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歸的雲燕 著名歌唱家孫小雲的演藝之路

來源:中國網 編輯:劉瑞 發佈時間:2019-08-06 14:03:46

她出生於蘇州,自幼在吳儂軟語的雅韻中長大;她出道于評彈,學校畢業後成為浙江曲藝團的骨幹;她成名于青歌賽,一夜之間在大江南北走紅;她立業于軍營,在響噹噹的總政歌劇團崛起。她就是孫小雲,一個有夢想,有事業心的歌唱家。

孫小雲人如其名,小巧清純,她的身上有著南方姑娘特有的聰慧靈巧,卻又具有北方漢子的率直真誠,一見面你就能感受到她是一個透明的人,一個坦蕩的人。

1988年,孫小雲在央視第三屆cctv全國青年歌手電視大獎賽上,與杭天琪、胡月分數並列站在了第三名的領獎臺上,當時還在浙江省曲藝團擔任評彈演員的孫小雲,成了一夜之間走紅的青年歌星。

90年代初,孫小雲在參加央視春晚時,被總政歌劇團相中特招進了部隊。在擁有楊洪基、戴玉強等大腕的專業文藝團體裏,青年歌手孫小雲雖然很努力但依然排不上座次。時間在不經意間無情地流逝著,昔日孫小雲那張稚嫩的臉上添增了幾許皺紋,歌劇舞臺上的“小女孩”慢慢成熟了。她清楚地知道,如若不改弦易張,她的藝術生命將要畫上遺憾的句號,於是向命運發起了挑戰。

當第五屆全國音樂電視MTV大獎賽在央視隆重揭曉,孫小雲以一曲《江南霧中雨》獲得了優秀演唱獎,在央視每週一歌及各臺多次播出,深受廣大觀眾喜愛和好評。在熱鬧非凡的流行歌壇,孫小雲終於又找到了自己的一席之地。

鮮花來了,掌聲來了,讚譽來了。可孫小雲站在鎂光燈閃爍的領獎臺上,忘情地哭了,她想起了自己一路走來的艱辛和一波三折的歷程……

轉運:蔣雲仙慧眼識才

孫小雲出生在歷史文化名城的江南蘇州,從小愛跳愛唱,是遠近聞名的百靈鳥,大家都稱讚小雲天生就是唱歌的料,將來一定有出息。1977年蘇州評彈團第一次面向社會招生,那是一個晴朗溫煦的春天,興高采烈的孫小雲在母親的打扮下,穿著姐姐向朋友借來的一身的確良軍裝,像小燕子般飛快地進了考場。5000多名考生也在家長的陪伴下,來接受著文藝春風的洗禮。

初試、復試、三試、終考,孫小雲一路綠燈,最終成為5名幸運錄取的新生。親戚朋友、左鄰右捨得人們一邊吃著孫家發的喜糖,一邊為小小年紀的小雲感到高興和自豪。然而,好景僅3個月,評彈團因無力運轉,領導給了13歲的孫小雲致命的一棒——勸其退學!孫小雲抱著琵琶,豈能接受這個現實。她一次次地哭幹了淚,最後雙眼腫得像熟透了的紅桃子。領導看軟的不行,就搶過她手中的琵琶,惡狠狠地説:“我們都沒有飯吃了,留你幹什麼,你要是再想不通就去死好了。”某領導當時竟説出了這樣的狠話,這對一個只有十幾歲的孩子來講是多大的打擊呀!

