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百戲盛典在昆山閉幕

來源:中國文化報 編輯:劉瑞 發佈時間:2019-09-03 20:52:44

蔡志雄、周美君夫婦展示在百戲盛典看過的戲票

百戲盛典閉幕大戲《江姐》劇照

本報記者  趙若姝  文/圖

8月28日,伴隨著上海虹橋機場飛機起飛的轟鳴聲,80歲的蔡志雄和76歲的周美君夫婦帶著一打用信封裝好的戲票票根,飛回家鄉四川成都。過去的38天裏,這對“追戲”夫婦在江蘇昆山通過2019年戲曲百戲(昆山)盛典(簡稱“百戲盛典”),連續看了百餘個劇種的21場摺子戲和13場大戲,盡情享受了一次戲曲文化盛宴。

7月21日至8月27日,由文化和旅遊部藝術司、江蘇省文化和旅遊廳主辦,昆山市人民政府、蘇州市文化廣電和旅遊局承辦的2019年百戲盛典在昆山舉行。全國20個省區市的112個劇種、118個劇目共計演出56場,掀起了一股觀看戲曲演出、探討戲曲傳承、關注戲曲發展的熱潮,成為一道亮麗的文化風景線。

百花齊放  從文獻數字到舞臺呈現

昆山是我國“百戲之祖”崑曲的發源地,有著戲曲文化傳承與發展的豐厚土壤。去年10月,百戲盛典落戶昆山。這場被譽為“歷史性創舉”的戲曲盛會計劃連續舉辦3屆,將全國348個戲曲劇種的經典劇目(摺子戲)集中展演一遍,旨在充分展示和利用全國地方戲曲劇種普查成果,展現全國348個戲曲劇種的獨特魅力,促進戲曲傳統藝術的大交流、大傳承、大發展。

今年的百戲盛典是在延續首屆百戲盛典成果基礎上的又一次戲曲盛會,既融匯了安徽黃梅戲、陜西秦腔、河北梆子等觀眾耳熟能詳的劇種,又有山西孝義碗碗腔、甘肅靈檯燈盞頭劇等極具特色的地方小劇種。秦腔《李十三》、花鼓戲《蔡坤山耕田》等118個經典劇目先後亮相,引領觀眾走進戲曲的大觀園。

8月27日晚,作為閉幕式演齣劇目,由重慶市川劇院演出的川劇經典劇目《江姐》在昆山市保利大劇院上演。《江姐》取材于小説《紅岩》,實現重慶本土優秀傳統戲曲文化和愛國主義革命精神的深度融合,彰顯了紅岩精神的時代特色。“百戲盛典給戲曲人搭建了展示自我的舞臺。”江姐飾演者、三度中國戲劇梅花獎獲得者、重慶市川劇院院長沈鐵梅告訴記者,該劇在表演、舞美設計等方面都注入了現代審美,不僅展現了江姐個性剛烈、不畏艱險的精神面貌,更塑造了她情感細膩、體貼細緻的一面。“戲曲迎來了百花齊放的時代,此時各劇種更要傳承好各自的文化基因,用戲曲規律塑造人物,展現獨特的文化魅力。”

展演只是一個起點。文化和旅遊部藝術司司長諸迪表示,百戲盛典將全國戲曲劇種普查的成果由文獻數字轉化為舞臺呈現,在3年內對中國348個劇種的代表性經典作品進行巡禮展示,是具有開創意義的重要戲曲展演展示活動。希望廣大文藝工作者堅持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堅定文化自信,創作更多思想精深、藝術精湛、製作精良的優秀作品。

傳播助力 全媒體賦能戲曲傳承

平均每場戲92%的上座率、網路直播觀看量超過3500萬人次、抖音平臺播放量超過1.3億、新浪微網志網路話題閱讀量超過3.1億……閉幕式當天,昆山市市長周旭東公佈的一組數據引發了戲曲界的廣泛關注。

數以億計的點擊和數以千萬計的直播觀看,對戲曲來説意味著什麼?“這讓我們深受鼓舞,是傳統藝術與現代媒體的高度融合創造了社會關注度的奇跡。”山東省戲劇家協會主席陳鵬説。

作為參演單位代表,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色達縣文化旅遊廣播影視局局長擁基拉姆更是深有感觸:“色達是藏劇的重要發源地,但和很多非遺項目一樣,很長時間以來,藏戲在色達處在一個較為尷尬的境地——真正會演藏戲的人不多,了解藏戲、能看懂藏戲的人也不多,其傳承保護工作十分緊迫。”此次百戲盛典中,色達縣文化旅遊廣播影視局帶來的安多藏戲《賽馬稱王》通過媒體平臺獲得了廣大網友的關注。“這讓我們堅定了對藏戲傳承、保護、弘揚、發展的信心和決心。”擁基拉姆説。

“戲曲觀眾數量龐大且穩中有升,這表明戲曲生態有很大的改善。”福建省藝術研究院原院長、研究員王評章表示,劇種衰亡的速度並不像以前估計的那樣悲觀,其根本原因在於,戲曲具有獨特的民間潛在的生存力量,有文化的頑固和堅韌,很多命懸一線的劇種即使失去了舞臺的活力,也有家族的情感呼喚,因文化記憶而生存。

檢閱與反思 描繪戲曲發展藍圖

戲曲的保護與傳承並非一蹴而就。百戲盛典是眾多戲曲人汲取精神力量的源泉,對戲曲專家而言,盛典更是對戲曲文化保護成果的檢閱和反思。盛典舉辦期間,來自文化和旅遊部、江蘇省文化和旅遊廳的相關負責人與國內高校院所、戲曲界的專家學者,以及各地戲曲院團負責人舉辦了兩次專家研討會,共同聚焦戲曲創作與演出,圍繞新時代戲曲傳承發展路徑展開探討。

“新時代戲曲如何繁榮發展是時代之問、必答之題。”中國文聯副主席董偉在第二次專家研討會上表示,戲曲工作者要在繼承傳統、創新發展、培養人才等方面發力,持之以恒,當務之急是繼承好中國戲曲的優秀傳統,重中之重是傳承好各劇種的優秀傳統劇目。

“各劇種和而不同,在交流、融合、競爭中發展,體現了戲曲藝術的多樣性。”中國藝術研究院戲曲研究所原所長、研究員王安奎連續兩年觀看了戲曲盛典,他表示,各劇種在融合發展的過程中要注意逐步突顯自己的特點,不能進行人為合併。

中國戲曲學會原會長薛若琳尤其關注小劇種的保護與傳承。“大劇種好比進士、舉人,小劇種猶如秀才。小劇種為當地民眾所喜聞樂見,但受眾基本固定在比較小的區域,很難輻射四方。很多小劇種只有一個劇團在支撐,既是一花獨秀,也是一座危房,劇團消亡了,劇種也就消亡了。”薛若琳説,“希望大家關心這些頭懸梁、錐刺骨的窮秀才。”

對於戲曲的展示,專家也紛紛建言獻策。重慶市川劇院一級演員黃榮華建議,各院團、各地區、各行當之間,共同來表演一齣或者是幾齣戲,相互學習、提高和促進,展示戲劇藝術的豐富性和綜合性。廣東省藝術研究所藝術研究中心、一級編劇張晉瓊建議,策劃行當展示、戲曲絕技展示、同一劇目不同劇種競技等一系列活動,激發戲曲傳承活力。

據主辦方透露,昆山將繼續舉辦好2020年戲曲百戲(昆山)盛典活動,確保全國348個劇種全部得到高品質展現,讓中華傳統戲曲煥發時代光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