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的文物出行指南

來源:中國文化報 編輯:劉瑞 發佈時間:2019-08-23 16:12:33

“良渚與古代中國——玉器顯示的五千年文明”展出的玉琮

馬王堆漢墓出土的T型帛畫(複製件)交流展覽前打包裝箱

在上海博物館展出的忻州九原崗北朝壁畫

“神秘的古蜀文明——三星堆、金沙遺址出土文物菁華展”觀眾如潮

三星堆博物館館藏陶高柄豆

中辦、國辦印發的《關於加強文物保護利用改革的若干意見》提出“大力推進文物合理利用”等16項主要任務,指出地方各級文物部門要加強統籌規劃,依法加大本行政區域文物資源配置力度。文物博物館單位要強化基本公共文化服務功能,盤活用好國有文物資源。

近年來,文物聯合辦展、巡展成為文博機構大力推進文物保護利用的務實、有效舉措,讓文物告別“宅”、“走”出來、“活”起來。文物每次遠行並非“説走就走的旅行”,對聯合辦展、巡展的文物借出方和展出方而言,要經過複雜縝密的策劃、審批、安保、運輸、清點、布展和撤展等流程。本版特遴選“良渚古城遺址”文物、馬王堆漢墓文物和三星堆、金沙遺址文物等,分別選取其有代表性的“策劃和預案”“出庫和運輸”“展出和撤展”環節,一起開啟“通關”之旅。

∥為什麼要進行文物交流∥

對於博物館來説,館藏文物各有特色,也各有局限性。某件文物的個體資訊是有限的,就像項鍊的珠子一樣,不把它們串聯在一起,就很難在歷史的時空中理解它。探索人類發展歷史進程,文物是很好的載體,但依靠單個文物行不通,因為其不能支撐所有的歷史脈絡,這就需要文物的交流和系統展示。

文物聯合辦展、巡展等方式可以有力促進館際交流與合作,整合區域藏品、人才、技術、資金等資源,進一步提高資源利用率,深入挖掘和展示文物背後的文明全貌,探究和解開文明密碼。文物交流可以展示各博物館優秀的策展理念,讓更多觀眾可以在“家門口”與瑰麗珍寶美麗邂逅、親密接觸,使文物和博物館的公共資源配給更廣泛和均衡,服務社會的功能最大化。

7月16日,“良渚與古代中國——玉器顯示的五千年文明”在北京故宮博物院武英殿開展。展覽是繼“良渚古城遺址”申遺成功後的首次亮相,薈萃全國9個省份17家文博單位的260件(組)館藏珍品。

第一關:確定辦展主題

良渚文化玉器以數量之多、品類之豐、雕琢之精,達到中國史前玉器文化的巔峰,因而展覽主題被定為“良渚與古代中國——玉器顯示的五千年文明”。該展覽完整、系統展現良渚文明的早期國家特徵和對後世文化的影響,科學、全面詮釋良渚文明在構建中華文明標識體系中的重要貢獻和獨特作用。

第二關:精選文物“入宮”

浙江杭州良渚博物院實行“專家甄選—上報審批—集中調撥—統一管理”模式,選出全套玉禮器“入宮”——除了琮、璧、鉞“三大件”,還有大量玉頭飾、玉佩飾、穿綴飾品等。相關展品還涉及最新良渚文化考古成果,包括入圍“2018年度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終評”的浙江德清中初鳴良渚文化制玉作坊遺址群考古發掘出土的制玉半成品和工具。

第三關:制定安保條例

故宮博物院與杭州市余杭區博物館等參展單位在簽訂聯合辦展協議的同時,制定詳細的《展覽安全保護方案》;故宮博物院制定了《展廳的安全防範》,從消防、人防、技防等方面保證文物在展出期間的安全,還制定了《安全防範監控中心消防應急預案》《安全防範監控中心防盜應急預案》等。

第四關:展品多維展示

展覽同步出版《良渚與古代中國——玉器顯示的五千年文明》圖錄,並推出一系列良渚文化相關特色文創産品,還通過影片、模型、3D列印等多樣化方式呈現良渚古城的格局和營建過程,都需要提前準備。

2016年9月至10月,湖南省博物館館藏94件(套)珍貴的馬王堆漢墓出土文物在江蘇省常州博物館展出,吸引超過12萬人次觀展。文物“出門做客”遠沒有人們走親訪友那麼簡單,雙方文博工作者做了大量準備工作,用“如履薄冰”來形容毫不為過。

第五關:出具安全報告

在文物出庫運輸前,湖南省博物館要求對方提供一系列附件,包括展覽場館的設施報告、安防與消防驗收報告、安全保衛方案、文物運輸方案。如果借展文物中包括國家一級文物,還需要提供對方上級主管文物部門的安全責任承諾書。