孫小雲真的絕望了。她的母親趕過來,看著已經瘦成皮包骨頭的女兒心疼地説:“咱不僅不能死,而且要好好地活著!”家裏沒有分文積蓄,母親變賣了自己娘家賠嫁的金戒指,花了30多塊錢,為小雲買了一把琵琶。因為已經休學了3個月,無法再跟班上課了,家裏只好信馬由僵地讓她自己學習彈唱了。

命運迫使幼小的孫小雲走進了蘇州和平書場,不過這次她不是去求學,而是充當“阿慶嫂”的角色,為書場打掃衛生,整理環境,為客人們端茶倒水。對評彈藝術如醉如癡的孫小雲,在書場裏發現幹“阿慶嫂”的活兒不僅挺有意思的,而且能學到好多東西。在這裡,她結識了評彈界的大腕蔣雲仙、孫繼亭、顧宏伯等老前輩,並虛心向他們討教。有一天,蔣雲仙看著眼前這活活潑可愛的小女孩,對評彈如此興趣盎然,就隨著手琵琶交給了孫小雲:“丫頭,來一段給我聽聽!”孫小雲接過蔣老師的琵琶,認真地為其表演了一段自己的拿手好戲。蔣老師樂壞了,對身邊的隨行人員説:“這孩子可是一塊玉……”然後在地上寫了一個“王”字,再鄭重地加一點。

“玉”需要雕琢方能成器。1980年蘇州成立了評彈學校,蔣雲仙老師自然不會忘記她已經熟知的學生孫小雲了,竭力舉薦其入學深造。結束了阿慶嫂般端茶送水生活的孫小雲再一次步入校門,成為評彈學校的高材生。

轉調:鄧麗君歌聲吸引

蘇州評彈學校還沒有畢業,孫小雲被浙江曲藝團早早地盯上了,1982年,她一畢業就被挖了過去,成為一名專業的評彈演員。

帶著五彩般夢幻的孫小雲,投入到曲藝團一個全新的環境。之前她曾在心中編織著無數個燦爛的夢想,立下了雄心壯志,活就活得像模像樣,唱就唱得名揚神州。但夢想與現實的天平在她身上出現了嚴重傾斜。

因受語言、地域等的局限,觀眾寥寥。孫小雲所在的評彈演出隊也成了曲藝團的一個包袱,不得不用“按檔承包”四個字抖落給人了。孫小雲和她的搭檔只能自己去“跑碼頭”開闢地盤,尋找生存的空隙,很長一段時間就在江、浙、滬一帶的偏僻農村裏轉悠。當地老百姓只要花0.25元錢就可以買一張門票,抱著茶壺聽半天書。面對一眼就能數得清的聽眾,面對幾個月開不出工資的難堪窘境,孫小雲和她演出隊的同事們心寒了,她們常常著唱著唱著扭過頭抹一下眼淚。此情此景,真是應驗了“飽吹餓唱”的民諺。

70年代末、80年代初,流行歌曲從港臺涌入內地,以鄧麗君為首的一批港臺歌星把內地的小青年們迷得神魂顛倒,繼而內地也像走馬燈似地常換常新著一批歌星。有一天,正在借流行音樂消愁的孫小雲,一邊聽著錄音機裏的輕柔綿軟的歌聲,一邊産生了這樣的自信:他們唱得不如我,我為什麼不能唱呢?

從她決定“棄藝從歌”時起,這段日子,她簡直是對流行音樂著了魔,整天關在屋裏放著鄧麗君的磁帶,唱啊練啊。走在馬路上,聽到人家屋裏飄出鄧麗君的歌聲,也會情不自禁地站在那裏一直跟著唱完再走。有一次,孫小雲聽見路人憐惜著:“誰家這麼漂亮的姑娘,得了這個毛病!”然後是一連串的嘆氣聲。

一個人唱得再好,也只能是孤芳自賞,到哪兒去尋求聽眾的承認呢?孫小雲的一位朋友介紹她去歌舞廳伴唱:“你在家裏一輩子也唱不出名堂來,鄧麗君不就是在舞廳裏唱出來的嗎?”孫小雲像一隻迷航的孤舟,終於找到了明亮的燈塔。

