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畫家朱介堂的藝術人生

來源:中國網 編輯:夕雨 發佈時間:2019-08-09 14:06:25

朱介堂筆耕不輟苦亦樂

朱介堂,1940年生,現為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中國書畫學會副主席,中國當代藝術協會副主席,台北故宮書畫院名譽主席。早年畢業于中央美術學院華東分院附中,中央美術學院油畫專業高研班。如今80高齡的老藝術家精氣神十足,每天早上五點準時起床,晚上11點半息燈,勤於筆耕,創作出諸多典雅秀麗的油畫佳作,他豪邁自信的向筆者介紹説,到90歲再舉辦一期高大尚的油畫佳作展,讓世人大抱眼福。畫家長期生活在基層,從事基層美術工作。畫家一生,臨摹了海量的歷代藝術遺産,諸如漢之石刻,隋之敦煌壁畫,唐之卷軸畫,明清剪紙乃至戲曲臉譜,夯實了畫家綜合藝術學養。豐富的知識和學養滲透在油畫創作實踐中。

《好一朵茉莉花》油畫系列

朱介堂先生上世紀六十年代至八十年代期間長期應約為人民美術出版社、上海人民美術出版社等13家省級以上專業美術出版社創作連環畫、年畫等大眾美術佳作。其作品予人親切可讀,富有生氣。八十年代中後期,畫家鍾情於民族的,民俗的,民間的藝術的探索和研究,側重於油畫創作。他的油畫作品即有紮實東方繪畫的底蘊,又有高深西方美學的神韻,濃濃的大俗大雅的藝術特點獨步于當代油畫藝術之林。“民族的亦就是國際的”,朱介堂的油畫作品為新加坡、德、美、法等藏家喜愛,正印證了這一觀點,畫家將堅持這一藝術特點,創作出更多更好的油畫作品。《行舟上的賣花姑娘》和《在水一方》是朱介堂先生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創作的油畫佳作,獲首屆全球華人“魁星獎”。《好一朵茉莉花》系列油畫作品發表在《中國收藏》雜誌2009年08期。熱情的編者在按語中雲:從其對人物的描繪和景物的渲染中可讀出朱介堂先生對人性美好和自然美的藝術追求。作者用筆觸和油彩藝術表現出對生活和人類心理的深刻解剖,洋溢著對美好的嚮往和企盼。同時,作者對油畫技巧的理解和把握到爐火純青的境地,表現人物意象,刻劃人物心理顯得得心應手、遊刃有餘。賞朱先生之油畫,如臨池照水,心靈得到凈化。

《好一朵茉莉花》油畫系列《在水一方》

優秀的作品既積極弘揚社會主流價值而又有著鮮明的個人風格呈現與藝術的高水準;既堅守中華文化立場、突顯民族特色而又注重與現今世界藝術相互融合;既彰顯中華民族的信仰之美、崇高之美,也給予世人以不斷的藝術驚喜與美感享受。實力派藝術家的作品代表著中國當代藝術發展的方向和高度,具有旺盛而久遠的藝術生命力。毋庸置疑,實力派藝術家的作品也將因此成為國內外藝術市場的重要風向標。《韶樂》系列油畫作品,可謂是朱介堂先生一組難得的經典佳作,傾注了他多年的心血。古典記載,孔老夫子在齊首次耳聞“韶樂”時即撫掌讚嘆道“至善矣!”“至美矣!”其後還對弟子説他自聽了“韶樂”後,“三月不知肉味”。孔子是個大學問家,如此推崇韶樂,可見“韶樂”是何等美妙的“雅樂”耳。

《好一朵茉莉花》油畫系列《戴茉莉花環的畬家女》

韶,舜樂名,遠古禹舜帝年創,每日晨露以樂,即當五更拂曉,宮庭樂師們便笙簫管笛,韶樂聲起。陣陣樂曲越過宮墻在都城上空回蕩,臣民百姓在這優美的樂聲中聞雞起舞,灑掃庭院,開始一天的勞作,漁樵耕讀。呈現一派歌舞昇平,物阜民康的景象。韶樂初僅以簫所鳴,在後世的傳承中,漸參以鐘、罄、琴、笛、塤、竽諸樂器合奏,從而“八音選奏,玉振金聲”並融禮樂歌舞為一體而蔚成大觀。唐宋以後各朝每逢朝堂盛典,舉國大事時必隆重演奏之。可惜的是,此等雅樂至清朝中期佚失矣,令今人已不能聆聽到如此美妙絕倫的樂曲了。然而,“韶樂”在中華民族的音樂史上的地位卓著,現代的音樂史家尊稱其為“中華第一樂章”。

《韶樂》系列油畫《春滿人間》

朱介堂先生筆下的《韶樂》系列油畫佳作由《雲上韶樂》、《天上人間》、《群仙共賀》、《春滿人間》、《滿天飛舞》等組成。其中畫作《天上人間》展現在我們眼前的是,樂手神采仙逸飄渺,容貌嬌美,漪光漣艷,羅襪香塵。畫家在畫面上設色艷麗而優雅,斑駁而活潑的筆觸,讓畫面靈動而飄逸,抒情而舒展,似乎讓我們聆聽韶樂那行雲流水般如歌如誦的遠古節奏。畫家揚起想像的風帆、縱橫馳騁、前世今生、天上人間、人神交融,使畫面時有交響樂般恢宏華麗,時而似輕音樂般柔美華滋。朱老憑藉深厚的古典文學修養把“韶樂”演繹成油畫,用畫筆在畫布上為今人再奏“韶樂”,為今人展現華夏先民精神世界史詩般的畫卷,這是中國油畫史上的首創。朱介堂先生在油畫創作領域所取得的非凡成就令人嘆服,其創作理念堅持“洋為中用•中西合璧”之基本原則,既注重西畫的線透視與空氣透視關係以及色彩冷暖學識,也注重中國傳統文化的欣賞慣性,以中國人的觀照方式、造型原則和東方意趣,努力創作個性鮮明又具有時代特色和當代意識的東方油畫,可謂大手筆也。

《韶樂》系列油畫《群仙共賀》

2015年中國文學藝術研究會授予朱介堂先生全國實力派藝術家稱號。全國實力派藝術家,思想精深、志存高遠,為本民族的生存發展和繁榮昌盛殫精竭慮、至愛至誠,併為之綻放著心靈的馨香與藝術智慧的奇葩。優秀的藝術家,是中國藝術界的榮耀和中堅力量,也是廣大文藝工作者心中的閃亮標桿和精神榜樣。(盧國良 文/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