第六關:“體檢”後再出庫

文物出庫交流辦展前,會收到策展人提供的一份清單,列明瞭展覽涉及的文物名稱、級別、編號、尺寸、重量以及來源等。總賬人員會對這份清單進行復核,看清單上的資訊是否與庫存文物資訊相吻合,確認無誤後,再將清單交由文物保管員,對計劃出庫文物的基本情況進行嚴格檢查,看其是否完好無損、是否適合運輸,並了解借展地的環境條件是否能達到文物的展陳環境要求。

第七關:配備專用囊匣

根據文物的材質、外形、大小、重量等,選用上等松木材料為文物量身定制囊匣。囊匣內為軟質泡沫和棉布材料,利於器物減震、固定。運輸公司須嚴格按照相關規範和標準製作外包裝箱,將文物囊匣放入,並放置減震材料。

第八關:保管員一同護送

完成“體檢”後,總賬、保管員與對方借展單位相關人員共同點交文物,隨後文物正式出庫。博物館保管員全程參與並起主導作用,對比較脆弱的文物做特殊保護。文物出庫時,首先裝入為它量身打造的囊匣,然後再裝箱。赴常州展出的94件(套)馬王堆漢墓文物,裝箱用了整整兩天。運輸途中也必須合規,通常夜晚停運,並適時停靠在國有博物館,以策萬全。

∥文物出行有時會“興師動眾”∥

文物運輸有嚴格的程式和規範。文物本身並非標準産品,特殊規格、形狀往往會給運輸帶來挑戰。文物出展和展出雙方博物館須想盡辦法確保文物安全,有時為了辦好展覽,甚至付出很大代價。如2017年11月至2018年3月,上海博物館和山西博物院聯合推出的“山西博物院藏古代壁畫藝術展”,遴選山西博物院珍藏的北朝和宋金元時期的12組89件有代表性的壁畫,這些文物大部分為首次公開展出,其中包括長3.2米、高3.5米的巨幅南北朝時期的古代壁畫——忻州九原崗北朝壁畫。籌備展覽前,為了迎接這件巨幅珍寶,上海博物館拆除了有21年曆史的南大門,以便壁畫順利進入展廳。因壁畫面積過大,為了避免在運輸途中顛簸受損,放棄一般採用的平放運輸法,上海博物館為其定制特殊支架固定傾斜運輸。

∥文物不宜“外出”時怎麼辦∥

為了保證展覽水準和辦展成效,一般選取與展覽主題密切相關且具有一定知名度的文物進行集中展覽。文物出展必須按照相關法律法規來進行,按規定禁止出展的文物不適合交流。對於十分著名又不能出展的文物,一般會用複製品代替展出,複製品由博物館依照藏品原件進行製作。保存狀態不佳的文物也不宜出展,而選用其他保存狀況良好的展品進行替換。

“神秘的古蜀文明——三星堆、金沙遺址出土文物菁華展”是由四川省成都金沙遺址博物館與湖南省三星堆博物館共同打造的古蜀文明專題展覽,從2009年至今已在國內外展出28場。

第九關:檢查後再布展

展品出庫前由成都文物考古研究所文保中心對展品進行前期檢查,主要檢查文物保存狀況,如金屬器銹蝕、變形狀況,玉石器風化、開裂狀況等,若有問題,需有特殊布展方案。例如,陶高柄豆在檢查時發現有裂紋,因其本身造型比較細長,布展時需要用透明魚線等進行固定,與魚線接觸的地方,會用硅膠軟管包裹,避免損傷文物。

第十關:對環境嚴格要求

借展方對展品的布展環境有非常嚴格的要求。展覽中,借展的青銅器、陶器、金器、玉石器要求環境溫度為20℃±2℃,日波動變化不超過2℃;相對濕度為45%±5%,日波動變化不超過5%;大氣環境要求清潔、無塵、無氯、無酸性氣體;展出時的光照度不超過300lux。

第十一關:專業人員布展撤展

展覽布展、撤展期間,雙方博物館派遣保管部、文保部、展覽部專業人員到展覽地進行布展、撤展工作,以防止不專業的行為導致意外發生。如在某次展覽的撤展過程中,有人建議直接將文物從展櫃中拿到囊匣中,把囊匣直接放置於地面。這很有可能磕碰文物,而且缺少文物點交、檢查環節。最後經過溝通,臨時製作了撤展臺,撤下來的文物在經過撤展人員仔細查看、拍照記錄後,由專業人員進行包裝,一件件有序放入囊匣,最後將囊匣安全放入文物箱中封存運回。

(文字整理:胡克非,參與采寫:付遠書、張玲、駱蔓。受訪人:恭王府博物館藏品研究部主任王東輝,山東大學博物館副館長、研究館員肖貴田,山西博物院程鳳霞,上海博物館展覽部金靖之,湖南省博物館展覽與文化交流部副研究館員張鋒、文物保管部主任廖丹,杭州良渚博物院文物保管部主任駱曉紅,余杭區博物館副館長呂芹、胡海兵,成都金沙遺址博物館胡程、劉珂。)

(製圖:黃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