她永遠記得1987年3月6日那個不同尋常的夜晚,在幾位朋友的“劫持”下,孫小雲走進了杭州寶石會堂的舞廳,儘管有著豐富舞臺經驗的她,還是羞於邁向舞廳的第一步,她不敢正視舞池裏一對對翩翩起舞的身姿,背轉身,聲音又發顫地唱出了她爛熟於心的《天涯歌女》、《星》等流行歌曲。首次亮相,居然就獲得了好評。樂隊隊長李定楷對孫小雲説:“唱得蠻好的,就是有的音還不準。”從此,她把一腔幽怨揉進歌聲,暗自決心:“我一定要唱出來,唱不出個人樣就不姓孫!”真有一股子“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不復還”的悲壯。

轉折:總政歌劇團特招

1988年5月,正在福建泉州演出的孫小雲突然接到通知,要她去北京參加第三屆全國青年歌手電視大獎賽的復賽。當夢寐以求的願望向她招手之時,可憐她竟身無分文,同事們你10塊我5塊地湊了72塊錢交到她手中,孫小雲感動得淚流滿面。她是第一次上北京,也是第一次品嘗到數十個小時站在嘈雜的火車廂內的痛苦滋味。

孫小雲參賽的第一首閩南歌《茶葉青》情趣盎然,別具一格。她仿佛給面對面坐著的12位評委端上了一杯杯醇醇的“西湖龍井”,這香茗在中央電視臺的演播大廳裏瀰漫著……記分牌亮了,第二首《我不在乎》孫小雲獲得了第三名。這一年,她還獲得浙江省藝術明星獎;這一年,她也被杭州市民選為十大歌星。

孫小雲穿上軍裝,走進總政歌劇團純屬偶然。那是1990年,她來中央電視臺參加春節晚會,正好總政要招人,導演齊憲役聽了孫小雲的歌后,感到她是一個全面發展的人才,並向總政歌劇團推薦。孫小雲當然是求之不得,多少次夢裏穿上綠軍裝,瀟瀟灑灑走軍營,如今是喜從天下。

入伍不久,她就擔綱歌劇《麻雀與小女孩》主演,再度紅極一時。該劇不僅深受國內觀眾的好評,在香港、澳門的演出中,也大受歡迎,“小麻雀”孫小雲在劇中演唱的那首歌,香港觀眾有一場抱以35次的掌聲。隨後,她又在《克裏木參軍》中演唱主題曲《軍禮》等。

轉韻:陳雲夫人褒獎

一直在“新”字上做文章的孫小雲,曾經開闢了中國MTV的一項先河,拍攝了評彈MTV《蝶戀花》。這些年,她又在孜孜以求地探索著新路。有在一次看電視中,偶得啟示,中央電視臺《音樂潮》欄目的主持人,在分析當前國內流行音樂現狀時引用了德國嚼士樂專家的話説:“中國現在很多音樂都在認真發掘,但他覺得評彈潛力最大。”這無疑給了孫小雲一個信號,更是給她打了一針強心劑。

藝術沒有國界,德國專家的話非常在理。國人都知曉,高亢激昂的西藏民樂,曾出現在法國國際時裝節的晚上會,《花木蘭》被好萊塢拍成了動畫片……孫小雲坐不住了,她想起了委婉動聽的鄉音,想起了朗朗上口的吳歌,何不把評彈演唱和通俗歌曲的演唱融合起來,走一條自己的路呢。

事實上,我國民族戲曲和曲藝的許許多多演唱方法正是我國通俗唱法的源本,這條路對於孫小雲來説行得通。1998年秋天,電視連續劇《陳雲在1949》的作曲趙小也經人推薦找到了孫小雲,意是尋找一些評彈方面的資料。該電視劇的音樂定位評彈調,因為陳雲平生有兩大愛好:一是酷愛竹子,一是酷愛評彈。

