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煌漢簡書體“重出江湖” 探尋千年絲路“邊塞往事”

來源:中國新聞網 編輯:劉瑞 發佈時間:2020-09-23 13:02:03

中新網蘭州9月22日電 (馮志軍 高瑩 閆姣)30多年前,因參與發現位於甘肅河西走廊大漠戈壁“深閨”中的懸泉置遺址,現場出土大量珍貴的簡牘,令現任敦煌市文化館美術室主任、敦煌市美術館展覽部主任朱群魂牽夢繞了很多年。而此後,當時出土簡牘上的漢簡書體,成為他研究、傳承和弘揚的事業。

在從事文博專業工作36年的朱群工作室裏,懸挂並收藏著數不清的各種字體的書法作品,而最令他如癡如醉的還是“時不時就會拖著大尾巴”的敦煌漢簡書體。剛勁有力、一氣呵成的筆鋒所至之處,似乎就會出現一幅千年前駐守邊疆的軍民傳遞軍情、遙寄思念的生動場景在徐徐展開。

“漢簡書體的研究僅僅幾十年時間,但在敦煌發展還是比較好的,一些大型場所的牌匾即用這個字體所寫。”朱群近日接受中新網記者採訪時介紹説,漢簡書體隨歷史發展已經消失了,這個字體比隸書早、比篆書遲,中間空白了約200年左右的時間,後由於懸泉置考古發現才把這個定為漢簡書體。

“漢簡書體是千年前鎮守邊關的將士家裏的書信所用字體,或者是戰事緊急的時候,寫下戰報發往最高指揮官這裡。隸書寫起來很慢,為了寫得快,漢簡書體開始逐漸流行。”朱群表示,內地因為空氣潮濕,可能保存不下來漢簡書體的實物,但敦煌非常乾燥,有利於這些東西的保存。

1987年開展全國文物普查工作中,朱群所在的敦煌文物普查隊,在敦煌遠郊的懸泉附近普查時發現了懸泉遺址,並且出土了懸泉置簡牘一枚(現在該簡牘存放在敦煌博物館),自幼練習書法的他被敦煌簡牘深深吸引,他想要把敦煌簡牘文化更好的傳承和弘揚,從此開始苦練敦煌漢簡書體。

現為世界文化遺産的懸泉置遺址,是迄今為止中國發現的唯一漢代驛置機關遺址,保存較為完整,出土文物豐富,特別是懸泉簡牘數量達3萬多枚,相當一部分還有明確的紀年,對研究漢代郵驛制度及西北邊郡地區的政治、經濟、軍事及文化生活等方面具有重要價值,是絲綢之路長距離交通保障的重要見證。

彼時,這些出土的珍貴簡牘中絕大部分被甘肅文物部門及時收藏,只有少量被展陳于博物館中,即使出土地敦煌所藏也很少。為了研究這些早已銷聲匿跡的漢簡書體,朱群多年來輾轉于敦煌和蘭州兩地,只為“能看到更為豐富的漢簡書體”,同時還託人用手機拍攝一些無法親臨現場的簡牘展覽,作為研究學習的素材。

“漢簡體和隸書的區別,在於隸書是蠶頭燕尾,寫得比較正規,漢簡和隸書相近,但是比隸書灑脫,也更靈活一些,其粗筆比較多,字體也不像隸書那樣正統,是相對隨意的。”朱群説,敦煌漢簡書體根據字形進行變化,並不是説哪一筆都可以變粗,變得太多導致字不好看,就是個別字有。

據了解,敦煌漢簡書法是中國最早的墨跡之一,是研究書法發展歷史和書法藝術的重要資料。通過對敦煌漢簡書法理論的探索和研究,從中看出敦煌簡牘書法之美。通過對敦煌漢簡書體的分析和形制的了解,對研究書法史和書體演變具有不可缺少的作用。

“仔細分析和研究簡牘中的書體種類,使我們能更好地認清簡牘書體在歷史上的産生發展過程及其相互關係。”朱群表示,敦煌漢簡書法無論是韻味古樸的獨特風格,還是其運筆、結體和佈局的自然天成,其書法及書法理論研究,尚有很多的“未知地”需要當代書法家去探索。(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