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老屋 讓鄉愁有歸處

來源:新華網 編輯:劉瑞 發佈時間:2019-08-20 23:44:10

石屏縣異龍鎮符家營村村民楊國保在修繕後的家中打掃衛生(8月8日攝)。

雕花梁頭、磚墻畫壁、天井院落,鐫刻著五彩斑斕的記憶,流傳著祖祖輩輩的故事,寄託著剪不斷理還亂的鄉愁。一座座老屋猶如慈祥的老人,懷抱一代又一代人的成長,也飽經滄桑與風霜——許多老屋年久失修,屋面漏雨,梁柱腐蝕,甚至坍塌成殘垣斷壁。如果不被有計劃地保護,結局要麼是自生自滅,要麼被翻新重建後面目全非。

2016年,幾近消亡的老屋迎來了“復活”的新機遇,在國家文物局倡導下,中國文物保護基金會發起“拯救老屋行動”項目,其中雲南石屏縣獲得了2000萬元修繕資金。

石屏縣擁有“文獻名邦”的美譽,全縣絕大部分不可移動文物保護單位屬民居建築。2018年4月,對老屋進行修繕、保護和活化利用的工作正式啟動,“拯救”的備選對象為石屏縣“中國傳統村落”內除國保省保外的文物保護單位,以及第三次全國文物普查登錄的私人産權文物建築,目前已經有18座老屋完成修復。

老屋的一磚一瓦一梁一柱都要“修舊如舊”。為此,文物專家編制了《老屋維修導則》對修繕過程進行精細的技術指導。這項工作還“喚醒”了石屏縣的木工、雕工、彩繪工等傳統工匠,他們放下手中的活計,重新拾起塵封的手藝,耐心細緻地幫老屋“延年益壽”。

修復後的老屋,有了孩童嬉戲,有了煙火氣,有了社會關注,煥發了生機。拯救老屋,留住了日漸消失的古村落,更是留住中國人內心深處的故鄉,喚起人們記憶中最親切最溫暖的鄉情。

新華社記者江文耀攝

75歲的村民倉小玉在位於石屏縣異龍鎮符家營村的家中休息(8月8日攝)。

雕花梁頭、磚墻畫壁、天井院落,鐫刻著五彩斑斕的記憶,流傳著祖祖輩輩的故事,寄託著剪不斷理還亂的鄉愁。一座座老屋猶如慈祥的老人,懷抱一代又一代人的成長,也飽經滄桑與風霜——許多老屋年久失修,屋面漏雨,梁柱腐蝕,甚至坍塌成殘垣斷壁。如果不被有計劃地保護,結局要麼是自生自滅,要麼被翻新重建後面目全非。

2016年,幾近消亡的老屋迎來了“復活”的新機遇,在國家文物局倡導下,中國文物保護基金會發起“拯救老屋行動”項目,其中雲南石屏縣獲得了2000萬元修繕資金。

石屏縣擁有“文獻名邦”的美譽,全縣絕大部分不可移動文物保護單位屬民居建築。2018年4月,對老屋進行修繕、保護和活化利用的工作正式啟動,“拯救”的備選對象為石屏縣“中國傳統村落”內除國保省保外的文物保護單位,以及第三次全國文物普查登錄的私人産權文物建築,目前已經有18座老屋完成修復。

老屋的一磚一瓦一梁一柱都要“修舊如舊”。為此,文物專家編制了《老屋維修導則》對修繕過程進行精細的技術指導。這項工作還“喚醒”了石屏縣的木工、雕工、彩繪工等傳統工匠,他們放下手中的活計,重新拾起塵封的手藝,耐心細緻地幫老屋“延年益壽”。

修復後的老屋,有了孩童嬉戲,有了煙火氣,有了社會關注,煥發了生機。拯救老屋,留住了日漸消失的古村落,更是留住中國人內心深處的故鄉,喚起人們記憶中最親切最溫暖的鄉情。

新華社記者江文耀攝

73歲的楊國保在位於石屏縣異龍鎮符家營村的家中與放暑假的孫女聊天(8月8日攝)。

雕花梁頭、磚墻畫壁、天井院落,鐫刻著五彩斑斕的記憶,流傳著祖祖輩輩的故事,寄託著剪不斷理還亂的鄉愁。一座座老屋猶如慈祥的老人,懷抱一代又一代人的成長,也飽經滄桑與風霜——許多老屋年久失修,屋面漏雨,梁柱腐蝕,甚至坍塌成殘垣斷壁。如果不被有計劃地保護,結局要麼是自生自滅,要麼被翻新重建後面目全非。

