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秉發:從戰火中走出來的86歲藝術家

來源:光明網 編輯:劉瑞 發佈時間:2019-08-20 23:44:10

吃一碗麵就飽了,睡一張床就夠了,居一間房就行了。

01

賀秉發老先生的生活簡單而充實,日子愜意而富潤,在藝術創作中寄託了活著的價值和精神的追尋。

初見老先生,歲月雕刻80多載的臉龐猶如他出生的那個黃土高原溝壑萬千,滿頭銀發鄉音未改,依然説一口濃重陜西話,聽起來甚是親切;依然愛聽秦腔戲,愛吃冷面皮,依然是一個陜西山裏的娃、質樸厚道。

他居住在北京豐臺豐益橋西附近的一個普通社區,一位安姓阿姨照顧衣食起居,兼顧迎來送外以及老先生的對外聯絡。

推門而入,整個客廳墻上挂滿了琳瑯滿目的書畫作品,而其中懸挂在臥室門楣上的一塊牌匾尤為醒目,黑底金字,赫然寫著“抗戰英雄”四個大字,細細一看,原來老先生曾經是一名參加抗日的老兵,13歲時便在戰場上揮灑熱血,走上了革命的道路。

如今,已有86歲高齡的老先生身穿一件大紅色短袖襯衫,顯得喜慶而熱烈,榮光滿面、精神抖擻,身體硬朗,堅持每天創作十小時,雷打不動。

老先生猶如千年古松,身上迸發著蓬勃的生命力,不由得使人心生敬意。

曾在中國人民解放軍四野從事藝術工作的老先生,經歷了戰爭的洗禮,更加珍惜現在的和平幸福生活。

平日裏,他深居簡出,潛心伏案作畫。

老先生説,他要把最美的畫留給最美的時代,要把對黨對祖國的無限熱愛訴諸於筆端、隱喻于畫作,流芳百世、流傳萬年。

老先生耗時數天,精心繪製的《萬里長城》長卷油畫,氣勢磅薄、雄偉壯觀,向世人展現著中華民族的偉大,昭示著中國人民從站起來到富起來、再到強起來的歷史進程。

如今,這幅氣勢磅薄的巨幅油畫懸挂在人民大會堂裏,為人民大會堂迎接來自四面八方的賓客增色不少。

老先生出生在戰爭頻發的動蕩年代。

1933年11月20日第十九路軍在閩發動反蔣事變、成立革命政府。反將抗日愈演愈烈,共産黨領導的中國革命依然在路上。

就在那年11月隆冬的一天,老先生在陜西臨潼一戶普通農家出生。

臨潼是一個歷史文化名地,境內歷史遺産眾多,有名揚天下的秦始皇兵馬俑,還有仰韻文化時期的姜寨遺址,鴻門宴發生地新豐鎮鴻門堡,還有眾所週知的唐玄宗和楊貴妃休憩之地華清池,自周秦到漢唐,一直為京畿之地,處於中國政治、經濟、文化活動的中心地帶。

可在那個軍閥混戰、抗日戰火紛飛的年代,過往的輝煌亦如雲煙,湮滅在歷史長河中,人們少吃缺穿,日子過得恓惶,異常艱辛。

那一年,世界經濟大蕭條,我國河北地區發生了千年難遇的蝗災,不餓肚子成了老百姓日日勞作的唯一期盼。

老先生的幼年、童年生活是動蕩的,也是異常艱辛的,能活下來,也算是一個奇跡。

時常以樹葉充饑,吃糠咽菜是家常便飯,一年到頭,能吃頓餃子,那便是天大的幸福。

每每回想起童年生活,老先生總會淚眼朦朧,那種心酸化成淚水會止不住地流下來。

經受過苦難的人,從苦水裏熬出來的人,才更加懂得珍惜現在擁有的幸福生活。

從戰火紛飛、硝煙瀰漫的戰場中走出來的人,才更加懂得和平的意義。

02

老先生甚至健談,説話鏗鏘有力,用詞也頗為講究。

從新聞中得知香港暴徒惡行後,他義憤填膺地説,

“那些人是不知好歹,放著這麼好好的日子不好好地過,卻在那兒瞎鬧騰,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書法家、畫家要愛祖國、愛人民、愛香港人民,要聯合起來口誅筆伐,思想一定要站在黨中央的這一面、站在香港人民的這一面,要站到國家的這一方面,我們要愛國、愛黨,對反動分子絕不妥協,我們要積極化解國外一些反華勢力的挑撥離間,要對那些幕後黑手無事生非給予有力的回擊。”

