文化産業合作,借助其政策、資金、技術、人才和創新平臺優勢,共同推動彝繡的傳承和創新。2018年永仁縣與上海工藝美術職業學院簽約,在民族文化傳承、産業創新、人才培養等方面廣泛合作。2018年至今,上海安排永仁彝繡項目資金110萬元,扶持建立扶貧車間5個,150戶建檔立卡貧困戶直接受益。

周兵説,楚雄州將從資源整合、平臺搭建、數據庫建設、要素配置、人才支撐等方面著手,引進大企業推進彝繡産業化、國際化,幫助廣大繡娘走上幸福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