2016年,幾近消亡的老屋迎來了“復活”的新機遇,在國家文物局倡導下,中國文物保護基金會發起“拯救老屋行動”項目,其中雲南石屏縣獲得了2000萬元修繕資金。

石屏縣擁有“文獻名邦”的美譽,全縣絕大部分不可移動文物保護單位屬民居建築。2018年4月,對老屋進行修繕、保護和活化利用的工作正式啟動,“拯救”的備選對象為石屏縣“中國傳統村落”內除國保省保外的文物保護單位,以及第三次全國文物普查登錄的私人産權文物建築,目前已經有18座老屋完成修復。

老屋的一磚一瓦一梁一柱都要“修舊如舊”。為此,文物專家編制了《老屋維修導則》對修繕過程進行精細的技術指導。這項工作還“喚醒”了石屏縣的木工、雕工、彩繪工等傳統工匠,他們放下手中的活計,重新拾起塵封的手藝,耐心細緻地幫老屋“延年益壽”。

修復後的老屋,有了孩童嬉戲,有了煙火氣,有了社會關注,煥發了生機。拯救老屋,留住了日漸消失的古村落,更是留住中國人內心深處的故鄉,喚起人們記憶中最親切最溫暖的鄉情。

新華社記者江文耀攝

73歲的石屏縣異龍鎮符家營村村民楊國保在家中製作村裏修整老屋所需的木梁(8月8日攝)。

雕花梁頭、磚墻畫壁、天井院落,鐫刻著五彩斑斕的記憶,流傳著祖祖輩輩的故事,寄託著剪不斷理還亂的鄉愁。一座座老屋猶如慈祥的老人,懷抱一代又一代人的成長,也飽經滄桑與風霜——許多老屋年久失修,屋面漏雨,梁柱腐蝕,甚至坍塌成殘垣斷壁。如果不被有計劃地保護,結局要麼是自生自滅,要麼被翻新重建後面目全非。

2016年,幾近消亡的老屋迎來了“復活”的新機遇,在國家文物局倡導下,中國文物保護基金會發起“拯救老屋行動”項目,其中雲南石屏縣獲得了2000萬元修繕資金。

石屏縣擁有“文獻名邦”的美譽,全縣絕大部分不可移動文物保護單位屬民居建築。2018年4月,對老屋進行修繕、保護和活化利用的工作正式啟動,“拯救”的備選對象為石屏縣“中國傳統村落”內除國保省保外的文物保護單位,以及第三次全國文物普查登錄的私人産權文物建築,目前已經有18座老屋完成修復。

老屋的一磚一瓦一梁一柱都要“修舊如舊”。為此,文物專家編制了《老屋維修導則》對修繕過程進行精細的技術指導。這項工作還“喚醒”了石屏縣的木工、雕工、彩繪工等傳統工匠,他們放下手中的活計,重新拾起塵封的手藝,耐心細緻地幫老屋“延年益壽”。

修復後的老屋,有了孩童嬉戲,有了煙火氣,有了社會關注,煥發了生機。拯救老屋,留住了日漸消失的古村落,更是留住中國人內心深處的故鄉,喚起人們記憶中最親切最溫暖的鄉情。

新華社記者江文耀攝

放暑假的楊蓉在石屏縣異龍鎮符家營村家中(8月8日無人機拍攝)。

雕花梁頭、磚墻畫壁、天井院落,鐫刻著五彩斑斕的記憶,流傳著祖祖輩輩的故事,寄託著剪不斷理還亂的鄉愁。一座座老屋猶如慈祥的老人,懷抱一代又一代人的成長,也飽經滄桑與風霜——許多老屋年久失修,屋面漏雨,梁柱腐蝕,甚至坍塌成殘垣斷壁。如果不被有計劃地保護,結局要麼是自生自滅,要麼被翻新重建後面目全非。

2016年,幾近消亡的老屋迎來了“復活”的新機遇,在國家文物局倡導下,中國文物保護基金會發起“拯救老屋行動”項目,其中雲南石屏縣獲得了2000萬元修繕資金。

石屏縣擁有“文獻名邦”的美譽,全縣絕大部分不可移動文物保護單位屬民居建築。2018年4月,對老屋進行修繕、保護和活化利用的工作正式啟動,“拯救”的備選對象為石屏縣“中國傳統村落”內除國保省保外的文物保護單位,以及第三次全國文物普查登錄的私人産權文物建築,目前已經有18座老屋完成修復。

老屋的一磚一瓦一梁一柱都要“修舊如舊”。為此,文物專家編制了《老屋維修導則》對修繕過程進行精細的技術指導。這項工作還“喚醒”了石屏縣的木工、雕工、彩繪工等傳統工匠,他們放下手中的活計,重新拾起塵封的手藝,耐心細緻地幫老屋“延年益壽”。

修復後的老屋,有了孩童嬉戲,有了煙火氣,有了社會關注,煥發了生機。拯救老屋,留住了日漸消失的古村落,更是留住中國人內心深處的故鄉,喚起人們記憶中最親切最溫暖的鄉情。

新華社記者江文耀攝

1  2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