“要堅決打擊那些唯恐天下不亂的恐怖分子,要把那些亂港分子繩之以法。”

在談到當今書畫界一些亂象時,老先生依然是愛憎分明。他表示:

作為一名書畫家,眼裏不能只裝著金錢,只關心寫的字值多少錢,畫得畫賣多少錢,還要關注國家大事,關心黨和國家的前途命運,要心甘情願地替黨中央分憂解難,在思想上行動上堅決支援和擁護黨中央,一心一意跟黨走。

因為,自己是一名老兵,也曾經是在陜西銅川、耀縣任過要職的黨的領導幹部,更是與共和國風雨同舟70載的一名老共産黨員,自己的血脈早已融進了國家命運之中。

他語重心長的説,自己跟著黨幹了一輩子,13歲就當了娃娃兵,後來轉業到地方工作,一直為黨工作,也是黨給了他今天的幸福生活,感謝黨、感恩黨,即便是現在不幹公職了,退休了,也要發揮餘熱,不能給黨和國家添亂,要用書畫名家的身份,為黨的好政策歡呼,與那些破壞甚至居心叵測的行為鬥爭到底,絕不妥協。

他深情地説,沒有共産黨就沒有自己今天的藝術成就,更不會有今天的幸福生活。

03

老先生的書畫作品風格獨特,獨樹一幟,筆法多變,不拘一格,虛中有實,實中有虛,虛實結合,相得益彰,自成一家,其歷年來屢獲國際、國內書畫大獎。

老先生的國畫藝術蒼茫悠遠,層次分明,色彩豐富,形兼任備。

他獨創的噙筆、扣筆、耳筆、雙肘運筆、鼻孔插筆,多管齊書的獨特技藝,繪畫出喜龍梅、福星壽等作品,被國內外知名學者、書畫大師及黨和國家領導人冠以”書畫絕技之星”的稱號。

老先生雖已頭頂諸多光環,卻淡泊名利,“吃一碗麵就飽了,睡一張床就夠了,居一間房就行了。”

他現在很少出門,無謂的應酬一概婉拒,就是把大量的時間花在了潛心創作上。

用老先生的話來説,時間不饒人啊,再熬也熬不住日子,抓緊時間每天能多創作點作品就多創作點,能為世人多留一些美好的東西就多留一些。

然而,他卻熱衷於公益事業,但凡哪兒有救災義捐活動,有請必到,到了便揮毫潑墨,作畫義賣,所得資金如數捐了出去,自己一分錢也不留。

他還經常跟朋友説,誰那兒搞捐助、書畫藝術家慰問貧窮地區、支教等活動,只要吱會一聲,都會願意去,樂此不疲,分毫不收,還會不惜金墨作畫相送。

04

老先生善良質樸,出門寫生時,遇上了可憐的人,總願意伸出援助之手,拉人家一把。

有一次,老先生去三亞遊玩寫生,看到路邊一位瘦弱小女孩背著一大籮筐椰子在售賣。

他便吩咐隨行的人,去買幾個椰子來,多買幾個。

隨行人問其原因,是嘴饞口渴了嗎?他卻笑而不語。

可是買回來後,扔在車上沒動。這時,他才擦了額頭汗珠,笑著告訴大家,

看那小女孩瘦弱的身體,背著那麼大的一個籮筐,那不把她壓壞了嘛。咱們多買幾個,籮筐裏少了幾個,那不輕了許多了嘛。孩子正在長身體,壓壞了可就慘了。

聽完後,他家暗暗地佩服老先生宅心仁厚,不愧是藝術家,觀察事物細緻,有著天然的憐憫之心,見不得人受苦,願意儘自己所能去幫助那些需要的幫助的人。

在苦難歲月裏,熬成了一顆堅韌而善良的心。在新時代裏,他沉浸在“謳歌美好時代、書畫美好山河”的無盡藝術創作中,難以自拔,忘乎所以。

客廳佈置簡單、乾淨,除卻墻壁上展示的畫作、一些活動紀念的照片獎牌外,就是一張寬大沙發和畫案。

畫案上鋪著未完成的“孔雀牡丹圖”作品,色彩鮮艷,活靈活現,煞是好看。

老先生點燃一支煙,鋪上一張宣紙,吸一口煙,描畫一陣子,累了、倦了,便斜倚在沙發上歇息一陣子,精神養足了,又起身來到畫案前,提筆作畫。

一日又一日,歲月靜靜地流過,老先生便如此慢慢地渡過。

時光易逝,人生易老,老先生在時光中雕琢著一幅幅畫作,讓藝術之光照耀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