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的文化況味

來源:中國文化報 編輯:劉瑞 發佈時間:2019-09-13 19:56:42

陳魯民

中秋節是國人的重要節日,既慶團圓,又賀豐收,更值一年最佳氣候,紀念活動豐富多彩,文化氣息濃郁,已有一千多年曆史。

賞月是重頭戲。大約從魏晉朝代起,每逢中秋,一輪圓月東升時,人們便在庭院、樓臺上,擺出月餅、柚子、石榴、蘋果、芋頭、核桃、花生、西瓜等果品,邊賞月,邊暢談,直到皓月當空,再分食供月果品,其樂融融。到了宋代,賞月之俗達到高潮,不僅大小詩人紛紛寫詩抒懷,普通居民也愉悅慶祝,《新編醉翁談錄》記載:“傾城人家子女不以貧富能自行至十二三,皆以成人之服服飾之,登樓或于中庭拜月,各有所期:男則願早步蟾宮,高攀仙桂;女則願貌似嫦娥,圓如皓月。”而且,宋代的中秋夜是不眠之夜,夜市通宵營業,玩月遊人,達旦不絕。《東京夢華錄》對北宋京都賞月盛況有這樣的描寫:“中秋夕,貴家結飾臺榭,民家爭佔酒樓,玩月笙歌,遠聞千里,嬉戲連坐至曉。”

拜月曆史悠久。拜月由祭月而來,祭月儀式從周代起就有,祭月時間是在中秋月出時開始祭祀。中秋祭月,關鍵是向月神示敬,無月甚至下雨,都可以祭月,凡是月光能照射之處,都可以舉行,如遇陰天,可以向月亮的方位擺放祭桌。古代帝王有春天祭日,秋天祭月的社制,民家也有中秋祭月之風,到了後來賞月漸漸取代了祭月,嚴肅的祭祀變成了輕鬆的歡娛。我國各地至今遺存著許多“拜月壇”“拜月亭”“望月樓”的古跡。北京的“月壇”就是明嘉靖年間為皇家祭月修造的。

拜月的規矩還挺複雜。場地要求倒還寬鬆,凡是月光能照射之處,都可舉行。人員要求,主祭讚禮各一名,還有若干執事,其他每人平均為從祭。拜月前,參與人員需沐浴更衣,以示對月神的誠敬。還要寫出精短優美的祝文,向月亮讀祝,以更好地表達誠敬。大約從清末起,拜月活動式微,為更輕鬆愉快的賞月所取代。

咏月最為熱鬧。中秋尤其是詩人的盛會,有人統計,除了飲酒,賞月是出現在古詩中最頻繁的活動。其時,文人騷客無不詩興大發,競相吟咏,幾乎沒有哪個成名詩人會在咏月詩上缺課。蘇軾的“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意趣非凡;李白的“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質樸明快;張九齡的“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情深意長;李煜的“春花秋月何時了?往事知多少”愁緒萬端;杜甫的“露從今夜白,月是故鄉明”意淺旨遠;晏殊的“未必素娥無悵恨,玉蟾清冷桂花孤”浪漫清新;王建的“今夜月明人盡望,不知秋思落誰家”令人惆悵。真個是爭奇鬥艷,美不勝收。

如今又逢中秋,月明如舊,金鳳依然,但似乎與中秋相關的不少習俗都不大時興了。拜月、祭月就不説了,早就為賞月所取代。可就是賞月,參與者也遠少於昔日,幾乎成了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雞肋”,殊為可惜。一些年輕人過中秋,寧可到酒吧裏狂歡放歌,也不肯到外邊看一眼“嫦娥玉兔”。城裏的高樓大廈,水泥森林,遮天蔽日,想找個觀月賞月的地方都有些為難。咏月之雅興,更是早就被“雨打風吹去”,今人不僅詩興大退,寫詩水準也不敢恭維,就連得“大獎”的詩作都一再被人詬病,更不待説一般的塗抹之作。而少了賞月詩文,人們的賞月情趣也減色不少,離“詩意的棲居”就更遙遠了。

歡慶中秋,賞月、咏月,可融合親情,陶冶情操,可激發詩意,提高幸福指數,既是一種優秀文化遺産,也是文化自信內容之一。願大家積極參與,共襄雅事,其樂融融,“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