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蘭山岩畫:歲月失語 唯石能言

來源:中國新聞網 編輯:劉瑞 發佈時間:2019-08-23 16:12:09

中新網銀川8月22日電(李佩珊于晶)“怒髮沖冠,憑欄處,瀟瀟雨歇……駕長車踏破賀蘭山缺。”抗金名將岳飛的這首《滿江紅》讓大部分人對賀蘭山耳熟能詳。如今“駕長車踏破賀蘭山缺”的時代早已遠去,但在南北長200多公里的賀蘭山腹地,神秘的岩畫世界,向世人展現了一條撲朔迷離、蔚為壯觀的藝術長廊。

8月22日,記者來到寧夏銀川賀蘭山岩畫,看到萬千年前生活在中國西北的遠古人類在“記事本”上記錄的生活點滴。與眾不同的是,他們的“稿紙”是山間岩石,他們的故事都是“看圖説話”。今人能看到的,就是山岩上留下的一幅幅古老神秘的岩畫。

岩畫是一種石刻文化,人類祖先以石器作為工具,用粗獷、古樸、自然的方法——石刻,來描繪、記錄他們的生産方式和生活內容。今天被人們發現的岩畫遍及世界五大洲,150多個國家和地區,主要集中分佈于歐洲、非洲、亞洲的印度和中國。中國是岩畫大國,岩畫分佈十分廣泛。在地處中國西北內陸的寧夏賀蘭山東麓發現了數以萬計的古代岩畫,山岩上到處都是構圖奇特、形象簡練的岩畫,有人物、動物、天體、植物和不為人知的符號及西夏文字。

在賀蘭山上萬幅的岩畫中,人首像最具特色,並以近千幅的數量成為世界上人面像最集中、圖形最豐富的地區。這些人首像畫得尤為簡單和怪誕:有的五官俱全、有的只畫了眼睛、有的長著犄角、或是插著羽毛,還有戴尖形、圓頂帽子的,藝術手法可以用誇張來形容。

有賀蘭山岩畫“鎮山之寶”之稱的“太陽神岩畫”,就是一幅人面圖案,眼睛、耳朵等部位奇特且對稱。重環的雙眼、短線刻劃的睫毛、半圓形的輪廓和鼻子,以及嘴部匪夷所思的描繪,引發人們無窮的想像。把太陽人格化,是遠古人們對太陽和自然的崇拜、敬畏。

根據岩畫圖形和西夏刻記分析,賀蘭口岩畫是不同時期先後刻製的,其最早産生於新石器時代早中期,記錄了遠古先民在3000至10000年前放牧、狩獵、祭祀、爭戰、娛舞、交媾等生活場景、圖騰信仰、社會習俗等。“歲月失語,唯石能言。”如今,我們已經無法尋覓那些曾經留駐賀蘭山的先民們的蹤跡,只有這些鐫刻在岩石上的最初印記,在風中向後人們隱隱傳達著來自遠古的資訊……(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