孫小雲當然樂意幫這個忙。陳雲生前曾任蘇州評彈學校的名譽校長,蘇州能夠創辦這個學校亦是老人家立下的頭功。在蘇州評彈學校畢業後的第二天,陳雲去浙江視察,她曾前往首長下榻的賓館,為其演唱過評彈。作曲家趙小也在創作過程中,讓孫小雲幫助試唱。當他將主題曲《香竹》試唱完畢,趙小也感動了。這首歌原本已選定一位著名男歌星演唱。趙小也找到製作單位北京電視藝術中心的領導和導演,推薦孫小雲試一把,哪怕讓她和男歌星平分片頭、片尾曲。在著名歌星和孫小雲這兩桿秤上,熟輕熟重誰都清楚,領導、導演、專家三堂會審,孫小雲在錄音棚內見高低,當她演唱完片頭曲後,中心的領導説:“小孫,你再用蘇州方言來一遍!”畢了。領導説:“片頭曲用普通話演唱,片尾曲用方言演唱,全都由你演唱了!”《陳雲在1949》試映後,陳雲的夫人于若木特地在家接見了孫小雲,老人很激動:“你唱得很好!”中央電視臺著名導演楊東升隨後為《香竹》拍成了MTV。

當孫小雲的獲獎歌曲《江南霧中雨》在中央電視臺黃金時段滾動播放後,觀眾就不斷地來信祝賀,誇孫小雲吸取了評彈演唱風格,特別講究咬字的優點和蘇州“吳儂軟語”的腔韻,唱出了具有民謠風味的通俗歌曲,覺得特別有韻味。就連笑星郭達也在錄音電視裏留言:“小雲,看了你的MTV《江南霧中雨》,我覺得你的路子是對的!”先睹為快的人們更是對《香竹》拍案叫絕,認為孫小雲為中國通俗音樂趟了一條新路。

目前孫小雲正為配合大運河申遺創作歌曲,由著名詞作家閆肅特為她寫的《運河之光》歌詞已完成。她希望汲取評彈之精華,揉進現代音樂之中,創作出別具一格的”江南民謠“及更多更好的作品。

蘇州一直是孫小雲魂牽夢繞的地方,這裡有她熟悉的里弄街巷,有她熟悉的小橋流水,有她熟悉的亭臺樓閣,是家鄉給了她滋養,是評彈給了她靈感。幾十年來,她一直有一個心願,回到蘇州,為家鄉的父老鄉親演唱。(流沙)

個人簡歷

孫小雲, 1980年考入蘇州市評彈學校;1982年畢業分配進入浙江省曲藝團;1990年被特招進入總政歌舞團擔任獨唱演員;1985年江浙滬評彈匯演中獲優秀表演金獎;1987年浙江省電視聲樂大賽第一名,988年中央電視臺第三屆CCTV全國青年歌手大賽通俗唱法(與杭天琪、胡月分數並列)獲第三名,1989年為電影《紅樓夢》演唱插曲《小曲》;1991年參加中央電視臺春節歡聯晚會;1992年擔任省第二屆電視歌手大賽評委;1995年蘇州評彈改編演唱《蝶戀花答李淑一》獲全國首屆戲曲MTV大賽銀獎;1996年由著名作曲家印青,陳奎及作詞的原創歌曲《江南霧中雨》獲全國第五屆MTV優秀作品金獎,並被十六屆金鷹獎提名;1998年由著名作曲家趙小也原創歌曲,電視連續劇《陳雲在一九四九》主題曲及片尾曲《香竹》獲全國第六屆MTV大賽銀獎;2002年由著名作曲家卞留念作曲,央視東西南北中拍攝的MTV《崇明島之夢》為崇明島主題歌;2010年擔任央視第十四屆CCTV全國青年歌手大賽浙江賽區總決賽評委;2012年應邀參加在人民大會堂舉辦的2013年中國文學藝術界百花迎春大聯歡。

主要作品

出版發行《甜姐兒的歌》《今天我要嫁》《孫小雲特輯》《外面的世界》《銀屏世界》等,專輯有《江南霧中雨》《香竹》《崇明島之夢》《蝶戀花》,MV作品有《中國蘇州的畫廊》《蘇州好風光》《江南雪》《我不在乎》等近30首視聽作品,可在中國原創音樂基地搜聽。